草药产品用于神经性疼痛

背景

神经性疼痛是一种复杂且常常致残的病症,许多人长年经受中重度疼痛,对生活质量造成影响。这种病症难以治疗,仅有40%至60%患者能够部分缓解。

神经性疼痛是由神经受损导致的疼痛。它不同于从受损组织中通过健康神经传递的疼痛信息(例如跌倒、伤口或膝关节炎)。神经性疼痛通常以不同的药物治疗,而这些药物是用于治疗受损组织的疼痛的。神经性疼痛的常用药物可能产生有害的副作用,因此人们如今更愿意尝试草药制品来缓解疼痛。

我们于2018年3月检索了相关临床试验。我们检索了涉及患有中等神经性疼痛的成人临床试验,这些成人均服用某种形式的草药制品:有些以片剂形式口服,有些则涂于皮肤止痛。我们也收集了关于这些草药制品可能导致的副作用的信息。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两项研究,涉及128位受试者。研究的样本量分别为54名、74名受试者,年龄自21岁至85岁不等。两项研究均包括男性及女性。两项研究均将草药(nutmeg或St John’s wort)与安慰剂比较,并允许继续使用止痛药。两项研究均报告了副作用。

主要结局

没有任何受试者报告疼痛程度减轻30%以上,肉豆蔻组或金丝桃组的疼痛评分也没有明显下降。治疗组与安慰剂组退出率或副作用例数均未见下降。

证据质量

我们使用四等分级评价研究的证据质量:极低、低、中等或高等。极低质量的证据意味着我们对研究结果十分不确定。高质量的证据意味着我们对证据非常有信心。

仅有两项小样本量研究满足本综述的检索标准。此两项研究均不能给出潜在益处或害处的任何高质量证据。我们判断证据的质量极低。因此,本综述包含的研究结果十分不确定,无法得出任何有意义的结论。为准确评价草药制剂用于成人神经性疼痛的获益或潜在危害,未来仍需要更大规模、质量更高的研究。

结论: 

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确定肉豆蔻或金丝桃是否能在神经性疼痛治疗中产生有意义的疗效。

当前证据的质量导致对于疗效的评估存在极大不确定性,因此我们对于效果评价的信心不足,真实疗效可能与评价的疗效迥然不同。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神经性疼痛由中枢神经系统(CNS)损伤所导致,例如脑卒中、多发性硬化或脊柱损伤;也可能由外周神经系统(PNS)损伤所导致,例如疼痛性糖尿病神经病变、带状疱疹后遗痛(PHN)或手术。证据表明,考虑到近来治疗神经性疼痛的药剂所带来的不良事件,神经性疼痛患者倾向于寻求缓解疼痛的替代模式,例如草药制剂。本综述纳入的研究中,受试者均患有神经性疼痛至少三月以上,接受草药制品治疗(局部使用或口服)。

目的: 

本研究旨在评价草药制剂用于治疗神经性疼痛的镇痛效果及有效性,以及相关的不良事件。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Cochrane系统综述数据库(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MEDLINE、Embase、CINAHL与AMED,截止至2018年3月。我们从获取的论文的参考文献列表中找出了更多的研究。此外,我们检索了临床试验注册数据库以获悉正在进行的试验,并联系了相关领域专家以获取已发表数据、未发表数据和正在进行的研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评价草药疗法治疗神经性疼痛的疗效的随机双盲对照试验(包括交叉设计),对照组为安慰剂、无干预或其他有效的对照。受试者年龄为十八岁以上,罹患至少一种神经性疼痛三个月以上。

我们对语言或性别没有限制。我们排除了检测植物中分离的单一化学物质或基于植物成分合成的化学物质、并未按天然存在于植物中的浓度给药的效果研究。

我们排除了检测传统亚洲药物和大麻素效果的研究,以及检测头痛或偏头痛的研究,因为这些疗法和状况将在其他综述中阐述。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程序进行系统综述。两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纳入试验、评价偏倚风险和提取资料。我们计算了风险比(risk ratio,RR)和获益需治疗人数(number needed to treat for an additional beneficial, NNTB)。主要结局为受试者报告的疼痛减轻30%、50%或更多,以及受试者报告的临床变化整体印象(PGIC)。我们也收集了有关不良事件的信息。我们使用GRADE对证据进行评价,并生成“结果概要”表。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两项研究(涉及128位受试者)。糖尿病神经性病变和非糖尿病神经性疼痛均在这两项研究中被研究。

两种草药制剂,肉豆蔻(125mL喷雾剂,局部涂抹,使用4周,含有2%肉豆蔻衣油、14%肉豆蔻油、6%水杨酸甲酯、6%薄荷醇、椰子油和酒精),以及金丝桃(胶囊剂,含900μg金丝桃素,一日三次,总量2700mg,服用5周)。两项研究均允许同时使用镇痛剂。

两项研究均报告了至少一个疼痛相关的结局,但由于主要结局之间的异质性,我们无法对有效性进行meta分析,也无法得出关于效果的结论。其他结局包括病人整体改变(PGIC)、不良事件和中途退出。没有受试者报告疼痛减轻50%以上或PGIC(中等或实质性改变)的结局数据。

对于疼痛缓解超过基线30%(或以上)的受试者报告,我们并未找到支持肉豆蔻与安慰剂之间存在差异(P = 0.64)的证据(RR=1.12,95% CI [0.69-1.85],48.6% vs 43.2%)。我们将这一结局的证据质量降为极低。

次要疼痛结局方面并未发现安慰剂与肉豆蔻之间的差异。安慰剂和肉豆蔻的疼痛减轻的视觉模拟评分(VAS)(0至100,0 = 疼痛毫无减轻)均为44分,标准差分别为21.5和26.5。没有证据表明金丝桃与安慰剂的总体疼痛评分之间存在差异(P = 0.09至0.33),以0至10分的数字量表评定,中位数差相比于基线仅减少1分。

治疗组的91名受试者中,共有5名中途退出(5%);相对地,安慰剂组的91名受试者中,共有6名中途退出(6.5%),而治疗组和安慰剂组的不良事件相同。

据判断,两项研究均无低偏倚风险。我们将偏倚风险归因于研究样本量小、不完整的结局数据所导致的磨损偏倚。由于此综述所报告的全部主要结局和次要结局,我们将其证据降级为极低质量。我们之所以将证据质量降2级,是由于研究质量的严重限制(研究样本量小与磨损偏倚)和由于纳入的研究仅测量了短期内的结局所带来的间接性。由于我们对于效果评价信心不足,本综述的结果应存疑。

翻译备注: 

译者:王昊(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卜繁龙(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10月3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