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非小细胞肺癌EGFR突变阳性的一线治疗

背景

肺癌是全世界最常见的癌症。它往往表现的症状较少,诊断时已经有转移。此时外科治疗失去机会,而常需要药物治疗,如化学治疗。

最常见的肺癌类型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大约10%到15%的NSCLC患者会有一种特殊的类型叫做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阳性(EGFR M+),对肿瘤生长的基因调控有特定的改变。在这篇综述中,我们研究了针对EGFR M+NSCLC新的靶向疗法和他们的疗效。

目的

这篇综述的目的是找出EGFR M+NSCLC靶向治疗的对象生命是否延长,生活质量是否比那些标准化疗的人有提高。

试验特征

我们找到了19项针对四种不同的EGFR靶向药物的试验:埃罗替尼、吉非替尼、阿法替尼和西妥昔单抗。我们纳入了截止到2015年6月已报告结果的试验。

研究结果

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与接受常规化疗的患者相比,服用埃洛替尼、吉非替尼或阿法替尼的人患者从接受治疗开始,到病情进展的时间延长,副反应减小,最常见的是顺铂联合另一种药物。然而,给予埃洛替尼、吉非替尼或阿法替尼的人与那些接受标准化疗的人相比,没有延长生命。使用西妥昔单抗治疗的方法与单独化疗相比,没有延迟肺癌的进一步扩散,也没有延长生命。

结论

埃洛替尼、吉非替尼和阿法替尼延缓了EGFR M+肺癌的进展,提高了生活质量,但并没有延长生命。用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在控制这种癌症或延长生命的过程中,并不比单纯的化疗更有效果。

结论: 

埃洛替尼、吉非替尼和阿法替尼都是EGFR M+ NSCLC受体激活剂,与细胞毒性化疗相比,他们的肿瘤反应率和无进展生存率的延长都有提高。与细胞毒性化疗相比,我们还发现TKI的有益作用。然而,与标准化疗相比,我们没有发现TKI的总体生存率提高。在EGFR M+NSCLC患者中,细胞毒性化疗比埃洛替尼、吉非替尼或阿法替尼疗效更差,毒性更大。没有数据支持使用单克隆抗体可以治疗。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阳性(M+)非小细胞肺癌(NSCLC)正逐渐成为一种重要的肺癌亚型,包括10%到15%的非鳞状肿瘤。这种亚型在女性中比男性更常见,而且与吸烟相关性较小。

目的: 

本篇综述旨在评估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 M+NSCLC患者一线治疗的临床疗效,比较单药或联合EGFR治疗与其他细胞毒性化疗(CTX)单独或联合使用,或与最佳支持性护理(BSC)比较。主要结果是总生存期。次要结果包括无进展的生存率、反应率、毒性和生活质量。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临床对照试验中心库(Cochrane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CENTRAL,2015年6期)、MEDLINE(1946年至2015年6月1日)、EMBASE(1980年至2015年6月1日)、ISI科学网(ISI Web of Science,1899年到2015年6月1日)。我们还检索了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和欧洲医学肿瘤学会的会议摘要(American Society for Clinical Oncology and the European Society for Medical Oncology,2015年6月1日);证据综述小组向国家卫生和护理卓越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提交的材料;检索的文章的参考文献列表。

纳入标准: 

纳入的平行随机对照试验,比较了不适合做根治性治疗、初治化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IIIB期或IV期)EGFR M+NSCLC患者靶向药物(单药或与细胞药物联合或BSC)与细胞毒性(单药或双重)化疗或BSC的治疗。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筛查文章,提取资料并评估偏倚风险。我们使用固定效应模型进行了meta分析,除非存在实质的异质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进行了随机效应分析和敏感性分析。

主要结果: 

19项研究符合我们的纳入标准。其中有7个专门招募了EGFR M+NSCLC的受试者;其余的研究招募了混合人群,报告了以EGFR M+NSCLC作为亚组分析的结果。EGFR M+的受试者数量为2317人,其中1700人是亚洲人。

总生存率(OS)的数据显示,纳入的EGFR靶向治疗与细胞毒性化疗或安慰剂对照的试验中,试验的结果是不一致的。

埃罗替尼是在8个试验中使用的干预治疗,在7个试验中使用了吉非替尼,在2项试验中使用了阿法替尼,在2项试验中使用了西妥昔单抗。一项试验(FASTACT 2)的研究结果表明,与细胞毒性化疗相比,埃洛替尼联合细胞毒性化疗的参与者的OS显著增加,但这一结果是基于一个小样本的研究(n=97)。从无进展的生存率(PFS)来看,3项试验(n=378)的汇总分析显示,与细胞毒性化疗相比,埃洛替尼显著获益(危险比(hazard ratio,HR)=0.30;95%置信区间(CI)=0.24 - 0.38)。

在对491名服用吉非替尼的受试者进行的汇总分析中,2项试验(IPASS和NEJSG)显示,与细胞毒性化疗相比,吉非替尼的PFS具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优势(HR=0.39;95%CI=0.32 - 0.48)。

在2项试验的汇总分析中,阿法替尼(n=709)与化疗相比,在统计学上具有显著的PFS获益(HR=0.42,95%CI=0.34 - 0.53)。

阿法替尼、埃罗替尼和吉非替尼治疗中的3、4级不良事件通常为皮疹和腹泻。在化疗中,骨髓抑制的情况持续恶化,疲劳和厌食也与一些化疗有关。

在2项试验中,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n=81)与单纯化疗相比,PFS和OS均没有统计学意义。

6项试验报告了不同疗法对生活质量和症状改善的情况。2项试验表明,埃洛替尼、吉非替尼和阿法替尼分别与化疗相比,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的一个或多个指标有所改善。

埃洛替尼和吉非替尼与细胞毒性化疗的比较,以及阿法替尼和细胞毒性化疗的比较,证据的质量是很高的。

翻译备注: 

译者:杨鸣,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2月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