镁剂治疗骨骼肌痉挛

综述问题

我们回顾了有关镁补充剂对肌肉痉挛的影响的证据,并纳入了尽可能广泛的研究。这意味着包括对遭受肌肉痉挛的任何人进行研究,无论他们因为什么原因出现肌肉痉挛。这也意味着纳入以任何可用方式给予镁剂的研究。这包括口服药丸或液体,被连续数小时缓慢地直接注入血液(“静脉内注入”),以及被注入肌肉(“肌肉内注入”)。我们纳入了将镁剂与安慰剂进行比较,将镁剂与未经治疗进行比较以及将镁剂与其他现有的治疗骨骼肌痉挛进行比较的研究。本研究一共纳入11项研究。为了评估获益,我们评价了镁剂对肌肉痉挛频率,疼痛和痉挛持续时间的影响,并评价了肌肉痉挛率降低25%或更多的受试者人数。为了评估潜在危害,我们评价了主要和次要不良健康事件发生的频率。

研究背景

肌肉痉挛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可能发生在各种各样的情景中。老年人和孕妇通常在休息时会抱怨腿部肌肉痉挛,运动员在极限耐力时会出现肌肉痉挛,有些人会因其他疾病状况而出现肌肉痉挛。补充镁剂是一种已上市的预防肌肉痉挛的潜在疗法。镁是我们饮食中的一种常见矿物质,这种矿物质的额外口服补充剂可通过互联网或在健康食品商店和药房(通常以溶于水的片剂或粉剂形式)获得。我们希望结合研究以对镁剂治疗肌肉痉挛的影响进行最佳估计。我们还想研究镁剂在不同类别的肌肉痉挛患者中的作用,以防镁剂可能在一种情况下起作用,而在另一种情况下不起作用。

研究特征

我们检索了所有发表的评估镁剂对预防肌肉痉挛的有效性的高质量研究,纳入了5项针对老年人的研究,5项针对孕妇的研究以及1项针对肝硬化患者的研究。老年人的研究涉及271名受试者(61.6至69.3岁),而孕妇的研究涉及408名受试者。这项针对肝硬化患者的研究仅纳入了29名受试者,但并非所有人都出现肌肉痉挛。没有关于运动时肌肉痉挛的研究。在11项研究中,有9项将镁与安慰剂相比,在2项针对孕妇的研究中,镁剂与钙、维生素E、维生素B₁、B₆以及没有治疗相对照。纳入的研究治疗时间从14天到56天不等。在11项研究中的10项中口服了镁剂,1项研究中连续5天以4小时静脉滴注的方式给予了镁剂。纳入研究的资金来自2项研究中镁片的制造商,3项研究中的独立来源,6项研究中未报告。

主要结果及证据质量

五项可信度较高的研究的综合结果,具有中等质量,表明镁不太可能降低老年人肌肉痉挛的频率和严重程度。相反,对孕妇的5项研究的可信度(在研究设计和结果报告方面)存在严重的局限性,一致性不高,也无法合并。结果,对于患有肌肉痉挛的孕妇是否会受益于镁剂,我们还不确定。1项针对肝硬化患者的研究表明,肌肉痉挛的频率或强度无差异,但因其样本量太小而无法得出结论。

对孕妇中的镁剂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对于那些因健康状况或运动而肌肉痉挛的人也是如此。但是,发生肌肉痉挛的老年患者似乎不太可能从这种疗法中受益。服用镁剂或安慰剂后,主要副作用很少见,受试者退出研究的比率相似。但是,轻微的副作用很常见,主要是腹泻(和镁盐的副作用类似)和恶心,影响了大约11%(对照组为10%)至37%(对照组为14%)的受试者。

证据检索时间至2019年9月。

作者结论: 

镁补充剂不太可能为患有骨骼肌痉挛的老年人提供临床上有意义的预防作用。相反,对于那些经历了与妊娠相关痉挛的人,文献内容存在矛盾,因此需要对该人群进行进一步的研究。我们发现,除了一项针对肝硬化患者的小型(不精确)研究(只有部分患者出现了痉挛)外,没有评估镁对运动相关肌肉痉挛或疾病状态相关肌肉痉挛(例如肌萎缩侧索硬化症/运动神经元疾病)的随机对照试验。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骨骼肌痉挛很常见,通常与怀孕,高龄,运动或运动神经元疾病(如肌萎缩性侧索硬化)有关。通常,这种痉挛没有明显的潜在病理,因此被称为特发性。镁补充剂可预防肌肉痉挛,但镁剂在此方面的功效尚不清楚。

这是对2012年首次发表的一篇系统综述的更新,旨在识别和整合更多最新研究。

研究目的: 

与不治疗、安慰剂对照或其他抑制痉挛疗法相比,评估补充镁剂在骨骼肌痉挛患者中的效果。

检索策略: 

2019年9月9日,我们检索了Cochrane神经肌肉疾病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Neuromuscular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和Embase数据库。我们还搜索了WHO-ICTRP和ClinicalTrials.gov,以查找可能正在进行或尚未发布的注册试验,并在ISI Web of Science中检索该综述中所纳入的研究。

纳入排除标准: 

补充镁剂(以任何形式)以预防任何患者组中骨骼肌痉挛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RCT)(即所有肌肉痉挛的临床表现)。我们考虑了镁剂与不治疗、安慰剂对照或其他疗法的比较。

资料收集与分析: 

2名系统综述作者独立根据纳入标准进行文献筛选和资料提取。2位综述作者评估了偏倚风险。当遇到问题时,我们尝试与所有研究作者联系,并获得其中纳入的4项试验的受试者水平数据,其中1项尚未发表。我们从所纳入的RCT中收集了有关不良反应的所有数据。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1项试验(9项平行对照试验,2项交叉对照试验),总共涉及735人,其中118项交叉受试者另外作为他们自己的对照。5项试验招募了患有妊娠相关性腿部痉挛的女性(408名受试者),5项试验招募了患有特发性腿部痉挛的女性(271名受试者,另有118名交叉对照)。另1项研究招募了29名肝硬化患者,其中只有一部分患有肌肉痉挛。所有试验均以镁作为口服补充剂,但1项试验以一系列缓慢的静脉内输注镁的试验除外。9项试验将镁与安慰剂进行了比较,1项试验将镁与不治疗、碳酸钙或维生素B进行了比较,另1项试验将镁与维生素E或钙进行了比较。我们认为对患有肝硬化的人进行的1项试验、对与妊娠相关的腿部肌肉痉挛的受试者进行的所有5项试验均存在高偏倚风险。相比之下,在对患有特发性休息痉挛的受试者进行的5项试验中,仅有一项被评为高偏倚风险。

对于特发性痉挛,主要是假定为夜间腿部痉挛(最常见的表现)的老年人(平均年龄61.6至69.3岁),在将镁剂与安慰剂进行比较时,痉挛频率的测量值差异很小,无统计学意义,并且异质性极小(I² [0%, 12%])。这包括主要终点结局,4周时间范围内每周发生痉挛次数与基线的百分比变化(均值差(mean difference, MD)=-9.59%, 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23.14%, 3.97%]; 3项研究,177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以及4周时间范围内每周发生痉挛次数的差异(MD=-0.18次痉挛/周,95%CI [-0.84, 0.49]; 5项研究,307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与基线相比,痉挛发生率降低25%或更多的个体百分比也没有差异(风险比(risk ratio, RR)=1.04, 95%CI [0.84, 1.29]; 3项研究,177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同样,痉挛强度或痉挛持续时间的测量在4周时也没有统计学上的显着差异。这包括在4周内将痉挛定为中度或严重的受试者人数(RR=1.33, 95%CI [0.81, 2.21]; 2项研究,91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以及在4周时痉挛持续时间大部分为1分钟或更长的受试者所占的百分比(RR=1.83, 95%CI [0.74, 4.53],1项研究,46项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我们无法进行与妊娠相关的腿部肌肉痉挛试验的meta分析。1项将镁与不治疗进行比较的单一研究未能在总体治疗功效的3分标准量表上发现统计学上的显着益处。在3项将镁与安慰剂进行比较的试验中,1项没有发现在频率或强度指标方面的益处,另1项发现两者均有益,还有第3项报告的频率不一致,结果不一致。这项针对肝硬化患者的单一研究规模很小,痉挛的报道有限,但在痉挛频率或强度方面没有发现差异。

我们对不良事件的分析合并了所有研究,无论肌肉痉挛发生的原因是什么。与安慰剂对照相比,主要的不良事件(发生在72名镁接受者中的2名和68名安慰剂受试者中的3名)以及由于不良事件引起的停药没有显着差异。但是,在可以纳入的4项研究中,与安慰剂组相比,镁剂组中发生轻微不良事件的受试者更多(RR=1.51,95%CI [0.98, 2.33]; 4项研究,254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总体而言,口服镁剂主要与胃肠道不良事件(例如腹泻)有关,受试者的11%(对照组为10%)至37%(对照组为14%)经历了这种情况。

翻译备注: 

译者:李翔(福建中医药大学康复医学院);审校:申晨,张巍瀚(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6月1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