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性激素抑制单药疗法治疗晚期前列腺癌

综述问题

我们综述了雄性激素抑制单药疗法(非甾体类抗雄性激素制剂同内科或外科去势疗法)治疗晚期前列腺癌效果的证据。

研究背景

前列腺癌是六大致死性癌症之一,其治疗给病人带来沉重的负担。晚期前列腺癌会侵染前列腺体之外或转移到淋巴结、骨髓甚至其他区域。即使雄性激素抑制疗法在现阶段得到了广泛应用,目前仍没有可以治愈晚期前列腺癌的方法。我们希望了解雄性激素抑制单药治疗晚期前列腺癌的效果。

研究特征

当前证据截止到2013年12月。我们纳入了11项涉及3060位晚期前列腺癌受试者的研究。受试者随访期从半年到六年不等。7项研究的作者报告了可能的利益冲突。3项研究没有声明利益冲突。还有一项研究的作者报告他们受到了赞助商的教育赠金,而赞助商没有参与到分析和数据解释的任何地方。

主要结果

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制剂的使用降低了总生存期,加快了临床症状恶化和治疗失败。亚组分析表明,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制剂同去势疗法相比,对患转移性肿瘤的男性的总生存期、临床症状恶化和治疗失败都更不利。接受抗雄性激素制剂治疗的受试者更有可能因为副作用而终止治疗。使用非甾体康雄性激素制剂的乳房疼痛、乳房组织增生或身体虚弱等症状的风险也提高了。而去势疗法中,酷热出汗、心跳加速、出血、起夜小便、失去性欲、极度疲倦和比正常更频繁的小便等风险增加。其他副作用两者没有太大差异。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制剂对癌相关生存期和生物化学进程的效果仍然不明。

证据质量

纳入原始研究的执行并不理想,证据质量被评为中等。这意味着进一步研究很可能对我们对结果准确性的信心产生重要的影响。

结论: 

现有的证据表明同内科或外科去势单一疗法相比,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单药治疗晚期前列腺癌在总生存期、临床症状恶化、治疗失败和由于副作用导致的治疗中断等方面更为无效。根据GRADE,证据质量被评为中等。进一步研究可能对采用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单药治疗晚期非转移前列腺癌病人的结果产生重要作用。但是,我们相信那种研究不太可能对采用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单药治疗转移性前列腺癌的患者有帮助。应该进行高质量的长期随访的随机对照试验。如果进一步的研究希望调查生物化学症状进程,那需要引入根据现行规定测量前列腺特异性抗原的标准化随访计划。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制剂和去势疗法是晚期前列腺癌的主要治疗选择。但是,关于这些治疗方式价值的争论长期存在。

目的: 

为了评价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单药疗法同促黄体激素释放激素激动剂或外科去势单一疗法治疗晚期前列腺癌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2013年12月23日为止的Cochrane前列腺疾病和泌尿癌症工作组专业注册库(the Cochrane Prostatic Diseases and Urologic Cancers Group Specialized Register (PROSTATE))、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MEDLINE、EMBASE、Web of Science的会议论文集、三个临床试验数据库和三个大型会议的摘要,此外还有参考文献列表,并且选择了几位这个领域和药厂的专家进行了联络。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比较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单药治疗和内科或外科去势单一疗法治疗晚期前列腺癌病人的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一位综述作者筛选了标题和摘要,这个阶段只有明显不相关的研究被排除。然后,两位综述作者独立浏览了报告全文,确认相关研究,评估研究的合格度、试验质量并提取资料。我们联系了研究的作者以获取更多信息。我们使用了Review Manager 5进行数据合并,异质性小于50%的应用固定效应模型,异质性显著的应用随机效应模型。

主要结果: 

本综述包含了共计3060名受试者的11项随机对照试验。证据质量受到了偏倚风险的影响。使用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制剂同内科或外科去势疗法相比降低了总生存期(危险率(RR)1.24,95%置信区间1.05-1.48,6项研究,2712名受试者)并且加快了临床症状恶化(一年:RR1.25,95%置信区间1.08-1.45,5项研究,2067名受试者;70周:RR1.26,95%置信区间1.08-1.45,6项研究,2373名受试者;两年:RR1.14,95%置信区间1.04-1.25,3项研究,1336名受试者),以及治疗失败(一年:RR1.19,95%置信区间1.02-1.38,4项研究,1539名受试者;70周:RR1.27,95%置信区间1.05-1.52,5项研究,1845名受试者;两年:RR1.14,95%置信区间1.05-1.24,2项研究,808名受试者)。根据GRADE,总生存期、临床症状恶化和治疗失败的证据质量被评为中等。预定义亚组分析表明,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制剂同去势疗法相比,对患转移性肿瘤的男性的总生存期、临床症状恶化(1年、70周、2年)和治疗失败(1年、70周、2年)都更不利。使用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制剂带来的副作用还增加了治疗中断的风险(RR1.82,95%置信区间1.13-2.94,8项研究,1559名受试者),包括乳房疼痛(RR22.97,95%置信区间14.79-35.67,8项研究,2670名受试者)、男性乳腺增生(RR8.43,95%置信区间3.19-22.28,9项研究,2774名受试者)和虚弱(RR1.77,95%置信区间1.36-2。31,5项研究,2073名受试者)。其他副作用的风险,如潮热(RR0.23,95%置信区间0.19-0.27,9项研究,2774名受试者)、体内大出血(RR0.07,95%置信区间0.01-0.54,2项研究,546名受试者),夜尿症(RR0.38,95%置信区间0.20-0.69,1项研究,480名受试者)、疲劳(RR0.52,95%置信区间0.31-0.88,1项研究,51名受试者)、性欲丧失(RR0.50,95%置信区间0.30-0.83,1项研究,51名受试者)和尿频(RR0.22,95%置信区间0.11-0.47,1项研究,480名受试者)等使用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制剂会降低。根据GRADE,乳房疼痛、男性乳腺增生和潮热的证据质量被评为中等。非甾体抗雄性激素制剂对癌相关生存期和生物化学进程的效果仍然不明。

翻译备注: 

译者:逄誉,北京师范大学;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