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用于儿童积水中耳炎(胶耳)

综述问题

该综述比较口服抗生素,安慰剂或其他疗法对积水中耳炎(OME)或“胶耳”的儿童的治疗效果。

背景

胶耳是儿童最常见的症状之一。胶耳是指在耳膜后面的中耳空间有液体。这可能会导致听力障碍,从而影响到孩子在学校的行为,语言和进展。大约三分之一的有胶耳的儿童中,中耳液体被鉴定有细菌。因此,有人提出抗生素可能对胶耳儿童有益。

研究特征

这项系统综述包括了截至2016年四月14日的证据。共有25项试验(3663名儿童)符合资格纳入此系统综述。两项研究没有报告任何我们感兴趣的结果,剩下23项研究(3258名儿童)。总体而言,我们评估大多数研究是低至中度偏倚的风险。23项试验,使用了许多不同的抗生素,孩子们的年龄也不同,并且遭受胶耳的时间也不同。他们在给予治疗后的各个时间点观察了治疗的影响。

主要成果

我们测量的最重要的结果是治疗开始后两到三个月不再具有胶耳的儿童的比例,以及抗生素的不良反应(腹泻,呕吐或皮疹)。

我们发现,中等质量的证据证明,治疗开始后两到三个月,接受口服抗生素治疗的儿童会有更大的几率康复(六个试验,包括484名儿童)。需要治疗一个有益结果(NNTB)的儿童人数为5人。然而,有证据显示(尽管质量不高;五项试验,742名儿童)接受口服抗生素治疗的儿童比控制治疗的儿童更容易发生腹泻,呕吐或皮疹。需要造成一个有害结局(NNTH)的儿童人数为20人。

关于在任何时间点康复的次要结果,我们从我们五个分析中发现了低到中等质量的证据,我们结合研究数据(meta分析),其中包括两到14项研究,显示抗生素的有益效果,NNTB范围从3到7。时间范围为10至14天至6个月。

在次要结果方面,只有两项试验(849名儿童)报告了两到四周的听力水平,发现相互矛盾的结果。没有一项试验报告了关于口语,语言和认知发展或生活质量的数据。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口服抗生素与鼓膜耳环插入(两项试验,121名儿童)或鼓膜不良后果(一项试验,103名儿童)相关联。低质量证据表明,接受口服抗生素治疗的儿童在四至八周内(5项试验,1086名儿童;NNTB18)和治疗开始后6个月内不太可能感染急性中耳炎(耳部感染)(二项试验,199名儿童;NNTB5)。但应注意的是,排除高偏倚风险的试验后,口服抗生素对4到8周耳朵感染发作的有益效果不再显着。

证据的质量

与对照治疗相比,口服抗生素对胶耳的儿童在各种时间点康复并减少急性中耳炎发作的效果有中等质量的证据。低质量证据表明,接受口服抗生素治疗的儿童比接受对照治疗的儿童更容易发生腹泻,呕吐和皮疹。目前只有两项试验评估了口服抗生素对听力的影响,并且这些试验结果相互矛盾(低质量证据)。低质量的证据没有显示口服抗生素与减少通气管插入或对鼓膜有不利影响相关。

结论: 

该系统综述评估积水中耳炎16岁以上儿童口服抗生素的益处和危害。虽然证据表明口服抗生素与不同时间点积水中耳炎完全解决的可能性有关,我们也发现这些儿童更有可能经历腹泻,呕吐或皮疹。抗生素对短期听力的影响是不确定的,低质量的证据没有显示口服抗生素与减少通气管插入有关。此外,我们没有发现抗生素对口语,语言和认知发展或生活质量等其他重要结果影响的数据。

即使在明确用口服抗生素有益处的情况下,用口服抗生素必须平衡服用后的不良反应和细菌耐药性的出现。这特别涉及广泛使用抗生素治疗常见病例如中耳炎。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积水中耳炎(OME)的特征在于完整鼓膜后面的中耳液积水,没有急性感染的症状或体征。由于大多数积水中耳炎病例会自发解决,只有持续性中耳积水和导致听力损失的儿童可能需要治疗。既往的Cochrane系统综述注重在通气管插入,腺样体切除术,鼻自动通气,抗组胺药,减充血剂和皮质类固醇治疗积水中耳炎的有效性。这项系统综述注重的是抗生素对儿童积水中耳炎的有效性,是2012年发表的Cochrane系统综述更新。

目的: 

评估积水中耳炎患儿口服抗生素长达18年的益处和危害。

检索策略: 

Cochrane耳鼻喉科信息专家检索了Cochrane耳鼻喉疾病试验注册库(ENT Trials Register);CENTRAL 2016年第3期;PubMed;Ovid EMBASE;CINAHL;Web of Science,ClinicalTrials.gov;ICTRP和其他数据库寻找发表及未发表的试验。最新检索的截止日期是2016年4月14日。

纳入标准: 

随机对照试验比较口服抗生素与安慰剂,没有治疗或未经证实的有效性的治疗。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提供地方标准方法程序。

主要结果: 

共有25项试验(3663名儿童)符合资格纳入这系统综述。两项试验没有报告任何我们需研究的结果,其中23项试验(3258名儿童)涵盖一系列抗生素,不同参与者,结局指标和时间点来评估。总体而言,我们评估大多数研究是低至中度偏倚的风险。

我们发现中等质量的证据(6个试验,包括484名儿童),接受口服抗生素治疗的儿童在随机分组后的两三个月(主要结果)比分配给对照治疗(风险比(RR)2.00,95%置信区间(CI)1.58至2.53;治疗获益的数量(NNTB)5)。然而,有证据显示(尽管质量不高;五项试验,742名儿童)接受口服抗生素治疗的儿童比控制治疗的儿童更容易发生腹泻,呕吐或皮疹。(风险比2.15,95%置信区间1.29至3.60;治疗获害的数量(NNTB)20)。

关于在任何时间点康复的次要结果,我们从我们五个分析中发现了低到中等质量的证据,我们结合研究数据(meta分析),其中包括两到14项研究,显示抗生素的有益效果,NNTB范围从3到7。时间范围为10至14天至6个月。

在次要结果方面,只有两项试验(849名儿童)报告了两到四周的听力水平,发现相互矛盾的结果。没有一项试验报告了关于口语,语言和认知发展或生活质量的数据。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口服抗生素与鼓膜耳环插入(两项试验,121名儿童)或鼓膜不良后果(一项试验,103名儿童)相关联。低质量证据表明,接受口服抗生素治疗的儿童在四至八周内(5项试验,1086名儿童;NNTB18)和治疗开始后6个月内不太可能感染急性中耳炎(耳部感染)(二项试验,199名儿童;NNTB5)。但应注意的是,排除高偏倚风险的试验后,口服抗生素对4到8周耳朵感染发作的有益效果不再显着。

翻译备注: 

译者:刘兆波,Royal Victoria Hospital, Belfast, United Kingdom。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