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局麻剖宫产妇女的恶心和呕吐

研究问题是什么?

本Cochrane综述的目的在于从随机对照试验中,找出与无效对照组相比,一些较为有效的药物和其他治疗方法在减少硬膜外或脊髓局麻剖宫产女性术中、术后的恶心与呕吐方面的效果如何。为回答这一问题,我们检索了所有相关的研究(2020年4月)。

为何这一问题如此重要?

通常来说,女性更愿意在分娩时保持清醒,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一般采用局部麻醉进行剖宫产(脊髓或硬膜外)。恶心和呕吐通常在局部麻醉的剖宫产期间和术后立即出现。对于女性来说这是痛苦的。术中呕吐对于医生来说也极具挑战,因为女性胃中的呕吐物将反流至气管,存在风险。

有些药物通常用于减少恶心呕吐。还有一些非药物方法,比如针压/针灸和生姜疗法。可能存在的副作用有头痛、眩晕、低血压和瘙痒。

我们找到了什么证据?

我们纳入了69项能够提供资料的随机对照试验(涉及8928名女性受试者)。资料主要是关于非紧急剖宫产的,大多数发现仅得到低或极低质量证据的支持。这是因研究陈旧、受试者数量少或者不明确的方法学导致的。一些结局的证据为中等质量。

5-HT3拮抗剂(如昂丹司琼、格拉司琼):这类药物可能减少术后恶心,也可能减少术中恶心(低质量证据)和术后呕吐,但是其对于减少术中呕吐的效果不明确。

多巴胺拮抗剂(如胃复安、氟哌利多):这类药物可能减少术中呕吐和术后恶心,但是能否减少术后恶心和呕吐尚不明确。

类固醇(如地塞米松):这类药物可能减少术后恶心和术后呕吐,但是其能否减少术中恶心和呕吐尚不明确。

抗组胺药(如茶苯海明、环嗪):这类药物可能减少术后恶心,但是对于减少术中恶心和术中、术后呕吐作用极小甚至毫无作用。

抗胆碱能药(如格隆溴铵、东莨菪碱):这类药物可能减少术中恶心和术后呕吐,但是对于减少术中呕吐作用极小甚至毫无作用。尚无关于术后恶心的研究,

镇静剂(如丙泊酚、咪达唑仑、氯胺酮):这类药物可能减少术中恶心和呕吐,也可能减少术后呕吐,但是其能否减少术后恶心尚不确定。

阿片拮抗剂(如纳布啡):仅有一项小型研究提供了关于术后恶心和呕吐的资料,且研究发现它们可能作用极小甚至没有作用。

针压/针灸:可能减少术中呕吐,但是其能否减少术中恶心或者术后恶心和呕吐尚不确定。

生姜:生姜能否减少术中、术后恶心呕吐尚不明确。

几乎没有研究评价受试女性的感受观点。关于副作用的有限资料没有发现任何差异。

这意味着什么?

尽管资料有限,但是这几类药物仍可能有助于减少一部分局麻剖宫产女性术中术后恶心呕吐的几率。针压可能有所帮助,但是我们没有找到能够支撑生姜止呕的足够证据。很少有研究关注受试女性的感受观点,总体而言,关于可能存在的副作用的资料不足。

作者结论: 

综述表明,5-HT 3拮抗剂、多巴胺拮抗剂、糖皮质激素、镇静剂和穴位按压有一定可能或较大可能对减少剖宫产局麻妇女的恶心和呕吐有效。然而证据质量差异性较大且普遍较低。未来需要进一步的研究用于评价治疗方法的副作用,也需要考虑纳入受试女性的感受观点,用以比较不同药物组合的疗效。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恶心和呕吐是局麻剖宫产期间以及术后最常见的令人痛苦的症状。

研究目的: 

旨在评估在局麻剖宫产女性中,药理学和非药理学干预与安慰剂或预防性不干预等措施对于恶心和呕吐的预防效果。

检索策略: 

对于本次更新,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妊娠和分娩试验注册库(Cochrane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s Trials Register)、临床试验注册平台(ClinicalTrials.gov)、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WHO 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ICTRP)(2020年4月16日)、检索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关于研究和会议摘要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并排除了半随机对照试验和交叉研究。

资料收集与分析: 

综述作者独立评价了已纳入的研究、偏倚风险并进行了资料的提取。我们的主要结局是术中以及术后的恶心和呕吐。我们检查了资料入口。两位综述作者运用GRADE方法独立评价了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84项研究(涉及10990位女性受试者)符合综述的纳入标准。69项共涉及8928位女性受试者的研究贡献了资料。大多数研究涉及到的女性接受了选择性剖宫产。许多研究规模较小且偏倚风险不明确,有时事件发生量也很少。总体而言,运用GRADE评价的证据质量为中等至极低。

5-HT3拮抗剂:我们发现5-HT3拮抗剂(平均风险比(average risk ratio, aRR)0.55,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0.42至0.71,12项研究,1419名女性,低质量证据)可以减少术中恶心。术中呕吐可能减少但是证据非常不确定(aRR 0.46,95% CI 0.29至0.73,11项研究,1414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术后恶心可能减少(aRR 0.40,95% CI 0.30至0.54,10项研究,1340名女性,中等质量证据),这些药物可能显示术后呕吐减少(aRR 0.47,95% CI 0.31至0.69,10项研究,1450名女性,低质量证据)。

多巴胺拮抗剂:我们发现多巴胺拮抗剂可能会减少术中恶心,但是证据十分不确定(aRR 0.38,95% CI 0.27至0.52,15项研究,1180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多巴胺拮抗剂可能减少术中呕吐(aRR 0.41,95% CI 0.28至0.60,12项研究,942名女性,低质量证据)和术后恶心(aRR 0.61,95% CI 0.48至0.79,7项研究,601名女性,低质量证据)。我们不能确定多巴胺拮抗剂能否减少术后呕吐(aRR 0.63,95% CI 0.44至0.92,9项研究,860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

糖皮质激素(类固醇):我们不确定糖皮质激素能否减少术中恶心(aRR 0.56,95% CI 0.37至0.83,6项研究,609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同样,我们也不能确定糖皮质激素是否能减少术中呕吐(aRR 0.52,95% CI 0.31至0.87,6项研究,609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糖皮质激素可能会减少术后恶心(aRR 0.59,95% CI 0.49至0.73,6项研究,733名女性,中等质量证据)与术后呕吐(aRR 0.68,95% CI 0.49至0.95,7项研究,793名女性,低质量证据)。

抗组胺药:抗组胺药可能对术中恶心(RR 0.99,95% CI 0.47 至2.11,1项研究,149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或术中呕吐(在涉及149名女性受试者的一项研究中没有事件发生)影响很小甚至几乎没有影响。抗组胺药可能会减少术后恶心(aRR 0.44,95% CI 0.30至0.64,4项研究,514名女性,低质量证据),然而我们不能确定抗组胺药是否能减少术后呕吐(aRR 0.48,95% CI 0.29至0.81,3项研究,333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

抗胆碱能药:抗胆碱能药可能会减少术中恶心(aRR 0.67,95% CI 0.51至0.87,4项研究,453名女性,低质量证据)但是对术中呕吐影响较小甚至几乎没有影响(aRR 0.79,95% CI 0.40至1.54,4项研究,453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没有研究提及抗胆碱能药对于术后恶心的作用,但是该药可能会减少术后呕吐(aRR 0.55,95% CI 0.41至0.74,1项研究,161名女性,低质量证据)。

镇静剂:我们发现镇静剂可能会减少术中恶心(aRR 0.65,95% CI 0.51至0.82,8项研究,593名女性,中等质量证据)和术中呕吐(aRR 0.35,95% CI 0.24至0.52,8项研究,593名女性,中等质量证据)。然而,我们不确定镇静剂是否能够减少术后恶心(aRR 0.25,95% CI 0.09至0.71,2项研究,145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镇静剂可能会减少术后呕吐(aRR 0.09,95% CI 0.03至0.28,2项研究,145名女性,低质量证据)。

阿片拮抗剂:没有研究评价阿片拮抗剂对于术中恶心或呕吐的作用。阿片拮抗剂对于术后恶心(aRR 0.75,95% CI 0.39至1.45,1项研究,120名女性,低质量证据)或呕吐(aRR 1.25,95% CI 0.35至4.43,1项研究,120名女性,低质量证据)的女性数量差异很小或者几乎没有差异。

针压法:我们并不能确定针压法/针刺疗法能否减少术中恶心(aRR 0.55,95% CI 0.41至0.74,9项研究,1221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针压法可能会减少术中呕吐(aRR 0.52,95% CI 0.33至0.80,9项研究,1221名女性,低质量证据),但是我们不能确定该法能否减少术后恶心(aRR 0.46,95% CI 0.27至0.75,7项研究,1069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或者术后呕吐(aRR 0.52,95% CI 0.34至0.79,7项研究,1069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

生姜:我们不能确定生姜是否对术中恶心(aRR 0.66,95% CI 0.36至1.21,2项研究,331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术中呕吐(aRR 0.62,95% CI 0.38至1.00,2项研究,331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和术后恶心(aRR 0.63,95% CI 0.22至1.77,1项研究,92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术后呕吐(aRR 0.20,95% CI 0.02至1.65,1项研究,92名女性,极低质量证据)的女性数量有任何影响。

很少有研究评价我们的次要结局,包括不良反应或受试女性的感受观点。

翻译笔记: 

译者:王雪峰(北京中医药大学人文学院2019英语中医药国际传播方向),审校: 徐添天(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10月8日。简体中文翻译由Cochrane中国协作网成员单位,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翻译传播工作组负责,联系方式:tina000341@163.com

Tools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