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剖腹产术后感染的皮肤准备

该翻译已经过时(不匹配最新版本综述)请点击此处阅读最新的英文版综述

该综述是对2012年首次发表,2014年的更新版。

问题是什么?
本Cochrane系统综述旨在找出哪种剖腹产前的皮肤准备方法对预防术后感染最有效。我们收集并分析了所有研究,评估了杀菌剂在剖腹产手术切口前进行皮肤准备的有效性。我们只对剖腹产前腹部手术部位的准备情况进行分析,没有观察外科医生的洗手情况以及产妇的洗浴情况。

为什么这很重要?
手术切口感染是第三大最多报告的医院获得性感染。通过剖腹产分娩的产妇会受到自身皮肤上的细菌或外部来源的感染。剖腹产后感染的风险是顺产的10倍。因此,通过在切口剖腹产前做好适当的皮肤准备来预防感染,是对女性进行全面护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杀菌剂是一种用于杀死细菌的物质,而细菌繁殖会对母亲或婴儿造成伤害。杀菌剂包括碘或聚维酮碘、酒精、氯己定和对氯间二甲苯酚。它们可以以液态或粉末状进行擦洗、涂抹、用棉签拭抹,也可以浸渍在皮肤上的消毒床单,之后外科医生将其切开。一旦皮肤被擦洗或更换,那么也可以使用未浸渍的消毒床单,目的是减少手术期间所有残留细菌的传播。重要的是要知道这些杀菌剂或方法中是否有一些比其它方法效果更好。

我们发现了什么证据?
这版更新的综述包括11项试验,涉及6237名女性。其中,有六项试验在美国进行;其余的试验是在尼日利亚、南非、法国、丹麦和印度尼西亚进行的。该研究考察了什么是对产妇和婴儿最有利的重要结局,包括感染的部位(外科医生为实施剖腹产手术而切开的部位)、子宫内膜炎症(子宫炎和子宫内膜炎)、产妇的住院时间以及任何其它副作用,如对产妇皮肤的刺激或对婴儿的任何影响。并非所有11项试验都探讨了这些结局,而且每个结局的证据通常都是基于不到6237名妇女的结果。

我们发现许多证据质量相对较差,原因是研究方法有限。这意味着,即使我们将一些不同研究的结果结合起来,我们也无法确定大多数的研究发现。证据表明,在手术感染部位、子宫内膜炎、皮肤刺激或母亲皮肤过敏反应的发生率方面,各种杀菌剂之间可能差别不大或没有差别。然而在一项研究中,与接受聚维酮碘皮肤制剂的妇女相比,剖腹产后18小时接受葡萄糖酸氯己定皮肤制剂的产妇在剖腹产后皮肤上的细菌生长有所减少,但这需要更多的数据来确定是否真的减少了女性的感染。

这意味着什么?
已有的证据不足以告诉我们预防剖腹产术后手术部位感染的最佳皮肤准备方法。这还需要更多高质量的研究。我们发现有四项研究仍在进行中。我们将在今后的更新中把这些研究的结果纳入本综述。

结论: 

从纳入的随机对照试验中看,没有足够的证据来充分评估预防剖腹产术后感染的不同皮肤制剂和方法。因此,目前还不清楚哪种皮肤制剂可能最有效地预防剖腹产术后感染,或减少母亲和婴儿的其他不良后果。

本综述中的大多数证据被认为是非常低或低质量。这意味着,对于大多数研究结果,我们对任何干预效果证据的信心都是有限的,这也表明需要更多高质量的研究。

该领域需要高质量、精心设计的随机对照试验,以及更大的样本量。优先考虑的问题包括比较杀菌剂的种类(特别是碘和氯己定),以及使用方法(擦洗、用棉签拭抹或覆盖)。我们发现了四项正在进行的研究;我们将在本综述的后续更新中纳入这些研究的结果。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剖腹产的产妇死亡率和发病率(尤其是术后感染)高于顺产。随着剖腹产使用率增加,尽可能减少对产妇的风险是很重要的。本综述关注预防感染术前皮肤准备的不同形式和方法。该综述是对2012年首次发表,2014年的更新版。

目的: 

比较用于预防剖腹产术后感染的术前皮肤准备的不同杀菌剂、不同的使用方法或不同形式的杀菌剂的效果。

检索策略: 

对于本次更新,我们于2017年11月27日检索了Cochrane妊娠和分娩的试验注册库(Cochrane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s Trials Register)、ClinicalTrials.gov、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和所获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

纳入标准: 

随机和准随机试验,评估任何类型的术前皮肤制剂、形式和应用剖宫产的方法。

本综述感兴趣的比较包括不同杀菌剂用于剖腹产皮肤准备(如酒精、聚维酮碘)、不同的杀菌方法的应用程序(例如擦洗、涂抹、覆盖)不同形式的杀菌剂(如粉末、液体),以及不同皮肤的准备工作,如塑料切口覆盖,用或不用杀菌剂浸渍。

本研究仅涉及切口区域的准备。本综述没有涵盖手术组术前洗手或术前洗澡的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三位综述作者独立评估了所有潜在的纳入研究,评估了偏倚风险,并使用预先设计的表格提取资料。我们核对数据以确保准确性。我们使用GRADE分级评估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在本次更新中,我们纳入了11项随机对照试验,共有6237名女性接受了剖腹产。10项试验(6215名女性)为本综述提供了数据。所有纳入的研究均为个体随机对照试验。我们没有纳入任何准随机或集群随机对照试验。试验发表日期从1983年到2016年。其中,有六项试验在美国进行;其余的试验是在尼日利亚、南非、法国、丹麦和印度尼西亚进行的。

纳入的研究在方法上大体上是健全的,但在一些情况下提出了关于偏倚风险的一些特定关注点。

有消毒被单 vs 无消毒被单

在用杀菌剂皮肤准备后,这种比较研究了非浸渍消毒被单与无消毒被单的使用。对于接受剖腹产手术的女性,低质量的证据表明,手术前使用消毒被单与不使用消毒被单相比,对手术部位感染的发生率(RR=1.29, 95%CI [0.97, 1.71],2项试验,1294名妇女),或住院时间(MD=0.10天,95%CI [0.27, 0.46],1项试验,603名妇女)几乎或没有影响。

碘伏消毒床单与酒精擦洗一分钟 vs 无床单与碘伏擦洗五分钟

一项试验比较了碘伏消毒床单和酒精擦洗一分钟与无床单和碘伏擦洗五分钟的效果,两组均无手术部位感染(79名女性,证据质量极低)。我们不确定与五分钟的擦洗相比,一分钟的酒精擦洗和消毒床单的结合是否能降低子宫内膜炎的发生率(RR=1.62, 95%CI [0.29, 9.16];1项试验,79名女性;证据质量非常低)。

对氯间二甲苯酚加碘 vs 碘单用

我们不确定剖腹产前,仅与碘相比时,使用对氯间二甲苯酚加碘对手术部位感染的发生率(RR=0.33,95%CI [0.04, 2.99];1项试验,50名女性)或子宫内膜炎(RR=0.88, 95%CI [0.56, 1.38];1项试验,50名女性;证据质量非常低)是否有影响。

葡萄糖酸氯己定 vs 聚维酮碘

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剖腹产前葡萄糖酸氯己定与聚维酮碘相比,对手术部位感染的发生率几乎没有影响(RR=0.80, 95%CI [0.62, 1.02];6项试验,3607名女性)。然而,在敏感性分析中,我们剔除了4项具有高偏倚风险的试验后,相比于聚维酮碘,使用葡萄糖酸氯己定的女性手术部位感染似乎略有减少(RR=0.59, 95%CI [0.37, 0.95];2项试验,1321名女性)。

低质量的证据表明,与聚维酮碘相比,剖腹产前使用葡萄糖酸氯己定对子宫内膜炎的发生率几乎没有影响(RR=1.01, 95%CI [0.51, 2.01];2项试验,2079名女性),对减少母体皮肤刺激或皮肤过敏反应也没有影响(RR=0.60, 95%CI [0.22, 1.63];2项试验,1521名女性)。

一项小型研究(60名女性)报告说,与服用聚维酮碘制剂的女性相比,服用葡萄糖酸氯己定制剂的女性在剖腹产后18小时细菌生长速度有所下降(RR=0.23, 95%CI [0.07, 0.70])。

没有一项试验报告了产妇死亡率或重复手术。

0.5%氯己定 vs 70%酒精加上消毒床单

一项仅为摘要的试验研究了皮肤制剂对新生儿不良事件的影响,发现碘组脐血碘浓度较高。

翻译备注: 

译者:颜静(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李静;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5日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