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戴手套、长袍或口罩后,接触带有对普通抗生素有抗药性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et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MRSA)的住院患者

什么是MRSA,为什么这是医院中的问题?

MRSA代表“耐甲氧苯青霉素-(或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这是一种常见的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它不再被甲氧苯青霉素(也称为“甲氧西林”,一种抗生素)或其他常用于治疗感染的抗生素杀灭。MRSA可以生活在人体内,而不会使人生病,并且不表现出任何症状,但是当它感染患者时就危险了。

在医院里,MRSA很容易从一个患者身上转移到另一个患者身上,并且导致严重的感染,甚至可能导致死亡。这种传播主要通过卫生保健工作者,通过医护人员的手、衣服或设备在MRSA患者的日常护理中被MRSA污染以传播。受污染的手、衣服或设备与其他患者的后续接触,会令MRSA在医院内传播。

为什么使用手套、长袍或口罩有助于防止院内患者之间传播MRSA?

戴一次性手套,穿或不穿一次性或可清洗的防护服,都有可能阻止MRSA的传播,因为它们可以保护医护人员的手和衣服不被MRSA污染。在一个患者得到护理后,手套和长袍将被丢弃,而干净的手套和长袍则用来诊断下一个患者。戴口罩也可以防止MRSA在空气中传播。

目前尚不清楚,在单独穿戴手套、长袍或口罩时,是否会减少MRSA的传播,将这三种方法中的两种或全部结合使用是否会产生更好的效果。

这项研究的目的和研究人员的发现

研究人员旨在查明,医院内任何接触被发现有MRSA的患者的人(例如医生),都穿戴手套、长袍或口罩,是否可以防止MRSA从该患者传染给医院中的其他人。

研究人员对截至2015年6月的医学文献进行了广泛的检索,但没有发现任何针对这一主题的严谨研究。

目前,没有科学证据表明,与MRSA患者接触的人穿戴手套、长袍或口罩会减少MRSA在医院向其他人传播。但是,这不能被解释为表明手套、长袍或口罩无效;这意味着,测量效果所需的研究(如果有的话)尚未完成。

结论: 

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研究来评价,与MRSA住院患者接触或在其直接环境中的人,穿戴手套、长袍或口罩,对MRSA向患者、医院工作人员、患者护理人员或访客传播的影响。这种证据的缺乏不应被解释为这些干预措施没有效果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手套、长袍和口罩的影响还有待严格的试验研究来确定,例如涉及多个病房或医院的整群随机试验,或中断时间序列研究。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也被称为h抗青霉素金葡菌)是一种常见的医院获得性病原体,会增加发病率、死亡率和医疗成本。其控制仍然是全球许多医院尚未解决的问题。穿戴手套、长袍或口罩作为MRSA控制措施的影响的证据基础尚不清楚。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在预期将与住院患者接触时,或与患者的直接环境接触时,穿戴手套、长袍或口罩的有效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三个Cochrane工作组(2015年6月5日,创伤工作组(Wounds Group);2013年7月9日,有效护理与管理(Effective Practice and Organisation of Care, EPOC)小组;2009年1月5日,传染病工作组;中心(Cochrane 图书馆,2015年,第6期);DARE、HTA、NHS EED和方法学注册库(Cochrane 图书馆,2015年,第6期);MEDLINE 和 MEDLINE In-Process 和其他非索引引文(1946年至2015年6月第1周);EMBASE(1974年至2015年6月4日);科学网(WOS)核心集(从开始到2015年6月7日);CINAHL(1982年至2015年6月5日);英国护理引文(1985年至2010年7月6日);和ProQuest学位论文和论文数据库(1639年至 2015年6月11日)。我们还检索了三个注册库(2015年6月6日)、参考文献列表和会议记录。我们最终联系了相关人员进行进一步研究。

纳入标准: 

纳入的研究评价了在医院环境中,当预期与感染MRSA的住院患者接触或与或患者的直接环境接触时,任何人使用手套、长袍或口罩对MRSA传播的影响。我们没有评价与这些干预措施有关的不良影响或经济问题。

我们认为任意一种对照方式都可以考虑纳入。在研究设计方面,只有随机对照试验(整群与非整群)和以下几类非随机试验研究才有纳入资格:半随机对照试验(整群与非整群),非随机对照试验(整群与非整群),前后对照研究,前后对照队列研究,中断时间序列研究(对照与无对照)以及重复测量研究。我们不基于语言或发表日期来排除任何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确定纳入的研究。两位综述作者对纳入的研究提取资料(至少为结果资料),并独立评价偏倚风险。我们本应遵循Cochrane和Cochrane EPOC小组建议的标准方法学程序来评价偏倚风险并分析资料。

主要结果: 

但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合格的研究,无论是已完成的还是正在进行的。

翻译备注: 

译者:朱思佳,审校:刘雪寒、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中心)。2020年2月1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