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刺与穴位按压治疗经前期综合征(premenstrual syndrome,PMS)

系统综述问题

Cochrane的作者回顾了针灸或穴位按压对经前综合症(PMS)或经前焦虑症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证据。

背景

我们想知道使用针刺或穴位按压疗法是否比接受假针刺、不治疗或目前推荐的治疗PMS的药物,如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SSRIs,一种抗抑郁药)疗效更好。

研究特征

我们检索到五项研究针刺或穴位按压治疗PMS的随机对照试验,包括277名女性。证据截至2017年9月。我们还在2017年11月进行了再次检索以确保没有漏检新近发表的研究。其中三项试验比较了针刺与假针刺、一项试验比较了针刺与不治疗、一项试验比较了穴位按压与假穴位按压。

主要结果

与假针刺相比,针刺可能会降低PMS整体的心理和躯体症状。与假穴位按压相比,穴位按压可以减少中重度PMS的人数。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针刺或穴位按压的安全性。

证据质量

证据的质量从低到极低不等。主要的局限性是由于样本量过小(参与研究的病例数太少)和与盲法相关的偏倚风险(研究人员或受试者知道他们正在接受何种治疗)造成的不精确。

结论: 

现有的有限证据表明,与假对照组相比,针刺和穴位按压可以改善PMS的躯体和心理症状。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两组之间不良事件发生率是否存在差异。没有证据将针刺或穴位按压与目前ISPMD推荐的PMS的疗法(如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进行比较。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使用经验证的PMS的结局测量方法、适当的盲法和适当的对照组来反映当前的最佳实践。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在中国,针刺用于治疗包括经前综合症(PMS)在内的女性健康问题有着悠久历史,但其疗效尚不明确。本综述评价了使用针刺或穴位按压治疗PMS的现有证据。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估针刺或穴位按压对经前综合症或经前焦虑症(premenstrual dysphoric disorder,PMDD)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妇科和生育注册库、Cochrane中心研究线上注册库 (CENTRAL CRSO)、MEDLINE、Embase、AMED、PsycINFO、CINAHL(从建库至2017年9月21日),两个临床试验数据库(从建库至2017年9月21日),四个中文电子数据库(从建库至2017年10月15日):中国生物医学文献数据库(Chinese Biomedical Literature database,CBM)、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China 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 ,CNKI)、VIP中国科学期刊数据库和万方数据库。我们还对纳入文献的参考文献列表进行了手工检索。

纳入标准: 

纳入的研究,将患有PMS和相关疾病(PMDD和晚黄体期焦虑症,LPDD)的女性随机分成两组,试验组接受针刺或穴位按压,对照组为假手法对照组,或常规疗法,或等候列表对照,或国际经前紊乱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Premenstrual Disorders,ISPMD)提到的药物干预措施。对于针刺或穴位按压联合另一种治疗、两组间其他治疗均相同的研究也纳入综述中。可以纳入交叉研究,但只能使用第一阶段的数据。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文献,评估纳入文献的偏倚风险并且提取资料。我们会联系研究报告的作者以获取缺失的信息。使用GRADE评价证据的质量。主要结局是所有的经前期症状和不良事件。次要结局包括PMS的具体症状、反应率和生活质量。

主要结果: 

本系统综述纳入5项试验(涉及277名女性受试者)。没有试验将针刺或穴位按压与其他阳性治疗对比。疗程从7到28天不等。证据的质量从低到极低不等,主要的限制是由于小样本量、与检出偏倚和选择性报告有关的偏倚风险带来的不精确性。

针刺对比假针刺

与假针刺相比,针刺可以更大程度地减少PMS相关的情绪症状(MD=-9.03, 95%CI -10.71至-7.35, 一项RCT, n=67, 低质量证据)和躯体症状(MD=-9.11, 95%CI -10.82至 -7.40, 一项RCT, n=67, 低质量证据),这是通过每日问题严重程度记录量表(Daily Record of Severity of Problems scale, DRSP)来测量的。证据表明,如果假针刺组的情绪得分为51.91分,那么针刺组得分会比假针刺组低10.71到7.35分;如果假针刺组的躯体症状得分为46.11分,那么针刺组得分会比假针刺低10.82到7.4分。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两组之间不良事件发生率是否存在差异(RR 1.74, 95%CI 0.39-7.76, 3项RCT, n=167,I2=0%,极低质量证据)。

未报告PMS的具体症状

各组在反应率上可能相差甚少或没有差别。使用固定效应模型进行分析,结果表明针刺组比假针刺组的反应率更高(RR=2.59, 95%CI=1.71-3.92; n=100; 2项研究; I2=82%);但由于异质性较高,我们采用随机效应模型进行了效果检验,没有明确证据表明针刺有好处(RR=4.22,95%CI=0.45-39.88, 2项RCT, n=100, I2=82%, 极低质量证据)。

与假针刺相比,针刺可以改善生活质量(使用WHOQOL-BREF量表进行测量)(MD=2.85, 95%CI=1.47-4.23, 1项RCT, n = 67, 质量证据)。

针刺对比不治疗

由于证据的质量很低,我们不确定与不治疗对比,针刺是否能减少PMS症状(MD=-13.60, 95%CI=-15.70至-11.50, 1项RCT, n=14)。

各组都均未报告任何不良事件。

没有关于PMS具体症状、反应率或生活质量的结局资料。

穴位按压对比假穴位按压

我们发现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在试验结束时,穴位按压相对于假穴位按压,可能减少具有中重度PMS症状的女性数量(RR=0.64, 95%CI=0.52-0.79, 1项RCT, n=90, 低质量证据)。证据表明,如果假穴位按压组的每100名女性中有97名有中重度PMS症状,那么穴位按压组中有中重度症状的女性人数将为50至76名。

穴位按压可以改善躯体(MD=24.3, 95%CI 17.18-31.42, 1项RCT, n=90, 低质量证据)和心理(MD=17.17, 95%CI 13.08-21.26, 1项RCT, n=90, 低质量证据)方面的生活质量。

没有关于不良事件、具体症状或反应率的数据。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卜繁龙。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10月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