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重症监护病房危重症患儿的营养状况

几乎没有证据支持或反驳是否有必要在危重症的第一周向儿科重症监护病房的危重症患儿提供营养。

以管饲(肠内)或静脉内喂养(肠外)的形式提供营养通常被认为是儿童危重症期间的重要事项。有理由认为这不一定是正确的。危重症患儿身体的新陈代谢会发生变化,对热量需求也会减少。摄入太多营养会产生一些副作用,例如延误呼吸机脱机时间、肝脏出现问题和炎症恶化。

我们只发现一个小样本随机对照试验,比较了早期喂养(受伤后24小时内)与常规喂养(至少48小时后)。试验表明,各组结局之间没有差异。现在急需在这一领域开展进一步研究,来寻找危重症患儿的最佳治疗方案。在最近的一次检索更新中(2016年2月),我们发现了针对一项相关的随机对照研试验的研究方案;然而,目前结果还未发表。

结论: 

目前只有一个随机对照试验与系统综述问题相关。迫切需要研究证明,危重婴儿和儿童营养支持的最佳时机和方式。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危重儿童的营养支持目前还没有得到充分研究,是儿科重症监护领域中一个有争议的话题。目前关于危重症婴儿和儿童的最佳营养支持的方式和时机没有明确的指南。这是对最初在2009年发表的综述更新。

目的: 

这项综述的目的是评估肠内和肠外营养对危重症儿童在患病第一周内临床重要结局的影响。有两个主要的假设:

1.危重症患儿肠内或肠外营养支持的死亡率与无营养支持的患儿的死亡率之间有差异;
2.危重症患儿肠内营养的死亡率与肠外营养患儿的死亡率之间有差异。

我们计划进行亚组分析,等待获得数据,以检查治疗效果是否因一下因素有改变:

a.年龄(小于一岁的婴儿与大于或等于一岁的儿童);
b.受试者类型(医疗型,入重症监护室(ICU)的目的是治疗疾病(入ICU前没有立即手术干预),手术型,入重症监护室(ICU)的目的是术后护理或创伤后护理)。

在得到其它临床试验结果之前,我们还提出了以下次级假说(先验假说),来更清楚地检验营养情况:

3.单独肠内营养的死亡率与肠内、肠外营养联合应用的死亡率之间有差异;
4.同时应用肠内与肠外营养的死亡率与无营养支持的死亡率之间有差异。

检索策略: 

在我们的这篇更新的综述中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2016年,第二期);Ovid MEDLINE(1966至2016年2月); Ovid EMBASE(1988年至2016年2月);OVID Evidence-Based Medicine Reviews;ISI Web of Science - 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1965年至2016年2月);WebSPIRS Biological Abstracts(1969年至2016年2月);以及WebSPIRS CAB Abstracts(1972年至2016年2月)。我们还检索了试验注册平台,所有相关研究的参考文献目录以及相关会议记录,联系了该领域的专家和肠内肠外营养制品的制造商我们检索不限制语言或发表状态。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的研究为随机对照试验;纳入的人群为年龄在1天到18岁的儿科患者,他们在儿科重症监护病房(PICU)接受治疗并在入院后7天内接受营养治疗;以及至少一个预设结局指标(30天或PICU死亡率;在PICU或医院的住院时间;呼吸机的使用天数;以及如医院感染等并发症)。排除只报告营养结果、生活质量评估或经济学影响的研究。在此综述中,没有涉及儿科营养的其他领域,如免疫营养和肠内营养的其它不同途径。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评估检索结果、纳入标准和偏倚风险。通过讨论和达成共识解决分歧。一位作者提取资料,另一位作者检查数据的准确性和完整性。我们根据以下几个方面对证据进行了分级:研究的局限性、效果的一致性、不精确性、间接性和发表偏倚。

主要结果: 

我们只确定了一项相关试验。将77名在重症监护室的烧伤面积占全身表面积25%以上的儿童,随机分为两组,分别在24小时内或在48小时后接受肠内营养治疗。在死亡率、败血症、呼吸机使用天数、住院时间、意外不良事件、静息能量消耗、氮平衡或白蛋白水平方面没有观察到显著差异。我们评估该试验有不明确的偏倚风险。我们认为该证据的质量很低,因为只是一个小样本试验。在最近的检索更新中,我们找到了一个相关的随机对照试验的方案,该试验研究了在儿科危重病人中保留早期肠外营养对肠内营养的影响;目前结果还未发表。

翻译备注: 

译者:杨绿(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杨鸣(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10月1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