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牙的处理:不同受力时期牙种植体的比较

当患者在颌骨内进行牙种植术后,通常需要等待种植体周围的骨骼愈合以后才能进行义齿连接。在此期间配戴可摘式义齿。本综述研究义齿的不同使用时间包括立即使用、早期6周以后使用对比传统至少3个月后使用对种植体的影响。一些研究还比较了人造牙齿的附着,使之没有碰到相反的牙齿。本系统综述的检索日期截止到2012年6月8日。结果显示义齿的立即使用、早期使用与传统使用方式对比,在种植失败、义齿损坏与种植体周围的骨质总量(任何骨质流失都将是一个不良后果)上没有显著差异。未来还需要更多的研究进一步证实。

结论: 

总之,尚没确切的证据显示不同加载时间的治疗方法在假体失效、植体失败或骨质流失存在显著的临床差异。对证据质量进行评估,提示证据质量非常低,这主要是因为由于原始研究的偏差风险高或不确定,而且存在一些报告偏倚,因此临床医生应该谨慎对待这些研究发现。插入力矩的高值(至少35个Ncm)似乎是成功的即时/早期加载过程的先决条件之一。需要更多精心设计的RCT,并且应该根据CONSORT指南报告(www.consort-statement.org/),并按照注册表进行试验注册。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为减少牙种植术的失败风险,通常在术后3-8个月内保持植入的牙种植体处于无负荷状态(习用荷载)。这对于在不影响种植牙成功率的情况下,缩短愈合期很有必要。目前,早期受力式甚至立即受力式种植体已被广泛使用,并且有必要了解立即受力式种植体或早期受力式种植体与传统种植体之间在成功率方面的差异。

目的: 

比较以下干预措施的疗效:(1)骨结合牙种植体立即受力(1周以内)、早期受力(1周−2个月)和传统受力方式(二个月后),(2)骨愈合期间立即承受咬合力对比无咬合力和早期承受咬合力对比无咬合力,(3)直接受力对比立即逐渐受力、早期逐渐受力以及传统逐渐受力。

检索策略: 

检索下列电子数据库:Cochrane口腔健康组的临床试验注册库(2012年6月8日),Cochrane中央控制性试验中心注册库(中心)(Cochrane图书馆2012年,第4期),MEDLINE(1946年6月8日至2012年6月8日),EMBASE(1980年至2012年6月8日)。并联系所有纳入研究的作者以获得未发表的随机对照试验。限制

纳入标准: 

纳入所有关于牙根式骨性种植体的随机对照试验,随访时间为4个月至1年,比较同种种植体在立即受力、早期受力和传统受力模式下的疗效差异,或比较咬合受力和无咬合受力条件下的疗效差异,或比较逐渐受力和非逐渐受力条件下的疗效差异。结局指标为:义齿损坏和种植失败,以及种植体周围牙槽骨的影像学改变。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由至少两位评价员独立进行数据提取及质量评价。并联系原始研究作者以获取随机化与失访的详细情况。两名研究者独立完成试验风险评价及资料提取研究采用固定效应模型,连续性变量使用均数差(Mean differences,MD)、计数资料使用相对危险度(Risk ratios, RR)和95%可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s,CI)进行合并分析。使用结果总结表对主要结局指标进行分析。

主要结果: 

检索共纳入45项随机对照试验,最终纳入其中26项(n=1217)。其中2项试验低偏倚风险,12项试验高偏倚风险,剩余12项试验偏倚风险不确定。9项试验在第一年未出现义齿损坏,其中7项试验没有植入失败,并且26项试验的平均植入失败率只有2.5%。其中15项试验比较了立即受力和传统受力模式的疗效差异,在第一年的义齿损坏(RR=1.90;95%可信区间(95%CI)=0.67 - 5.34;8项试验)和植入失败(RR=1.50;95%CI=0.60-3.77;10项试验)上没有统计学差异,在骨质疏松上立即受力模式有降低(MD=-0.10mm;95%CI=-0.20 - -0.10;P=0.03;9项试验),且有异质性(T²=0.01;Chi²=14.37,df=8(P=0.07);I²=44%).但此差异可能没有临床意义。3项试验比较早期加载与常规负荷,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假体失败、植体失败或骨质丢失是否有临床重要的差异。6项试验比较了即时和早期的负荷,没有发现足够的证据来确定假体失败、植体失败或骨质丢失是否有临床的差异。2项试验中比较了咬合加载与非咬合加载的结果,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假体失败、植体失败或骨质丢失是否有临床差异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评估植入物的进行性加载的试验。

翻译备注: 

更新译者:方赛男,审校:梁宁、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9月7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