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ω-3脂肪酸补充

综述问题是什么?

在怀孕期间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LCPUFA),无论是作为补充剂还是作为食品中的膳食添加剂(如某些鱼类),都能改善婴儿及其母亲的健康状况吗?这是对2006年首次发表的Cochrane综述的更新。

为什么这个问题很重要?

早产(怀孕37周前出生)是导致婴儿生命最初5年残疾或死亡的主要原因。鱼类和鱼油中含有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特别是二十二碳六烯酸DHA和二十碳五烯酸EPA),他们与怀孕时间延长有关。因此,有建议在怀孕期间增加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可减少早产婴儿的数量,并可改善新生儿和母亲的预后。然而,许多孕妇并不经常吃鱼。鼓励孕妇吃富含脂肪的鱼(通常毒素含量较低)或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补充剂可能会改善新生儿和妇女的健康。这是对2006年首次发表的Cochrane综述的更新。

我们发现了什么证据?

我们在2018年8月检索了证据,找到70项随机对照试验(RTCs;这类试验提供了最可靠的研究结果)(涉及19,927名妇女)。大多数试验评估了一组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的妇女,并将她们与另一组服用类似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但不含ω-3脂肪酸(安慰剂)或不服用ω-3脂肪酸的妇女进行比较。这些试验大多在中高收入国家进行。一些研究纳入有高早产风险的妇女。纳入研究的证据质量从高到低不等;这影响了不同结局结果的准确性。

我们发现,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的妇女早产(37周之前)和严重早产(34周之前)的发生率低于不服用ω-3脂肪酸的妇女。低出生体重的婴儿数量也较少。然而,尽管在引产方面没有发现产后妊娠的差异,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可能增加了妊娠持续超过42周的可能性。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组的婴儿死亡或重病以及新生儿重症监护的风险可能低于不服用ω-3脂肪酸组的婴儿。我们没有发现在母亲严重不良事件和产后抑郁症的组间差异。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组和没有ω-3脂肪酸组在儿童发育和生长中几乎没有差异。

11项试验报告获得过企业资助。当我们在主要结局(如早产和严重早产)中略去这些受企业资助的试验时,对结果影响甚微或者没有影响。

这意味着什么?

在怀孕期间增加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的摄入量,无论是通过补充剂还是在食物中,都可以降低早产(37周之前和34周之前)的发生率,并且可能会降低低出生体重婴儿的几率。在怀孕期间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补充剂的女性怀孕时间也可能更长。更多的研究正在进行中,他们的结果将收录在本综述的进一步更新中。未来的研究可以考虑是否以及如何在不同的妇女群体中产生不同的结果,并可以考察在怀孕期间补充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的不同途径。

结论: 

在总体分析中,与不服用ω-3脂肪酸相比,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的妇女早产< 37周早产< 34周的情况有所减少。ω-3脂肪酸组有可能降低围产期死亡新生儿护理入院的风险,降低低出生体重婴儿的风险;同时可能会增加长孕程婴儿的风险。

在我们的GRADE质量评估中,我们将大多数重要的围产期结局评估为高质量的(如早产)或中等质量的证据(如围产期死亡)。在其他结局方面(孕产妇、儿童/成人和卫生服务结果),评分从中等到非常低,超过一半的评分都很低。跨领域降级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设计局限和不精确性。

妊娠期间补充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是降低早产发生率的有效策略,尽管它可能会增加长孕程妊娠的发生率。目前还不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比较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组和安慰剂组(以确定早产的因果关系)。另外还有23项正在进行的试验,在5000多名妇女身上进行,因此不需要更多的随机对照试验来比较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组与安慰剂组或无干预组。然而,还需要对已完成的试验进行进一步随访,以评估母亲和儿童的长期结果,特别是对改善代谢、生长和神经发育途径的了解,并确定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的不同剂型、时间和剂量能否以及如何导致结果的不同;或者根据不同女性的特点进行分析。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在怀孕期间,摄入更多含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LCPUFA)的食物,如鱼类,与较长的妊娠期和改善围产期结局有关。这是对2006年首次发表的综述的更新。

目的: 

意在评估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作为补充剂或膳食添加剂在妊娠期间对孕产妇、围产期和新生儿结局以及母婴长期结局的影响。

检索策略: 

为此,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妊娠和分娩试专业验注册库(Cochrane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s Trials Register)、ClinicalTrials.gov、世卫组织国际临床试验登记平台(ICTRP)(2018年8月16日)以及所获得研究的参考文献清单。

纳入标准: 

随机对照试验(RTCs)比较怀孕期间ω-3脂肪酸(作为补充剂或食品,独立干预,或联合干预)与安慰剂或没有ω-3脂肪酸,以及研究或研究分支直接比较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剂量或类型造成的影响。以摘要形式发表的试验符合纳入条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进行文献筛选、资料提取以及偏倚风险评估,并使用GRADE分级方法评估了设定出生/婴儿、孕产妇、儿童/成人和卫生服务结果的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在这次更新中,我们纳入了70个随机对照试验(涉及19,927名低、混合或高风险妊娠不良结局的妇女),将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干预(补充剂和食品)组与安慰剂组或不含ω-3脂肪酸组进行了比较。总体研究水平的偏倚风险是混合存在的,选择偏倚和实施偏倚的风险大多较低,但在一些试验中存在较高的失访偏倚风险。大多数试验是在中高收入国家进行的;近一半的试验包含较高/高风险的妇女,为了研究那些可能增加不利于孕产妇和分娩结果风险的因素。

早产 少于37周(13.4%对11.9%;风险比(RR) 0.89, 95%置信区间(CI) 0.81~0.97;26个随机对照试验组, 10,304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和早产 小于34周(4.6%对2.7%;RR 0.58,95% CI 0.44~0.77;9个随机对照试验,5204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的妇女与不服用的妇女相比,两者都要低。与不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相比,服用ω-3脂肪酸的妇女,妊娠期延长大于42周的可能性从1.6%增加到2.6%(RR 1.61 95% CI 1.11~2.33;5141名受试者;6个随机对照试验;中等质量证据)。

对于婴儿,围产期死亡的风险可能降低(RR 0.75,95% CI 0.54~1.03;10个随机对照试验,7416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62/3715的婴儿与83/3701的婴儿), 新生儿护理入院人数可能更少(RR 0.92, 95% CI 0.83~1.03;9个随机对照试验,6920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 483/3475的婴儿与519/3445的婴儿)。低出生体重(LBW)婴儿的风险降低(15.6%对14%;RR 0.90,,95% CI 0.82~0.99;15项试验,8449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但大胎龄(LGA)婴儿 数量可能小幅增加(RR 1.15, 95% CI 0.97~1.36;6个随机对照试验,3722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组与无ω-3脂肪酸组相比。小胎龄或宫内生长受限差异不大或无差异(RR 1.01,95% CI 0.90~1.13;8个随机对照试验,6907人;中等质量证据)。

对于母亲的结局,没有足够的证据确定ω-3脂肪酸对 分娩后诱导的影响(平均风险比 0.82,95% CI 0.22~2.98;3项试验,2900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孕产妇严重不良事件(RR 1.04,95% CI 0.40~2.72;2项试验,2690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孕妇重症监护情况(RR 0.56,95% CI 0.12~2.63;2项试验,2458名受试者;以及产后 抑郁(平均风险比 0.99,95% CI 0.56~1.77;2项试验,2431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服用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的妇女平均孕程 更长(平均差(MD) 1.67天,95% CI 0.95~2.39;41项试验,12517名受试者;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可减少子痫前期(RR 0.84,95% CI 0.69~1.01;20项试验,8306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对于 儿童/成人的结局,补充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和不补充ω-3脂肪酸在认知、智商、视力、其他神经发育和生长结果、语言和行为方面几乎没有差异(主要是低质量到极低质量的证据)。ω-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对19岁时体重指数 的影响(平均差MD 0,95% CI -0.83~0.83;1项试验,243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是不确定的。没有研究受试者的后代患糖尿病的数据报告。

翻译备注: 

译者:朱尧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审校:李迅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