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腰痛的多学科治疗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评价了相关的证据,涉及多学科治疗对6-12周腰痛患者的疼痛、功能障碍和工作状况的影响。我们定义多学科治疗:旨在治疗腰痛受试者的身体机能以及心理/社交状态,该治疗团队成员拥有不同的专业背景和技能。例如,一个治疗方案整合了运动疗法(由物理治疗师执行)和工作环境改造(由生物工程学专家设计并装配的工作环境),那么这个治疗方案就会被认定为多学科治疗。

背景

腰痛不仅会引起巨大的疼痛和痛苦,还会在很大程度上增加社会的负担(医保支出和延误工作)。先前的研究显示腰痛超过3个月的受试者不太可能痊愈。因此,腰痛早期干预的重要性日益突出。

此综述的目的是对比多学科治疗与其它疗法治疗6-12周腰痛患者的优劣,其它疗法包括常规治疗(即目前临床常规治疗方案)或其它治疗方案(如只进行运动疗法)。

研究特点

检索日期截止于2016年7月。

有五项研究在欧洲进行,有四项研究在北美地区进行。研究的样本量介于33-351。临床试验的受试者的平均年龄介于32.0-43.7岁。大部分研究的受试者兼有男性和女性。此综述作者对资金来源不存在利益冲突。

主要结果

总的来说,我们发现对于6-12周的腰痛患者,多学科治疗可能比常规疗法更有效。在为期12个月的随访中,接受多学科治疗的患者疼痛和功能障碍减轻,回归工作的可能性增加,以及病假时间缩短。然而,对比多学科治疗与其它疗法(如简短的临床干预方案:在运动疗法中包含教育和建议),我们发现多学科治疗可能没有优势。虽然我们也评估不良事件,但没有任何一项纳入的研究有该项指标。

证据质量

此综述纳入的证据的质量均偏低。主要原因是样本量小和其它的研究局限性。此外,我们整合了不同干预措施和对照方式的研究。例如,部分多学科干预措施强度很高(如治疗时间>30个小时),另外一些干预措施则比较简短(如治疗时间<3小时)。研究间的偏差使得结果的阐释变得更具挑战性。

总之,在提出明确的临床建议之前,我们还需要额外的、大样本量的、高质量的随机对照试验。

结论: 

通常情况下,接受多学科生物心理社会康复的受试者相比于常规治疗可以获得更好的疗效,但相比于其它类型的疗法的优势就不明确了。然而,现有的研究的质量均偏低,因此,在我们描述多学科生物心理社会的临床应用价值前,高质量的临床试验是必需的。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腰痛(low back pain, LBP)会导致巨大的个人和社会的负担,尤其是当患者处于慢性期(疼痛持续3个月以上)时。事实上,处于慢性期的患者往往需要一个更长久的治疗过程,他们会付出更大的社会和经济的代价。因此,腰痛早期干预的重要性日益突出。

基于生物心理社会模式,腰痛可以作为一个最佳的案例用以阐释身体、心理和社交之间的相互影响。它促进了多学科生物心理社会康复项目(由不同背景的专业医护人员分别管理不同的专科领域)的发展。

此综述旨在更新多学科生物心理社会康复对亚急性腰痛的疗效,先前的Cochrane综述发表于2003年。此综述是多学科生物心理社会康复治疗肌肉骨骼疼痛系列综述(由Cochrane背颈团队和Cochrane肌肉骨骼团队发表)的一部分。

目的: 

评估多学科生物心理社会康复治疗成人亚急性腰痛(疼痛持续6-12周)的效果,侧重于评估疼痛、背部功能障碍和工作状况。

检索策略: 

我们通过计算机辅助检索了CENTRAL、MEDLINE、Embase、CINAHL、PsycINFO和两个试验注册库,且不限语种。检索截止日期为2016年7月13日。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成人亚急性腰痛的随机对照试验。我们纳入了多学科生物心理社会康复项目对比其它干预项目的研究。我们定义多学科生物心理社会康复:整合了身体机能治疗(如药物治疗、物理疗法)和心理、社交或职业疗法(单独一项或任意组合)的干预措施。我们还需要来自至少两个不同临床背景的专业医护人员执行相应的训练项目。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Cochrane推荐的标准的方法学步骤进行数据收集和分析。数据的提取和偏倚风险的评估由两名成员独立进行。我们使用Cochrane工具来评估偏倚风险,使用GRADE来评估证据的整体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共纳入九项随机对照试验(981名受试者)。有五项研究在欧洲进行,有四项研究在北美地区进行。研究的样本量介于33-351。临床试验的受试者的平均年龄介于32.0-43.7岁。

所有纳入的研究均存在较高的实施偏倚和测量偏倚风险(因为没有实施盲法),其中四项研究还存在至少一项额外的偏倚。

随访12个月后,相比于常规治疗,多学科生物心理社会康复缓解了亚急性腰痛患者的疼痛(四项研究336名受试者,SMD=-0.46,95%CI:-0.70至-0.21,中等质量[基于偏倚风险])和功能障碍(三项研究240名受试者,SMD=-0.44,95%CI:-0.87至-0.01,低质量[基于偏倚风险和研究间结果的不一致]),同时增加了回归工作的可能性(三项研究170名受试者,OR=3.19,95%CI:1.46至6.98,极低质量[基于严重的偏倚风险和不精确性]),缩短了病假的时间(两项研究210名受试者,SMD=-0.38,95%CI:-0.66至-0.10,低质量[基于严重的偏倚风险和不精确性])。在临床意义方面,疼痛和功能障碍的疗效不高,但与工作相关的指标处于中等范畴。

然而,对比多学科生物心理社会康复与其它疗法(即简短的干预措施[运动量较少的项目和逐级提升的运动项目]、功能恢复、简短的临床干预[在运动疗法中包含教育和建议,以及心理咨询]),我们发现两组之间疼痛(两项研究336名受试者,SMD=-0.14,95%CI:-0.36至0.07,低质量[基于不精确性和偏倚风险])、功能障碍(两项研究345名受试者,SMD=-0.03,95%CI:-0.24至0.18,低质量[基于不精确性和偏倚风险])和非上班时间(两项研究158名受试者,SMD=-0.25,95%CI:-0.98至0.47,极低质量[基于严重的不精确性,研究间结果不一致和偏倚风险])没有差异。纳入的研究均未报告回归工作的情况。

虽然我们希望得到不良事件的数据,但没有任何一项纳入的研究存在该项指标。

翻译备注: 

译者:杜深星,温州医科大学附属东阳医院;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7月4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