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对慢性炎性脱髓鞘性多发性神经根神经病是安全且有效的吗?

关键信息

•与假治疗相比,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Intravenous immunoglobulin, IVIg)至少可以使残疾情况改善2至6周。
•在此期间,IVIg可能与血浆交换和类固醇同样有效。
•一项研究表明,IVIg的效果持续了六个月,但需要更多的研究来了解这种疗效是否会持续更长时间,以及长期的副作用是什么。

什么是慢性炎性脱髓鞘性多发性神经根神经病?

慢性炎性脱髓鞘性多发性神经根神经病(Chronic inflammatory demyelinating polyradiculoneuropathy, CIDP)是一种神经发炎导致瘫痪的疾病。成因可能是身体攻击自己的神经系统。

慢性炎性脱髓鞘性多发性神经根神经病如何治疗?

CIDP通常需要长期治疗以防止残疾情况加重。关于最好的治疗方法有很多争论。一种选择是一种叫做免疫球蛋白的药物,它是一种将捐献者血液中抗体纯化后形成的产物,通过静脉滴注给药。已知类固醇药物和血浆置换(一种去除和替换血液中血浆成分的处置过程)是有效的。

我们想要研究什么?

我们想知道免疫球蛋白在改善CIDP患者的残疾方面是否优于安慰剂(假治疗)、血浆置换或类固醇。我们还想知道免疫球蛋白是否对这一人群有不良影响。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在CIDP患者中比较了免疫球蛋白与安慰剂、血浆置换或类固醇的研究。我们比较和总结了研究结果,并根据研究方法和规模等因素对证据质量进行了评级。

我们发现了什么?

涉及372名CIDP患者的9项研究符合本综述的条件。五项研究比较了免疫球蛋白和安慰剂,一项研究比较了免疫球蛋白和血浆交换,两项研究比较了免疫球蛋白和类固醇强的松龙,一项研究比较了免疫球蛋白和类固醇甲基强的松龙。

主要结果

来自五项研究的证据表明,在治疗两到六周后,与安慰剂相比,免疫球蛋白治疗使残疾评分显著改善的患者人数增加。每四名接受治疗的患者中,就有一人有了显著改善。根据一项研究的证据,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在24周的治疗后,与接受安慰剂治疗的患者相比,接受免疫球蛋白治疗的患者的残疾评分可能更高。免疫球蛋白产生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可能与安慰剂相似。

另外两项研究的结果表明,免疫球蛋白在改善残疾方面的效果可能并不比类固醇(强的松龙或甲基强的松龙)更好。免疫球蛋白和强的松龙发生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差异可能很小或没有差异,免疫球蛋白和甲基强的松龙发生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可能很小或存在差异。在所有的治疗中,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患者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

证据的局限性是什么?

我们相信,与安慰剂相比,在治疗2至6周后免疫球蛋白改善残疾评分的可能性增加。然而,大多数其他结果的可信度为中等,因为统计分析表明免疫球蛋白的作用可能有益,也可能有害。

每项研究都以自己的方式定义改善,并且不同研究使用了不同的测量量表,因此很难将它们与CIDP患者临床状况的变化联系起来。与其他治疗方法相比,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评估免疫球蛋白的长期益处和危害。

证据的时效性如何?

这是对2002年首次发表、2013年最后一次更新的综述的更新。最近的一次研究检索是在2023年3月。

作者结论: 

来自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的证据表明,与安慰剂相比,IVIg至少可以在2至6周内改善残疾情况,NNTB为4。在此期间,IVIg可能具有与口服强的松龙和IVMP相似的疗效。进一步的安慰剂对照试验不太可能改变这些结论。在一项大型试验中,与安慰剂相比,IVIg在改善残疾评分方面的益处持续了24周。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评估IVIg相对于其他治疗的长期益处和危害。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慢性炎性脱髓鞘性多发性神经根神经病(Chronic inflammatory demyelinating polyradiculoneuropathy, CIDP)引起进行性或复发性四肢无力和麻木,至少持续两个月。非对照研究表明,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intravenous immunoglobulin, IVIg)可以帮助减轻症状。这是对2002年首次发表、2013年最后一次更新的综述的更新。

研究目的: 

评估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治疗慢性炎性脱髓鞘性多发性神经根神经病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23年3月8日检索了Cochrane神经肌肉专业注册库(Cochrane Neuromuscular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和两个试验注册库。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选择了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和半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在确定或可能患有CIDP的患者中测试任何剂量的IVIg与安慰剂、血浆置换或皮质类固醇的比较。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标准的Cochrane方法。我们的主要结局是治疗开始后6周内残疾的显著改善,由研究作者确定和定义。次要结局是6周内平均残疾评分的变化、6周内肌肉力量的变化(医学研究委员会(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MRC)总评分)、24周或更晚时平均残疾评分的变化、严重不良事件的发生频率和任何不良事件的发生频率。我们使用GRADE方法来评估主要结局的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9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共372名受试者(235名男性),受试者来自欧洲、北美、南美和以色列。试验结果之间的统计异质性较低,所有为分析提供数据的试验的总体偏倚风险较低。5项试验(235名受试者)比较IVIg与安慰剂,1项试验(20名受试者)比较IVIg与血浆置换,2项试验(72名受试者)比较IVIg与强的松龙,1项试验(45名受试者)比较IVIg与静脉注射甲基强的松龙(intravenous methylprednisolone, IVMP)。我们在此次更新中纳入了一项新的试验,尽管该实验没有为任何meta分析提供数据。

与安慰剂相比,IVIg增加了治疗开始后6周内残疾显著改善的可能性(风险比(RR)=2.40, 95%置信区间(CI) 1.72至3.36;获得额外获益结局所需治疗人数(number needed to treat for an additional beneficial outcome, NNTB)=4, 95% CI 3至5;5项试验,269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由于每项试验使用不同的残疾量表和显著改善的定义,我们无法评估综合效应的临床相关性。与安慰剂相比,IVIg改善了治疗开始后2至6周在Rankin量表上测量的残疾(0至6,越低越好)(平均差异(mean difference, MD) -0.26分,95% CI -0.48至-0.05;3项试验,90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与安慰剂相比,IVIg可能在24周后改善炎症性神经病变病因和治疗(Inflammatory Neuropathy Cause and Treatment, INCAT)量表(1至10,越低越好)测量的残疾情况(MD=0.80分,95% CI 0.23至1.37;1项试验,117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在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的频率上,IVIg和安慰剂之间可能几乎没有差异或无差异(RR=0.82, 95% CI 0.36至1.87;3项试验,315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

比较IVIg和血浆置换的试验没有报告我们的主要结局。

与强的松龙相比,IVIg可能对治疗开始四周后残疾显著改善的可能性影响很小或没有影响(RR=0.91, 95% CI 0.50至1.68;1项试验,29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对Rankin量表测量的平均残疾变化的影响很小或没有影响(MD=0.21分, 95% CI -0.19至0.61;1项试验,24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IVIg和强的松龙在严重不良事件的发生频率上可能几乎没有差异或无差异(RR=0.45, 95% CI 0.04至4.69;1项交叉试验,32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

与IVMP相比,IVIg可能增加了开始治疗两周后残疾显著改善的可能性(RR=1.46, 95% CI 0.40至5.38;1项试验,45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与IVMP相比,IVIg可能对治疗开始两周后Rankin量表测量的残疾变化(MD=0.24分,95% CI -0.15至0.63;1项试验,45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或治疗开始后24周,总体神经病变限制量表(Overall Neuropathy Limitation Scale, ONLS, 1至12,越低越好)测量的平均残疾变化(MD=0.03点,95% CI -0.91至0.97;1项试验,45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影响很小或没有影响。与IVMP相比,IVIg组发生严重不良事件的频率可能更高(RR=4.40, 95% CI 0.22至86.78;1项试验,45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

翻译笔记: 

译者:李章华(北京中医药大学人文学院2020级英语中医药国际传播方向),审校:尹珩(北京中医药大学20级英语(医学)),2024年5月14日。简体中文翻译由Cochrane中国协作网成员单位,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翻译传播工作组负责,联系方式:tina000341@163.com

Tools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