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齡前泛自閉症障礙兒童的診斷工具的準確度如何?

文獻回顧問題

學齡前泛自閉症障礙兒童(ASD)的診斷工具的準確度如何?

為什麼準確診斷ASD很重要?

兒童没有診斷出ASD(假陰性結果)意味著患有ASD的兒童可能會錯過早期療育,而家庭可能會錯過及時的支持和教育。錯誤診斷出ASD(假陽性結果)可能會導致家庭壓力,導致不必要的檢查和治療,並給已經有限的服務資源帶來更大的壓力。

本篇文獻回顧目的為何?

找出對診斷學齡前ASD兒童常用的工具中哪種最準確。Cochrane研究人員回顧了13篇發表的文章來回答這個問題。

本文獻探討内容為何?

評估了6個測試:4個是透過對父母或照顧者的訪談來收集孩童行為資訊 (Autism Diagnostic Interview-Revised,ADI-R)),Gilliam Autism Rating Scale(GARS),Diagnostic Interview for Social and Communication Disorder(DISCO),和Developmental, Dimensional, and Diagnostic Interview,(3di));1個是要求訓練過的專業人員觀察兒童在特定任務上的行為(Autism Diagnostic Observation Schedule,ADOS));1個是混合對兒童的觀察與父母或照顧者的訪談(Childhood Autism Rating Scale ,CARS))。

本篇文獻的主要結果為何?

本回顧共納入21項相關分析研究,涉及2900名兒童。結果僅適用於3種工具:ADOS(Modules 1 和 2),CARS和ADI-R。如果將檢測工具應用於1000名兒童,其中740名患有ASD,有696名、592名和385名兒童分别被ADOS、CARS和ADI-R準確識別出,而 52名、31名和42名没有ASD的兒童分別被錯誤地歸類有ASD。在260名没有自閉症兒童中,208名、229名和218名有分别被ADOS、CARS和ADI-R正確歸類,而44名、148名和355名患有自閉症的兒童分別被錯誤歸類為沒有自閉症。

參見圖1 。

1項研究將ADI-R與ADOS一起使用,發現結合兩者使用並不比單獨使用ADOS更準確。

本綜述中結果分析的可信度如何?

本文納入了各種診斷兒童的最佳評估方法。這種方法通常用於研究,但並不總是建議複製於臨床診斷的多學科評估。

一些研究的進行方式和一些研究中存在利益衝突,這些因素都可能導致ADOS、CARS和ADI-R看起来比實際更準確。此外,如果這些工具在ASD患病率較低的人群中使用,没有ASD的兒童有較高機會被診斷為ASD。

上面顯示的數字表示分析中的平均值。然而,個體的評估各不相同,我們不能確定ADOS總是會產生這些結果。迄今進行的研究所納入的兒童人數、和包括比較不同工具的準確性的研究,不足以保證對這些結果的信賴度。

本篇回顧結果之適用對象?

納入的研究在澳大利亞、加拿大、印度、荷蘭、英國和美國進行。研究對象包括6歲以下的兒童或平均年齡小於6歲的兒童,他們患有語言障礙、發育遲緩、智力障礙或有精神健康問題,而需要就診或參與研究計畫。。

本篇文獻回顧的結果有何意義?

目前的研究結果顯示: ADOS最能不錯失診斷ASD兒童;而對無ASD兒童的誤診率則和CARS和ADI-R相似。在ASD高流行人群中,ADOS具有可接受的準確性;然而,如果在ASD患病率較低的人群中使用該工具,ADOS可能會過度診斷。這發現支持現有的ASD診斷工具作為多學科評估的一部分,而不是作為獨立診斷工具。

此篇文獻回顧時效為何?

本篇文獻回顧更新至2016年07月

翻譯紀錄: 

翻譯者:施貝嬖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
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