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和青少年焦虑症的认知行为疗法

为什么本综述很重要?

许多儿童和年轻人会经历焦虑问题。患有焦虑症的儿童和年轻人比同龄人更有可能在友谊、家庭生活和学校方面遇到困难,并在以后的生活中再次发生心理健康问题。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CBT)等疗法可以帮助患有焦虑症的儿童和年轻人使用新的思维和面对恐惧的方式,进而克服相应困难。

哪些人将对本系统评价感兴趣?

父母、儿童和年轻人;为儿童和年轻人提供教育和心理健康服务的人员;和全科医生。

本综述旨在解答哪些问题?

本综述更新并替代了之前的2005年和2015年的Cochrane综述,本研究表明CBT对患有焦虑症的儿童和青年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

本综述旨在回答以下问题。

•CBT是否比等候治疗或不接受治疗更有效?

•CBT是否比其他治疗和药物有效?

•从长远来看,CBT是否有助于减轻儿童和青年的焦虑症状?

•某些类型的CBT是否比其他类型更有效? (例如,个体与小组治疗相比)

•CBT对特定人群有效吗? (例如,自闭症儿童)

本综述纳入了哪些研究?

我们检索了数据库,以查找截至2019年10月发表的有关CBT儿童和年轻人焦虑症的所有研究。为了被纳入本综述,研究必须是随机对照试验(一种研究类型,使用随机方法将参与者分配到两个或多个治疗组中的一个),并且必须包含19岁以下的确定焦虑症诊断的年轻人。我们纳入了87项研究,共有5964名受试者。

本综述的证据可以告诉我们什么?

我们把证据的质量评为中等或较低。有证据表明,尽管研究结果在各个研究中均存在差异,但CBT在减少儿童和年轻人的焦虑方面比等待治疗或不进行治疗组更为有效。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CBT比其他疗法更有效。少数研究观察了给予CBT六个月后的结局,结果表明焦虑症状持续减轻。我们没有明确证据表明提供CBT的一种方法比另一种更有效(例如,在一个小组中,与父母一起进行更长的治疗);也没有明确证据表明对于任何特定的儿童群体(如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儿童)CBT都或多或少有效。

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未来的研究应将CBT与替代疗法和药物进行比较;确定哪些人受益于CBT;哪些人不受益于CBT及他们需要什么;建立使CBT更容易获得的方法;并更多地考虑被忽视的人群,包括来自中低收入国家的儿童和年轻人。

作者结论: 

在短期内,CBT可能比等待治疗/不治疗更有效,并且可能比注意力控制更有效。我们没有发现或有很少证据表明CBT优于常规治疗或替代治疗,但是由于对可用证据的数量和质量的担忧,我们对这些发现的信心有限,关于如何最好地改善结果我们仍然知之甚少。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先前的Cochrane系统综述表明,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CBT)可有效治疗儿童焦虑症。然而,以下问题仍然存在:与等待治疗/未治疗、常规治疗、注意力控制和替代治疗相比较;一系列结果的受益;长期影响;不同干预形式的结果;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ASD)儿童和智力障碍儿童等方面的CBT相对疗效和可接受性的最新证据。

研究目的: 

与等待治疗/不治疗、常规治疗(treatment as usual, TAU)、注意力控制、替代治疗和药物治疗相比,以检查CBT对儿童焦虑症的疗效。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普通精神障碍对照试验注册库(截至2016年的所有年份),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和PsycINFO(截止至2019年10月),国际试验注册库,并检索了灰色文献。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涉及与孩子、父母或两者直接接触的CBT随机对照试验,并纳入了非CBT比较者(等待治疗/不治疗、常规治疗、注意力控制、替代治疗、药物治疗)。参与者小于19岁,并且符合焦虑症的诊断标准。主要结果是治疗后原发性焦虑症的缓解、CBT的可接受性(治疗后评估脱落参与者人数),次要结果包括所有焦虑症的缓解、焦虑症状的减轻、抑郁症状的减轻、整体功能的改善、不良反应和长期影响。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学流程。使用GRADE评估了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87项研究,共涉及5964名受试者参与了定量分析。

与等待治疗/不治疗相比,CBT可能会增加原发性焦虑症的治疗后缓解率(CBT:49.4%,等待治疗/不治疗:17.8%;OR=5.45,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3.90, 7.60]; n = 2697,有39项研究,中等质量); NNTB =3(95%CI [2.25, 3.57])和所有焦虑症诊断(OR=4.43,95%CI [2.89, 6.78]; n = 2075,28项研究,中等质量)。

低质量的证据并未显示CBT和常规治疗在治疗后原发性焦虑症缓解方面有差异(OR=3.19,95%CI [0.90, 11.29]; n = 487,8项研究),但确实表明CBT相较于常规治疗,可能增加所有焦虑症的缓解(OR=2.74,95%CI [1.16, 6.46];n = 203,共5项研究)。

与注意力控制相比,CBT可能增加原发性焦虑症的治疗后缓解(OR=2.28,95%CI [1.33, 3.89]; n = 822,10项研究,低质量)和所有焦虑症的治疗后缓解(OR=2.75,95%CI [1.22, 6.17];n = 378,5项研究,低质量)。

目前尚无足够的数据将CBT与替代疗法在原发性焦虑症的治疗后缓解上进行比较,并且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在所有焦虑症的治疗后缓解之间,两组之间几乎没有差异(OR=0.89, 95%CI [0.35, 2.23]; n = 401,4项研究)

低质量证据没有显示出CBT和等待治疗/未治疗之间的可接受性差异(OR=1.09,95%CI [0.85, 1.41]; n = 3158,45项研究),常规治疗(OR=1.37,95%CI [0.73, 2.56]) ; n = 441,8项研究),注意力控制(OR=1.00,95%CI [0.68, 1.49]; n = 797,12项研究)和替代治疗(OR=1.58,95%CI [0.61, 4.13]; n = 515,7项研究) 。

所有研究均未报告不良反应。然而,在少数提及不良反应的研究中,尚不清楚是否对其进行了系统的监测。

文本中提供了焦虑症状结果、更广泛的结果、长期结果和亚组分析的结果。

我们没有证据发现根据干预方式(例如,个体与小组、治疗师的接触时间)或有或没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样本的结果存在一致的差异,也没有研究包括智力障碍样本的儿童。

翻译备注: 

译者:赵齐园(湖州师范学院),审校:张晓雯(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5月7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