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取出滞留胎盘的麻醉或镇痛治疗

我们从随机对照试验中寻找证据,以了解在刚刚顺产的女性手动摘除滞留胎盘的过程中,不同类型的麻醉(产生部分或全部感觉丧失的药物)和镇痛(减轻疼痛的药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本综述的研究问题是什么?

胎盘在怀孕期间附着在子宫内膜上。在婴儿出生后,胎盘分离,子宫收缩将其推出。当胎盘在阴道分娩后60分钟内仍未被娩出,则称为胎盘滞留。

麻醉可以采用脊柱或硬膜外途径进行全身或局部麻醉。例如可以静脉注射芬太尼、咪达唑仑、地西泮或氯胺酮等止痛和放松药物。我们想找出哪种类型的麻醉和镇痛剂对于经历手动去除保留胎盘的妇女最有效和安全。

本研究的重要性是什么?

延迟清除胎盘可能会导致过多的失血,可能危及生命,并需要输血。因此,滞留的胎盘需要快速取出。用手将胎盘从子宫中取出时,称为手动取出。这造成相当大的不适和疼痛。

我们找到了什么证据?

我们的检索日期截至2019年9月。我们发现了一项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一家医院实施的小型随机对照研究。这项研究涉及30名之前接受手工去除滞留胎盘的妇女。它比较了局部麻醉药利多卡因注射在子宫颈(宫颈旁阻滞)周围的情况以及静脉注射哌替啶和地西泮的镇痛效果。

该研究未报告疼痛强度或不良事件。

该研究确实报告说,没有一名妇女的产后失血量超过500毫升。

我们不确定提供者对手术的满意程度(定义为他们在手术过程中感觉疼痛得到了很好的缓解),以及妇女对手术的满意程度(定义为她们在手术过程中感觉疼痛得到了很好的缓解)。

这意味着什么?

我们发现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手动去除胎盘滞留期间麻醉或镇痛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需要设计良好的随机对照试验来进一步报告本综述中概述的重要结局。

作者结论: 

在一项小型研究中,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评估手动摘除胎盘滞留过程中麻醉或镇痛方法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现有可用的证据质量极低。我们基于研究设计的局限性(偏倚风险)和不精确(单项研究,小样本量,很少或没有事件,宽置信区间)的问题进行降级。

有必要进行精心设计的、多中心的、随机的、对照的试验,以评估在手动摘除胎盘滞留过程中不同类型的麻醉和镇痛方法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这些研究应能报告本综述中概述的重要结局。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由于胎盘滞留是潜在的威胁生命的产科并发症,因此有效和及时的治疗很重要。在发展中国家,胎盘滞留的死亡率估计在3%至9%之间。导致高死亡率的一个可能因素是手工摘除胎盘的时间延迟。在这个过程中,有效的麻醉或镇痛将提供足够的子宫松弛和疼痛控制,使它能有效地进行。

研究目的: 

为了评估全麻和局部麻醉或镇痛治疗方法在手动取出胎盘滞留过程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妊娠和分娩试验注册库(Cochrane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s Trials Register)、美国临床试验数据库(ClinicalTrials.gov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 ICTRP)至2019年9月30日,并且检索了相关文章的参考文献。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检索了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半随机对照试验和整群随机试验,这些试验比较了在手动取出滞留胎盘使用的术前或术中麻醉剂或镇痛剂的不同方法。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纳入试验并评估偏倚风险、进行数据提取并检查其准确性。本综述按照标准的Cochrane方法学。

主要结果: 

我们只纳入了一项随机对照试验(30名妇女),该试验评估了宫颈旁阻滞与静脉注射哌嗪和地西泮对手动去除胎盘滞留的妇女的影响。该研究是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家医院实施的。该研究存在高风险的实施偏倚和测量偏倚,低风险的磨损偏倚,以及不明确风险的选择偏倚、报告偏倚和其他偏倚。

纳入的研究没有衡量本综述的疼痛强度和不良事件的主要结局。

该研究报告称,两组妇女中均未出现产后失血估计超过500毫升的情况。

我们不确定提供者对手术的满意度,定义为他们对手术过程中疼痛的缓解感(RR=1.50, 95%CI[0.71, 3.16] 一项研究,30名妇女;极低质量的证据)。

我们也不确定研究对象对生产的满意度,定义为她们在生产过程中获得良好的疼痛缓解的感觉(RR=0.82, 95%CI[0.49, 1.37] 一项研究,30名妇女;极低质量的证据)。

纳入的研究没有报告任何我们感兴趣的其他结果。

翻译备注: 

译者:赵志慧(武汉大学志愿者);审校:张晓雯(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5月24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