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在工作场所以外久坐行为的干预措施

研究背景

成年人工作场所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久坐,例如看电视或使用计算机,或者开车上下班的路上。久坐不动的行为与多种疾病和过早死亡的风险增加有关。我们还不知道减少工作场所以外久坐行为的干预措施是否有效。这项综述将告诉我们是否有证据表明这些干预措施会减少久坐的行为。

主要结果

我们检索了截至2020年4月14日的研究。我们发现13项相关研究,涉及1770名受试者。所有研究都是在高收入国家、大学、家庭/社区,在线和初级保健中进行的。这些研究中受试者的平均年龄在20至41岁之间。大多数受试者是女性。所有干预措施都是针对个人的:没有一项是环境或政策的。干预措施的组成包括个人监控设备,信息或教育,咨询以及减少久坐行为的提示。

我们检查了以下主要结果:设备测量的久坐时间,自我报告的久坐时间,自我报告的看电视时间,以及久坐中的休息时间。证据质量为中等到极低,主要是由于担心存在偏倚风险,不一致的发现和不准确的结果。“中等”表示进一步的研究可能会对我们预估效果的信心产生重要影响,并且可能会更改预估。“极低”表示对效果的任何估计都非常不确定。总的来说,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有关干预措施是否能有效减少久坐行为的结论。总体而言,研究没有提供证据表明这些措施对设备测量的久坐总时间有影响,也没有对自我报告久坐时间,看电视时间或久坐中的休息时间产生影响。

我们检查了以下次要结果:身体组分、胰岛素抵抗标志物、仪器测量的中度至剧烈体力活动(moderate-to-vigorous physical activity, MVPA)、自我报告的轻度体力活动(self-report light physical activity, PA)和步数。体重指数和血糖的证据是中等质量的,因此在工作场所以外的干预措施对这些结果几乎没有或没有影响。在短期内,干预措施对MPVA的影响,步伐和腰围的变化几乎没有或没有(低质量证据)。我们不确定干预措施能否改善中度体力活动和轻度体力活动(极低质量证据)。纳入的研究未报告任何不良事件或症状的数据。

结论

减少在工作场所以外久坐行为的干预措施可能导致久坐时间没有或几乎没有差异。我们不确定工作场所以外的干预措施是否会减少坐着的时间。干预措施可能不会或几乎不会改变自我报告的看电视时间。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评估干预措施的有效性,并且研究应包括来自不同年龄,社会经济水平和种族群体的受试者。

作者结论: 

在工作场所以外进行的减少久坐行为的干预措施,短期内对设备测量久坐时间的影响可能几乎没有或没有差异,而且我们不确定在中期它们是否会减少设备测量的久坐时间。我们不确定短期内工作场所以外的干预措施是否会减少自我报告的坐着的时间。从中期或长期来看,工作场所以外的干预措施对自我报告的看电视时间可能几乎没有或没有影响。证据质量为中等到极低,主要是由于担心存在偏倚风险,不一致的发现和不准确的结果。未来的研究应持续较长的时间;应招募来自不同年龄、社会经济或种族群体的受试者;并应收集生活质量、成本效益和不良事件数据。我们强烈建议采用标准的数据准备和分析方法,以便比较减少久坐行为干预措施的效果。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成年人工作场所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久坐。久坐不动的行为会增加2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以及全因和心血管疾病死亡率的风险。

研究目的: 

主要:

•评估非职业干预措施对减少60岁以下成年人的久坐行为时间上的影响

次要:

•描述这些干预措施的其他健康影响和不良事件或意外后果

•确定干预的特定组成部分是否与久坐行为的改变有关

•根据健康不平等因素(例如年龄、性别、收入、就业),确定干预措施是否有任何不同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20年4月14日搜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Cochrane系统综述数据库,CINAHL,PsycINFO,SportDiscus和ClinicalTrials.gov。我们还检索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进行了正向引文检索,并联系了该领域作者以纳入其他研究。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针对18至59岁社区居民的工作场所以外的干预措施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和整群随机对照试验。仅当干预措施具有改变久坐行为的特定目的或组成部分时,我们才纳入研究。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了标题/摘要和全文,以确定是否纳入。两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数据,并评估偏倚风险。必要时,我们联系了试验作者,以获取更多信息或数据。我们检查了以下主要结果:设备测量的久坐时间,自我报告的久坐时间,自我报告的看电视时间,以及久坐中的休息时间。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3项试验,涉及1770名受试者,所有试验均在高收入国家/地区进行。10项是随机对照试验,3项是整群随机对照试验。研究受试者的平均年龄在20到41岁之间。大多数受试者是女性。所有干预措施都是在个人层面上实施的。干预措施的组成包括个人监控设备,信息或教育,咨询以及减少久坐行为的提示。我们认为没有一项研究在所有领域的偏见风险都很低。七项研究由于使用自我报告结果的措施而存在结果评估盲目化的高风险。

主要结局

在短期内,在工作场所以外进行的干预措施对设备测量的久坐时间可能几乎没有或没有差异(平均差(mean difference, MD)-8.36分钟/天,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27.12, 10.40]; 4项研究;I²= 0%;中等质量证据)。我们不确定在中期干预措施是否可以减少设备测量的久坐时间(MD=-51.37分钟/天,95%CI [-126.34, 23.59]; 3项研究;I²= 84%;极低质量证据)

我们不确定短期内工作场所以外的干预措施是否会减少自我报告的坐着的时间(MD=-64.12分钟/天,95%CI [-260.91, 132.67];I²= 86%;极低质量证据)。

在中期,工作场所以外的干预措施可能不会或几乎不会改变自我报告的看电视看时间(MD=-12.45分钟/天,95%CI [-50.40, 25.49]; 2项研究;I²= 86%;低质量证据)或长期而言(MD =0.30分钟/天,95%CI [-0.63, 1.23]; 2项研究;I²= 0%;低质量证据)。

鉴于所用定义的差异,不可能将报告久坐中休息时间的五项研究集中起来。

次要结果

在中期,工作场所以外的干预措施对体重指数的影响可能几乎没有或没有差异(MD=-0.25 kg/m²,95%CI [-0.48, -0.01]; 3项研究;I²= 0%;中等质量证据)。在中期,干预措施对腰围的影响可能几乎没有或没有差异(MD =-2.04 cm,95%CI [-9.06, 4.98]; 2项研究;I²= 65%;低质量证据)。

短期内(MD=-0.18 mmol / L,95%CI [-0.30, -0.06]; 2项研究;I²= 0%;中等质量证据)和中期(MD=-0.08 mmol / L,95%CI [-0.21, 0.05]; 2项研究,I²= 0%;中等质量证据),干预措施对葡萄糖的影响可能几乎没有或没有差异。

在短期内,在工作场所以外进行的干预措施对设备测量的中度至剧烈体力活动的影响可能几乎没有或没有差异(MD=1.99分钟/天,95%CI [-4.27, 8.25]; 4项研究;I²= 23%;低质量证据)。我们不确定中期是否可以通过干预措施改善设备测量的中度至剧烈体力活动(MD =6.59分钟/天,95%CI [-7.35, 20.53]; 3项研究;I²= 70%;极低质量证据)。

我们不确定短期内工作场所以外的干预措施是否能改善自我报告的低强度体力活动(MD=156.32分钟/天,95%CI [34.34, 278.31]; 2项研究;I²= 79%;极低质量证据)。

在短期内,干预措施对步数的影响可能几乎没有或没有差异(MD =226.90步/日,95%CI [-519.78, 973.59]; 3项研究;I²= 0%;低质量证据)

纳入的研究未报告任何不良事件或症状的数据。

翻译备注: 

译者:吴诗卿(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张晓雯(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5月2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