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慢性肾病患者进行电子健康干预

本综述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慢性肾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 CKD)是一种肾脏在一段时间内功能下降的疾病。为了保持健康,CKD患者需要遵循复杂的饮食、生活方式和药物建议,经常需要使用一些专业的医疗服务。一些慢性肾病晚期患者可能需要透析或肾移植治疗。使患者能够自己管理这种情况,可以提高质量和寿命,并降低医疗成本。电子健康(eHealth)干预可以提高患者照顾自己的能力,改善医疗服务提供的护理。电子健康干预是指“通过互联网和相关技术提供或增强的卫生服务和信息”。然而,很少有研究评价电子健康干预对CKD的影响。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将研究重点放在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上,要求其纳入CKD患者(包括透析前、透析或肾移植),并将eHealth干预措施与常规护理进行比较。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发现了43项研究,涉及6617名CKD患者,研究了电子健康干预是否能改善患者护理和健康结局。电子健康干预使用了不同的技术模式,如远程健康、电子显示器、移动或平板电脑应用程序、短信或电子邮件、网站、DVD或视频。干预措施按其意图进行分类:教育、提醒系统、自我监测、行为咨询、临床决策辅助和混合干预措施。我们将结局分为九个领域:饮食摄入、生活质量、血压控制、药物依从性、血液检测结果、成本分析、行为、身体活动以及死亡等临床终点结局。我们发现,与常规护理相比,目前还不能确定使用电子健康干预措施是否改善了临床和以患者为中心的结局。所纳入的研究质量很低,这意味着我们无法确定未来的研究是否会发现类似的结果。

研究结论

我们不确定使用电子健康干预措施是否会改善CKD患者的结局。我们需要大量高质量的研究来帮助理解电子健康对CKD患者健康的影响。

结论: 

电子健康干预可以改善膳食钠摄入量的管理和液体管理。然而,总的来说,这些资料表明,目前在CKD人群中使用电子健康干预措施的证据质量较低,由于方法的限制和电子健康模式和干预类型的异质性,其效果不确定。我们的综述强调了对可靠、高质量的研究的需要,即报告一个核心(最低)资料集,以便对文献进行有意义的评价。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慢性肾脏疾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 CKD)与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有关,随着CKD进展到终末期肾病(end-stage kidney disease, ESKD),其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呈上升趋势。越来越多的人对开发创新、有效和成本效益高的方法来接触患者群体,改善健康行为和结果越来越感兴趣。在世界范围内,技术的使用有了巨大的增长,使用电子健康干预手段来改善患者获取相关健康信息、提高医疗质量和鼓励采用健康行为的兴趣越来越大。

目的: 

本综述旨在评价使用电子健康干预措施改变CKD患者健康行为的益处和危害。

检索策略: 

通过使用与本综述相关的检索词并与信息专家联系,我们检索了截至2019年1月14日的Cochrane肾脏和移植研究注册库(Cochrane Kidney and Transplant Register)。研究还检索了CENTRAL、MEDLINE和EMBASE,会议论文集,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库(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er, ICTRP)和ClinicalTrials.gov网站。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使用电子健康干预手段促进CKD患者行为改变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和半随机对照试验(quasi-RCTs)。检索对结局、语言或出版类型没有限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评价了试验的资格,提取了资料并评价了偏倚风险。我们使用了GRADE来评价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43项评价了电子健康干预对CKD患者影响的研究,共涉及6617名受试者。纳入的研究在使用的电子健康模式、干预类型、研究的CKD人群和评价结果方面存在异质性。大多数研究(39项研究)是在成人人群中进行的,其中16项研究(37%)在透析患者中进行,11项研究(26%)在透析前人群中进行,15项研究(35%)在移植患者中进行,1项研究(2%)在移植候选者中进行。我们确定了6种不同的电子健康模式,包括:远程医疗;移动或平板电脑应用;文本或电子邮件信息;电子监控;互联网/网站;还有视频或DVD。三项研究结合使用了电子健康干预措施。干预措施分为六类:教育干预;提醒系统;自我监控;行为辅导;临床帮助;以及混合干预类型。我们确定了98个结局,并将其分为9个领域:血压(9项研究);生化参数(6项研究);临床终点(16项研究);膳食摄入量(3项研究);生活质量(9项研究);药物依从性(10项研究);行为研究(7项研究);体育活动(1项研究);和成本效益(7项研究)。

由于研究人群和使用的电子健康模式存在很大的异质性,因此只能对三种结局进行meta分析。研究发现,透析间体重增加0.13公斤(4项研究,335名受试者:MD=-0.13,95%CI=[-0.28, 0.01];I2=0%),饮食钠摄入量减少197毫克/天(2项研究,181名受试者:MD=-197,95%CI=[-540.7, 146.8];I2=0%)。由于偏倚和间接风险高或不清楚(透析间体重增加),以及偏倚和不精确风险高或不清楚(膳食钠摄入量),膳食钠和液体管理结果均被评为证据不足。三项研究报告了死亡(2799名受试者,146个事件),其中45例死亡/1000例,而标准护理为61例死亡/1000例(RR=0.74,95%CI=[0.53, 1.03];P=0.08)。我们不确定除了常规护理外,使用电子健康干预措施是否对死亡人数有影响,因为这一证据的质量由于偏倚、间接性和不精确性的风险高或不明确而被评价为低。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2月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