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黑色素瘤(一种皮肤癌)筛查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回顾了针对无可疑患癌人群,如没有可疑痣或病变(与周围皮肤相比外观不寻常的皮肤区域)的人,筛查恶性黑色素瘤(一种皮肤癌)的效果与不筛查对比的证据。 我们纳入了任何类型的筛查(例如,皮肤自我检查,或由健康专业人员进行),对任何不被怀疑患有恶性黑色素瘤、与年龄或性别无关的人进行筛查。 我们纳入了那些被认为是恶性黑色素瘤高危人群的研究,但不包括那些已知之前患有黑色素瘤的人。

研究背景

恶性黑色素瘤是一种皮肤肿瘤,可以通过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而导致死亡;肿瘤的数量正在上升,而在许多国家,死于这种疾病的风险并没有以类似的方式增加。恶性黑色素瘤的筛查是通过对皮肤进行目测自我检查,或者由医生或其他健康专业人员目测检查来进行的。筛查有可能减少黑色素瘤的死亡。然而,筛查没有黑色素瘤症状的人也有潜在的危害,例如发现如果一直没被发现永远不会导致症状的黑色素瘤(即过度诊断),不必要的手术,以及可能的心理压力。建立筛查证据基础非常重要。

研究特征

有两项研究符合纳入标准。第一项研究在美国进行,旨在研究如何增加受试者进行皮肤自我检查的频率。所有1356名受试者被要求在随机调查后的2个月、6个月和12个月完成电话随访。受试者的平均年龄为53.2岁,其中41.7%是男性。

第二项研究包括澳大利亚的18个社区(63035名成年人),这些社区被分配至为期三年的基于社区的黑色素瘤筛查计划或无筛查计划。 这项研究没有报告关于整个研究人群中男性和女性的平均年龄或比例的信息,但去皮肤筛查诊所就诊的人的平均年龄为46.5岁,其中51.5%是男性。 这项研究持续了三年,研究期间在筛查诊所测量了结局。但没有进一步随访。这项研究的目的是调查是否有可能进行一项更大规模的试验,但这项试验因缺乏资金而被叫停。

第一项研究由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资助;第二项研究由澳大利亚昆士兰癌症基金会和昆士兰州卫生局资助。

主要结局

这两项研究都没有关于筛查对总死亡、过度诊断或受试者生活质量影响的信息。以下结果也没有报告:皮肤癌死亡数和假阳性/阴性率(即当皮肤病变不存在时将其诊断为黑色素瘤/当黑色素瘤存在时不能识别)。因此,我们不知道筛查恶性黑色素瘤是否会带来任何好处,或者筛查的危害是否会超过这种可能的好处。截至2018年5月,经过精心设计的试验的证据不支持对一般成年人人群进行恶性黑色素瘤筛查,因此不符合实施筛查方案的接受标准。

证据质量

我们无法评估主要结局的证据可靠性,因为它们没有经过评估。

作者结论: 

RCT的现有证据不支持一般成年人群恶性黑色素瘤的筛查。因此,结果不符合执行人群筛查方案的接受标准。本综述没有调查筛查有恶性黑色素瘤病史的人或具有恶性黑色素瘤遗传倾向(如家族非典型性葡萄胎和黑色素瘤综合征)的人的影响。为了确定恶性黑色素瘤筛查的利弊,需要进行严格的随机试验,评估总体死亡率、过度诊断、社会心理后果和资源使用情况。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恶性黑色素瘤的筛查通过早期检测可能降低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因为预后与诊断时病变部位的厚度密切相关。然而,对没有皮肤病变担忧的人群进行筛查也有潜在的危害,例如过度诊断——如果未检测出来永远不会引起症状的病变。过度诊断会导致不必要的治疗,以及被贴上癌症诊断标签的社会心理后果。对于任何类型的筛查,利必须大于弊。许多国家目前正在对恶性黑色素瘤进行筛查,该病的发病率急剧上升,而死亡率基本保持不变。

研究目的: 

评估一般人群恶性黑色素瘤筛查对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截至2018年5月,我们检索了:Cochrane皮肤专业注册库(Cochrane Skin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和LILACS。我们还检索了5个试验注册中心,筛选了纳入的和其他相关研究的参考文献,以进一步筛查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RCT),使用引文跟踪(Web Of Science)查找关键文章,并询问试验人员有关其他研究和研究报告的信息。

纳入排除标准: 

RCT,包括整群随机试验,无论筛查方式或环境如何,在没有怀疑患有恶性黑色素瘤的人群中,不限人群类型和人群年龄,将恶性黑色素瘤筛查与不筛查进行对比。我们排除了有恶性黑色素瘤遗传倾向的人(例如,家族性非典型葡萄胎和黑色素瘤综合征)的研究,以及只在有黑色素瘤病史的人中进行的研究。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的标准方法流程。本综述的主要结局是总死亡率、恶性黑色素瘤的过度诊断以及生活质量/社会心理后果。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两项研究,涉及64391名受试者。第一项研究是一项干预措施的随机试验,旨在提高全面皮肤自检的执行率。干预组收到了指导素材,包括提示和辅助材料、14分钟的指导视频和简短的咨询会议,并在三周后收到了健康教育者的简短随访电话,旨在增加全面皮肤自我检查的进行。对照组接受饮食干预,并进行类似的随访。该试验包括1356名受试者,他们是2000年至2001年间在美国11个初级保健诊所招募的。受试者平均年龄为53.2岁,其中41.7%为男性。这项研究没有报告我们的主要结果或次要结果:恶性黑色素瘤的死亡率、假阳性率(皮肤活检/良性结果的切除)、或假阴性率(在两轮筛查和最后一轮筛查后最多一年内被诊断为恶性黑色素瘤)。所有受试者被要求在随机调查后的2个月、6个月和12个月完成电话随访。

第二项研究是澳大利亚基于人群的恶性黑色素瘤筛查的整群随机对照预试验。这项预试验纳入了63035名30岁以上的成年人。这项为期三年的计划包括社区教育、医生的教育和支援部分,以及提供免费皮肤检查服务。人群去皮肤筛查诊所(由工作场所、社区场所和当地医院的初级保健医生开展,包括白天和晚上的会议)的平均年龄为46.5岁,其中51.5%是男性。这项研究包括整个社区,目标是30岁以上的受试者,但没有关于整个研究人群的年龄和性别的信息。研究持续时间为三年(1998年至2001年),在这三年内其结果在筛查诊所进行测量。但没有对任何结果进行进一步的随访。对照组没有接受任何干预项目。随后,计划在56万名成年人中进行的整群随机试验由于缺乏资金而从未进行过。在撰写本综述时,关于我们预先指定的结果还没有已发表或未发表的数据,也没有关于预试验死亡率的结果。

在这些研究中,实施偏倚高(研究人员和受试者盲法),测量偏倚高或不明确(结果评估盲法)。其他方面的偏倚风险尚不清楚或低。由于缺乏资料,我们无法按计划评估主要结果的证据质量。

翻译备注: 

原译者:蔡汪宇(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产科),更新译者:张艺(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更新审校: 张晓雯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4月12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