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人员交互式培训对院内生命急救管理的影响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的目的是查明在医院工作并接受培训的医护人员,他们能够与学习资料和其他工作者互动,在紧急情况下是否能提供更好的医疗照护。

关键信息

因为在研究和试验方法之间存在矛盾,这可能导致错误的结果,所以我们不确定交互式培训是否会提高医疗护理水平。

本综述研究了什么?

医院基础医护人员需要准备好熟练地应对生命急救。这方面有很多培训课程,其中一些课程是允许医护人员与学习资料和其他工作者互动。然而,我们不知道这些培训课程是否使医护人员提高更好的医疗护理。

我们检索了一些研究,其评估交互式培训与普通培训或不培训相比的有效性。我们只研究最有力的证据形式的研究类型,即随机试验(受试者可能被随机分配到培训组或非培训组/标准培训组)。我们寻找患者结局方面的任何影响(例如生存或住院时间的长短)、对医务人员的影响(例如在实际临床情况下提高技能)、或者组织内部的变化(例如重新组织工作模式)。我们没有关注模拟环境的变化。

本综述的主要结局是什么?

我们发现11项研究与本综述有关。其中九个项目的重点是产妇和新生儿保健。因为研究很少,他们都评价了应急培训的不同效果,所以我们无法将结局合并起来。

所有纳入的试验设计中可能有导致结果不准确的弱点。我们关注患者护理/结局变化的重要结局的证据质量极低,因此,基于现有的可靠证据,我们不确定培训医护人员应对紧急情况的管理是否会对病人或机构产生影响。这个研究由政府、当地的医院、或慈善机构资助。

本综述的最新情况如何?

我们查看了2019年3月之前这一领域的所有研究。

作者结论: 

因为证据质量极低,我们不能确定对医护人员进行交互式培训对院内生命急救管理上有任何益处。我们不能确定任何可能让我们识别这些交互式培训基本要素的因素。

我们发现缺乏统一的报告,导致不能进行跨专业的Meta分析。需要进行更多的试验,以建立证据基础,为医护人员在罕见的生命急救事件中做好准备提供最佳方法。这些试验需要关注对患者、医护人员以及政策制定者的重要结局。进行高质量、有把握的研究以及注意将偏倚风险降至最低是极其重要的。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让医护人员做好准备,有效地管理相对罕见的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是一项挑战。培训课程使工作人员能够为这些事件进行演练,并获得一些报告和参考。本综述,我们把重点放在交互式培训,它纳入的任何培训不只是教学,而是提供讨论、排练或参与技术互动的机会。重要的是要了解成功进行应急培训的有效方法和基本要素,以便能够适当地将资源用于改善结局。

研究目的: 

评估医护人员的交互式培训在生命急救管理上对医院患者结局、临床护理实践、或者团体实践的影响,以及确定有效交互式应急培训计划的基本组成部分。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截止2019年3月11日的CENTRAL、MEDLINE、Embase、CINAHL、ERIC以及两个试验注册库。我们检索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会议记录,并联系了研究作者。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将紧急情况下的交互式培训和标准/没培训比较的随机试验和整群随机试验。我们将紧急情况定义为那些需要立即采取抢救的情况,例如心脏骤停和大出血。我们纳入了所有涉及提供直接临床护理的医护人员的研究。我们排除医院以外地方的研究或干预措施不针对执业医护人员的研究。我们纳入的试验不分出版状态、日期和语言。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Cochrane和Cochrane有效实践与照护组织组(Organisation of Care,EPOC)预期的标准方法学程序。两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资料以及评估每个纳入试验的偏倚风险。由于研究数量少和结局测量的异质性,我们不能够完成计划中的Meta分析。我们为以下结局提供了结构化的综合信息:出院生存率、发病率、方案或指南依从性、患者结局、临床实践结局、护理组织的结局。我们采用GRADE方法评估证据质量和每个结局的推荐强度。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1项研究,其报告了2000名医护人员和30多万名受试者;一项研究没有报告受试者的数量。7项是整群随机试验,4项是单中心研究。4项研究重点在产科培训、3项专注于研究产科和新生儿护理、2项研究针对新生儿培训、1项研究针对创伤和1项研究针对一般复苏。这些研究分布在高、中、低收入人群中。

对于需要复苏的患者,互动式培训可能对其出院生存率的影响很小或没有影响(1项研究;30位受试者;98种情况;低质量证据)。我们不能确定紧急情况的培训是否会改变发病率,因为证据质量极低(3项研究;1778位受试者;57193名患者)。我们不能确定培训是否会改变医护人员对临床规程或准则的遵守,因为证据质量极低(3项研究;156位受试者;558名患者)。我们不能确定紧急情况下的交互式培训是否能改善患者的结局,因为我们评估的证据质量极低(5项研究、951位受试者;314055名患者)。我们不能确定对于紧急情况下培训是否会改变临床试验结局,因为证据质量极低(4项研究;1417位受试者;28676名患者)。有两项研究报告了护理组织的结局,我们不能确定交互式紧急培训是否会对这一结局产生影响,因为证据质量极低(634位受试者;179400名患者)。

我们对预先指定的亚组进行了研究,发现在多学科培训的效果、培训地点、课程持续时间或随访时间等方面没有明显的共性。我们还考察了研究中出现的领域,纳入了培训的重点、培训人员的比例、干预的领导力、以及参与的激励/触发因素,但仍然没有明确的中介因素。这些研究资金的来源于政府、地方组织、或慈善捐赠者。

翻译备注: 

译者:邵楚宜(北华大学),审校:靳英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2021年3月3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