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化疗法与β受体阻滞剂可预防儿童食管静脉曲张破裂出血

研究背景

门静脉高压症定义为称为门静脉系统的静脉系统(一种血管)中的血压升高,该静脉系统将血液从胃肠道(肠)和脾脏排入肝脏。门静脉高压症通常伴有晚期肝脏疾病,并经常引起危及生命的并发症,包括食管(食道)和胃肠静脉曲张(扩大或肿胀的静脉)出血。

经过众多随机临床试验(将受试者随机分为两个或多个治疗组的研究),证明了非选择性β受体阻滞剂的药物治疗和内镜下静脉曲张结扎术(用一种发光的细长管状仪器来照亮并观察身体,用橡皮筋捆扎扩大的静脉)减少了静脉曲张破裂出血的发生率,并且预防首次静脉曲张破裂出血的治疗(称为初级预防)已成为成人的标准治疗。但是,尚不清楚这些干预措施在儿童中使用时是有益还是有害。由于内窥镜结扎器的大小原因,硬化疗法(内窥镜注射引起血管闭塞的组织刺激物)是目前体重不足10公斤的婴儿的唯一内窥镜预防措施。

目的

我们旨在对随机临床试验进行系统评价,以评估硬化疗法与β受体阻滞剂对预防慢性肝病或门静脉血栓形成(这种门静脉血栓因门静脉血流受阻或者由血凝块导致血管狭窄造成,而此静脉血管是将血液从肠道运输到肝脏的血管)的儿童食道静脉曲张破裂出血的益处和危害。我们检索了截止到2019年2月的研究。

主要结局

我们没有发现纳入本综述的随机临床试验。因此,对于患有肝病或门静脉血栓形成的儿童和青少年,硬化疗法或β受体阻滞剂作为食道静脉曲张的初级预防是否有益,我们缺乏随机临床试验的研究结果来证实。需要精心设计的试验,其中应包括重要的临床结局,例如死亡,出血控制失败和副作用。

作者结论: 

对于患有慢性肝病或门静脉血栓形成的儿童和青少年食管静脉曲张出血的主要预防,缺乏缺乏评估硬化疗法和-受体阻滞剂的利弊的随机临床试验。因此,需要进行具有足够效度和适当设计的试验,评估硬化疗法与β受体阻滞剂在与患者相关的临床结局(例如死亡率,止血失败和不良事件)方面的利弊。除非进行此类试验并发表结果,否则我们无法就这两种干预措施的利弊作出任何结论。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门脉高压通常伴随晚期肝病,并常引起危及生命的并发症,包括食道和胃肠道静脉曲张的出血。曲张静脉出血通常发生在患有慢性肝病或门静脉阻塞的儿童中。因此,预防十分重要。成人静脉曲张出血的初级预防已成为公认的标准护理,因为大量随机临床试验的结果证明了非选择性β受体阻滞剂或内窥镜静脉曲张结扎在降低静脉曲张出血发生率方面的有效性。但是,由于内窥镜结扎器的尺寸问题,硬化疗法是目前唯一可用于体重低于10公斤体重的婴儿的内窥镜预防方法。

研究目的: 

旨在评估硬化疗法与不同类别的β受体阻滞剂在儿童和青少年慢性肝病或门静脉血栓形成食管静脉曲张出血的初级预防中的利弊。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19年2月检索了Cochrane肝胆组对照试验注册库,CENTRAL、PubMed、Embase Elsevier、LILACS (Bireme)和《科学引文索引扩展》(Web of Science)。我们仔细筛选了检索到的文献的参考文献列表,并从2008年1月至2018年12月的主要儿科胃肠病学和肝脏病学会议(NASPGHAN和ESPGHAN)的摘要书籍中进行手动检索。我们检索了ClinicalTrials.gov、FDA、EMA和WHO,寻找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没有语言或者文献类型的限制。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计划纳入随机临床试验,不考虑是否设盲、语言或发表状态,评估硬化疗法与不同类别的β受体阻滞剂在儿童和青少年慢性肝病或门静脉血栓形成食管静脉曲张出血的初级预防中的利弊。我们计划纳入半随机试验和其他观察性研究,以从中检索关于报告了危害性的随机临床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计划使用标准的Cochrane方法,按照方案对来自随机临床试验的资料进行收集和总结。

主要结果: 

我们发现没有随机临床试验对比评估硬化疗法与β-受体阻滞剂在儿童和青少年慢性肝病或门静脉血栓形成食管静脉曲张出血的初级预防中的作用。

翻译备注: 

译者:李海燕(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申晨(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7月27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