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稳定期COPD患者,联合阿地溴胺和长效β2 - 激动剂吸入剂是否有效且安全?

研究背景

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是一种导致气道狭窄的肺部疾病。其结果是,COPD患者出现呼吸困难和咳嗽并且产生痰液,这些症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恶化。它主要是由吸烟或吸入粉尘引起的。在患有COPD的人中,通常给予含有扩大呼吸道的药物的吸入器以缓解症状。长效药物,其作用持续至少半天或一天是优选的。阿地溴铵和福莫特罗(一种长效β2-激动剂药物)就是这种吸入剂。我们想知道联合阿地溴安和长效β2激动剂吸入器对比吸入器单用和假(安慰剂)吸入器结果如何。

研究特征

我们只确认了阿地溴铵联合福莫特罗的研究,其中包括七项研究,涉及5921的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从4周到一年不等。大多数受试者是60多岁的男性,中度至重度吸烟者,其中约一半目前还在吸烟。他们在开始治疗时就具有中度至重度的COPD症状。研究人员通过类似的吸入器服用含有阿地溴铵和福莫特罗或阿地溴铵或福莫特罗或安慰剂的联合吸入器。研究人员和受试者均不知道自己接受的是哪种干预。研究结论所基于的证据截止至2018年10月。

关键结局

人们使用复合吸入器和阿地溴安吸入器在需要额外药物的复发,生活质量,住院治疗,副作用或严重副作用的方面没有差别。然而,联合治疗要比仅使用阿地溴安吸入器的患者,呼吸困难改善的情况要好。患有COPD的14名患者使用联合吸入器治疗,一名患者在呼吸困难方面具有临床显着改善。

与服用福莫特罗吸入器的人相比,使用联合吸入器的人可能具有更少的复发,副作用和症状以及更好的生活质量。但是,由于入院情况,严重的复发,严重的副作用或死亡的风险差异很小或没有差异。

与假吸入器相比,服用联合吸入器的患者会有更少的呼吸困难和更好的生活质量。需要7名患有COPD的人使用联合吸入器进行治疗,以便比假吸入器显著改善生活质量。对于复发,住院,副作用,严重的副作用和死亡,联合吸入器和假吸入器之间没有区别。

与仅服用一种药物或假吸入器的人相比,服用联合吸入器的人的肺部效果更好。

证据的质量

我们必须谨慎的解释结果,因为所有纳入的研究都是由制药公司赞助的,这可能导致偏倚。然而,纳入研究通常以系统和可接受的方式进行。我们相信,联合吸入器在改善呼吸困难和肺功能方面比单吸入器或假吸入器更有效。然而,我们不太确定它对复发,住院,生活质量和副作用的影响。

结论

联合吸入器比单独或假吸入器更有效,可缓解呼吸困难并改善肺功能。与福莫特罗或假吸入器相比,它们还可以提高生活质量。然而,就复发或入院而言,复合,单药或假吸入器没有什么不同。这些联合吸入器在死亡,副作用或严重副作用方面具有与单药或假吸入器相似的安全性。联合吸入器可能比福莫特罗具有更小的副作用和中度复发,但需要进一步研究以有信心地支持这一发现。总之,联合吸入器是治疗COPD的有效选择,并且似乎具有与单药或假吸入器类似的安全性。

作者结论: 

与阿地溴铵,福莫特罗或安慰剂相比,FDC改善了呼吸困难和肺功能,并且联合治疗完成了应答者数量的增加。与福莫特罗或安慰剂相比,联合使用的生活质量更好。没有证据表明FDC与单药治疗或安慰剂治疗在病情恶化,住院,死亡,非致命性SAE或不良事件之间存在差异。研究报道,与福莫特罗相比,FDC患中度急性加重和不良事件的风险较低; 然而,更大规模的研究将对这些结果产生更准确的估计。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长效β2-激动剂(LABA)和长效毒蕈碱拮抗剂(LAMA)的几种双支气管扩张剂组合已被批准用于治疗稳定的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目前的GOLD(慢性阻塞性肺病全球倡议)建议在患有持续症状的B组COPD患者中使用LABA / LAMA组合,C组COPD单独使用LAMA治疗进一步加重,使用或不使用吸入皮质类固醇进行D组COPD治疗(ICS)。阿地溴铵/福莫特罗的固定剂量组合(FDC)是用于具有稳定COPD患者的批准的LABA / LAMA疗法之一。

研究目的: 

为评估联合阿地溴铵和长效β2-激动剂在稳定期COPD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呼吸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Airways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ClinicalTrials.gov,世界卫生组织(WHO)试验门户网站,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和制造商网站以及已发布试验的参考文献列表,截止到 2018年10月12号。

纳入排除标准: 

平行组随机对照试验(RCTs)评估稳定期COPD患者的联合阿地溴铵和LABAs。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标准的Cochrane方法学程序进行数据收集和分析。主要结局指标是病情恶化需要短程口服类固醇或抗生素,或两者兼而有之; 通过有效量表和非致命严重不良事件(SAE)衡量生活质量。在没有报告结果或研究细节的情况下,我们联系了研究调查人员或制药公司试验协调员(或两者)以获取缺失数据。

主要结果: 

我们确定了比较阿地溴铵/福莫特罗FDC与只有阿地溴安,福莫特罗或安慰剂的随机对照试验。我们纳入了在门诊中进行的7个持续4到52周的多中心试验。共有5921名参与者,其平均年龄范围为60.7至64.7岁,大多数男性平均吸烟年龄为46.4至61.3岁,其中43.9%至63.4%为当前吸烟者。他们的中度至重度COPD患者平均支气管扩张后用力呼气量在1秒内(FEV 1)在预测正常值的50.5%和61%之间,基线平均FEV 1为1.23 L至1.43 L。我们评估了性能并且所有研究的检出偏倚都很低,而选择,失访和报告偏倚很低或不清楚。

FDC对比阿地溴安

没有证据表明FDC和阿地溴安治疗急性加重的COPD时,需要类固醇或抗生素,或两者,(OR=0.95, 95%CI [0.71, 1.27]; 2项试验,2156名参与者;中等质量证据); 生活质量由圣乔治呼吸问卷(SGRQ)总分(MD =-0.92, 95%CI [ -2.15, 0.30])测量; 参与者SGRQ评分显着改善(OR =1.17, 95%CI [ 0.97, 1.41]; 2项试验,2002名参与者;中等质量证据); 非致命性SAE(OR=1.19, 95%CI[ 0.79, 1.80]; 3项试验,2473名参与者;中等质量证据);严重急性加重住院(OR=0.62, 95%CI [0.29, 1.29]; 2项试验,2156名参与者; 中等质量证据)或不良事件(OR=0.95, 95%CI[0.76,1.18]; 3项试验,2473名参与者;中等质量证据)。与阿地溴安相比,FDC改善症状(过渡呼吸困难指数(TDI)中心分数:MD= 0.37, 95%CI [0.07,0.68]; 2项试验,2013名受试者)获得至少一个单位的最小临床重要差异(MCID)的改善机会更高(OR =1.34, 95%CI [1.11, 1.62];高质量证据); 治疗额外有益结果(NNTB)所需的数量为14( 95%CI [9,39])。

FDC对比福莫特罗

与福莫特罗相比,联合治疗减少疾病恶化所需要使用类固醇或抗生素或两者的情况(OR =0.78, 95%CI [0.62, 0.99]; 3项试验,2694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 可能会降低SGRQ总分(MD= -1.88, 95%CI [-3.10, -0.65]; 2项试验,2002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SGRQ的MCID为4个单位); TDI中心评分增加(MD= 0.42, 95%CI [ 0.11, 0.72]; 2项试验,2010名受试者),更多受试者获得MCID(OR =1.30, 95%CI [1.07, 1.56];高质量证据)和NNTB=16(95% CI [10, 60])。与福莫特罗相比,FDC降低了不良事件的风险(OR =0.78, 95%CI [0.65, 0.93]; 5项试验,3140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 NNTB=22)。然而,FDC和福莫特罗在入院,全因死亡率和非致命性SAE方面没有差异。

FDC对比安慰剂

与安慰剂相比,没有证据表明FDC在病情加重时,需要使用类固醇或抗生素,或两者(OR =0.82, 95%CI [0.60, 1.12]; 2项试验,1960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或因严重急性加重住院(OR=0.55, 95%CI [0.25, 1.18]; 2项试验,1960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尽管估计数不确定。FDC与安慰剂相比,SGRQ生活质量指数总分明显更好(MD =-2.91, 95%CI [ -4.33, -1.50]; 2项试验,1823名受试者),导致SGRQ总分至少降低4个单位的人数相应增加 (OR= 1.72, 95%CI [1.39, 2.13];高质量证据),NNTB=7 (95%CI [5, 12])。FDC还通过TDI中心评分改善症状(MD =1.32, 95%CI [ 0.96, 1.69]; 2项研究,1832名受试者),更多受试者获得TDI中心评分至少一个单位改善(OR =2.51, 95%CI [ 2.02, 3.11]; 高质量证据; NNTB=4)。FDC与安慰剂之间的非致命性SAE,不良事件和全因死亡率无差异。

与阿地溴铵,福莫特罗或安慰剂相比,联合治疗显着改善了FEV1低估值。

翻译备注: 

译者:梁昌昊;审校:夏如玉,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7月1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