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减压疗法治疗女性乳腺癌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系统综述的目的是研究正念减压疗法(MBSR)是否有益于女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Cochrane研究人员对所收集的相关研究进行分析来回答这个问题,在检索到的14项研究中,纳入的女性受试者多数是早期乳腺癌患者。

主要信息

对这些女性受试者的健康情况在以下时间点进行随访:完成MBSR治疗后,完成MBSR治疗后6个月,完成MBSR治疗后2年。

治疗结束后,正念减压疗法可直接改善受试者的生活质量,但是对受试者后续的生活质量几乎没有影响。在治疗结束后和结束后6个月,MBSR可能减轻焦虑和抑郁,并改善睡眠质量。女性受试者表示在接受MBSR治疗后,疲劳会有所减轻,但不会超过6个月。目前没有任何不良事件。

本系统综述研究了什么?

这些女性乳腺癌受试者大多已确诊并治疗,在这种严重威胁生命的情况下,她们的生活质量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影响,导致失眠、抑郁、焦虑和疲倦等症状的出现。前期研究表明MBSR可能有益于肺癌、情感障碍和慢性疼痛,所以它可能对女性乳腺癌患者也有益。

MBSR为期8周,通过培养正念来减轻压力,这意味着个人需以一种客观和可接受的方式进行着时时刻刻的意识练习。本综述研究MBSR是否有益于改善女性乳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抑郁、焦虑、疲劳和睡眠质量。我们常关注的是它对生存率和癌症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的影响。

我们检索出MBSR与无治疗对照的研究,并研究干预后、干预后6个月、干预后2年的结果。

本系统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本综述作者检索出的14项相关研究中,受试者多数为早期女性乳腺癌患者。大部分研究的女性受试者已完成了癌症治疗。可供我们分析结果的仅有10项研究的1571名受试者,其余4项研究未报告(可用)结果,对作者进行询问也未成功。在所分析的10项研究中,6项来自美国,3项来自欧洲,1项来自中国。

本系统综述表明,在干预结束后,MBSR可能会稍微改善生活质量,但在完成MBSR的6个月或2年后,其结果无差异。干预后,MBSR可减少抑郁,可能会轻微减少疲倦和焦虑,并可能改善睡眠质量。干预结束6个月后,MBSR可能轻微减少焦虑并轻微改善睡眠质量,还可轻微减少抑郁。在干预结束后,对于疲劳的缓解有益,但是不会超过6个月。然而,除了短期抑郁外,我们发现所有有益影响的结果可能是偶然的。在干预结束后2年 ,MBSR可能对焦虑、抑郁和生活质量方面的影响无差异。没有关于对疲劳或睡眠质量影响的长期数据。也没有关于生存率和不良事件发生的报告。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本综述的作者们检索了截至到2018年4月发表的相关研究。

作者结论: 

在干预结束后,MBSR可能轻微改善睡眠质量,但以后无明显差异。在干预结束及六个月后,MBSR可能轻微减轻焦虑、抑郁并轻微改善睡眠质量。干预结束后,对疲劳的有益影响明显,但是不会持续到六个月后。干预结束后两年,MBSR可能对焦虑和抑郁几乎无差异,没有关于疲劳或睡眠质量的相关数据。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乳腺癌是女性最常见的癌症。其诊断和治疗可能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导致睡眠障碍、抑郁和焦虑等症状。正念减压疗法(MBSR)是通过培养正念来减轻压力,以一种客观和可接受的方式进行着时时刻刻的意识练习。MBSR可能有益于情绪障碍和慢性疼痛患者,也可能有益于女性乳腺癌患者。

研究目的: 

评价正念减压疗法(MBSR)对女性乳腺癌患者的影响。

检索策略: 

2018年4月,本综述对女性乳腺癌患者的MBSR研究进行了全面的电子检索,包括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 CENTRAL),MEDLINE,Embase和两个试验注册平台(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注册平台(WHO ICTRP)以及ClinicalTrials.gov)。并手工检索了相关会议文集。

纳入排除标准: 

纳入女性乳腺癌患者MBSR治疗与无干预治疗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程序。综述作者使用标准数据表格在方法学质量,受试者,干预措施和感兴趣的结局(生活质量,疲劳,抑郁,焦虑,睡眠质量,不良事件)等方面进行了数据资料提取。对于使用相同措施评价的结局,我们在meta分析中使用均数差(mean difference,MD)作为一个汇总统计量,而对于使用不同措施评价的结局,我们使用标准均数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SMD)。eb本研究评价了MBSR短期(干预结束后),中期(干预结束后6周)和长期(干预结束后24周)的疗效。

主要结果: 

14项RCTs符合纳入标准,他们的受试者多数是早期乳腺癌患者。其中10项RCTs的1571名受试者的数据资料进行了meta分析,其余4项研究的185名受试者所报告的结果不可用。且向这4项研究的作者查询未成功。由于受试者没有采用盲法,所有的研究在实施偏倚和测量偏倚中具有高风险,仅仅有3项研究在选择偏倚上具有低风险。在纳入meta分析的10项研究中,有8项研究所招募的受试者为早期乳腺癌患者(其余的2项研究对受试者的癌症类型不做限制)。大多数试验只考虑已经完成癌症治疗的女性。

MBSR干预结束后,可能轻微提高受试者的生活质量(基于3项研究339名受试者的低质量证据),但是6个月后结果无明显差异(基于3项研究428名受试者的低质量证据)。有1项97名受试者(基于FACT-B问卷,MD=0.00, 95% CI=[−5.82, 5.82];低质量证据)的研究提供了关于生活质量的长期数据(完成MBSR后两年)。

在短期疗效中,MBSR可能缓解疲劳感(SMD=−0.50, 95% CI=[ −0.86, −0.14];中等质量证据;5项研究;693名受试者)。可能轻微减轻焦虑(SMD=−0.29, 95% CI=[−0.50, −0.08]; 中等质量证据6项研究; 749名受试者),并减少抑郁(SMD=−0.54, 95% CI=[−0.86, −0.22];高质量证据;6项研究;745名受试者)。还有可能轻微提高睡眠质量(SMD=−0.38, 95% CI=[−0.79, 0.04]; 中等质量证据; 4项研究; 475名受试者)。然而,这些置信区间(抑郁的短期数据除外)表明既有改善作用,又无明显差异。

在中期数据中,MBSR可能对疲劳改善无明显差异(SMD=−0.31, 95% CI=[−0.84, 0.23];中等质量证据;4项研究;607名受试者)。干预可能轻微减轻焦虑(SMD=−0.28, 95% CI=[−0.49, −0.07]; 中等质量证据; 7项研究;1094名受试者), 抑郁(SMD=−0.32, 95% CI=[−0.58, −0.06];中等质量证据; 7项研究;1097名受试者),并轻微改善睡眠质量 (SMD=−0.27, 95% CI=[−0.63, 0.08];中等质量证据;4项研究;654名受试者)。然而,这些置信区间表明既有改善作用,又无明显差异。

在长期数据中,中等质量证据表明MBSR可能对焦虑(SMD=−0.09, 95% CI=[−0.35, 0.16];2项研究;360名受试者)或抑郁的改善(SMD=−0.17, 95% CI=[−0.40, 0.05];2项研究;352名受试者)无明显差异。没有关于对疲劳或睡眠质量影响的长期数据。

也没有关于生存率和不良事件发生的报告。

翻译备注: 

译者:韩路璐(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志愿者),审校:田紫煜(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8月1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