眶下神经阻滞治疗儿童唇裂修复术后疼痛

研究背景

唇裂是最常见的出生缺陷之一。纠正这个缺陷的手术会引起中度至重度疼痛。许多用于成人的减少疼痛的药物(镇痛剂)可能对儿童有不必要的副作用。因此,与唇裂矫正手术相关疼痛的治疗会是一个挑战。一种能为这些儿童提供止痛的技术被称为眶下神经阻滞,它涉及在负责上唇部的触觉与痛觉的神经周围注射麻醉剂。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研究了在控制唇裂手术儿童的疼痛方面,与安慰剂(假阻滞)或其他干预对照下,眶下神经阻滞的有效性。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8项研究,共有353名男孩和女孩,年龄从1个月到13岁不等。截止2015年6月,这些研究均已发表。有三项研究将神经阻滞与假阻滞进行了对比。有三项研究将神经阻滞与注射麻醉剂进行对比,两项研究对比了神经阻滞与局部麻醉。

主要结局

接受眶下神经阻滞(用利多卡因或布比卡因)的儿童疼痛更少,且在结束手术到需要更多镇痛药之间的时间也更长。这些孩子对镇痛药的需求也比那些接受假阻滞的孩子要少。接受眶下神经阻滞的儿童疼痛也较小,而且能够比接受注射(静脉注射)镇痛药的儿童更早进食。这种神经阻滞似乎不会改变心率、呼吸频率和血压。八项研究中有五项发现在这种神经阻滞后没有不必要的副作用;其他三项研究没有提到副作用。

证据质量

由于研究中纳入的儿童人数很少,而且研究在干预类型、观察时间以及测量形式和结局描述方面存在差异(异质性),证据的总体质量低或非常低。需要纳入更多儿童的进一步研究。

作者结论: 

有低到非常低质量的证据证明,在经历唇裂修复术的儿童中,使用利多卡因或布比卡因的眶下神经阻滞可能比安慰剂和静脉注射镇痛药更能减轻术后疼痛。需要有更大样本的进一步研究。未来的研究应标准化观察时间和用于测量结局的工具,并按年龄组对儿童进行分层。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术后疼痛是对儿科护理质量的一个障碍,对其的正确处理是一项挑战。急性术后疼痛常常导致功能的和器官的不良后果,可能会损害手术结果。唇裂是最常见的颅颌面出生缺陷之一,要求在小时候进行手术矫正。正如所料,在这样敏感和脆弱的区域进行手术干预后,唇裂修复术后可能立即出现中度至重度疼痛。与全身麻醉相关的眶下神经阻滞已被用于减少唇裂修复术的术后疼痛。

研究目的: 

为评估眶下神经阻滞治疗儿童唇裂修复术后疼痛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以下数据库: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 Cochrane图书馆,2015年第6期)、MEDLINE、EMBASE和LILACS(Literatura Latino-Americana e do Caribe em Ciências da Saúde),检索时间从创始到2015年6月17日。检索没有语言的限制。我们在以下平台检索了正在进行的试验:美国国立临床对照试验meta注册库(the meta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ClinicalTrials.gov(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正在进行的试验注册库)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检索时间为2015年6月17日。我们检查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以找到更多研究。我们联系了该领域的专家们以及纳入试验的作者们以寻求未发表的数据。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对儿童唇裂修复术围手术期眶下神经阻滞进行测试,并与其他类型的镇痛程序、无干预或安慰剂(假神经阻滞)进行了对照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我们考虑了每个研究中使用的药物类型、剂量和给药途径。本综述中,“围手术期”一词是指手术的三个阶段,即术前、术中和术后,通常包括病房入院、麻醉、手术和恢复。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GF和EH)独立识别、筛查和选择研究,评价试验质量,并使用Cochrane疼痛、姑息和支持性护理评价小组(the Cochrane Pain, Palliative and Supportive Care Review Group)的标准进行资料提取。如果出现分歧,就会咨询第三位综述作者(EMKS)。我们使用GRADE(Grading of Recommendations Assessment, Development and Evaluation)评价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本综述纳入了8项研究,涉及353名儿童。这些研究报告了不同类型的干预(利多卡因或布比卡因),观察时间,以及测量和描述结局的形式。这使进行meta分析变得困难。在将眶下神经阻滞与安慰剂进行对照时,干预组在术后平均疼痛评分方面(我们的首要结局)有很大的优势(SMD=-3.54, 95% CI [-6.13, -0.95];极低质量证据;3项研究;120名儿童)。只有一项研究报告了镇痛的持续时间(以小时计)(第二个主要结局),且差异有利于干预组,(MD=8.26 h, 95% CI [5.41, 11.11];极低质量证据)以及干预组补充镇痛药的需求较少(RR=0.05, 95% CI [0.01, 0.18];低质量证据)。在将眶下神经阻滞与静脉注射镇痛药进行对比时,在平均术后疼痛评分(SMD=-1.50, 95% CI [-2.40, -0.60];极低质量证据;2项研究;107名儿童)和喂食时间中(MD=-9.45 min, 95% CI [-17.37, -1.53];中等质量证据;2项研究;128名儿童),其差异均有利于干预组。尽管有三项研究没有报告这一结局,但没有与干预相关的重大不良事件发生(第三个主要结局)。八项研究中有五项发现在这种神经阻滞后没有不必要的副作用。总体而言,纳入的研究存在低或不确定的偏倚风险。使用GRADE降低证据质量的原因与研究中缺少有关随机化方法和分配隐藏的信息,极小的样本量以及结局报告的异质性有关。

翻译备注: 

译者:李园(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志愿者),审校:朱思佳(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2月1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