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酒、烟草的分量、包装或餐具尺寸会影响人们对其的选择与购买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检索了相关证据,以评估成年人和儿童在选择或消费食物、酒或烟草时,因为较大或较小的份量(或不同形状)、包装或餐具种类(如盘子或玻璃杯)而产生的消费量变化。

研究特点

本综述纳入了72项在2013年7月前发表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CTs),试验比较了至少两组受试者,每一组都使用了不同的份量、包装或餐具。纳入的研究记录了受试者通常在一天或更短的时间内选择和/或购买食物、酒、烟草的量。几乎所有纳入的研究都以食物为研究对象,仅有三个是关于烟草的研究,并没有发现关于酒的研究。几乎所有的研究都评价了受试者对尺寸大小改变的反应,而没有评价其对形状改变的反应。不同研究中受试者的平均年龄均在3到55岁之间不等,多数研究的受试者为成人而不是儿童。并且大多数研究是在美国开展的。大多数研究报告了资金来源,并且没有证据表明其研究结果受到商业机构赞助的影响。

主要发现和证据质量

物品大小对消费的影响: 我们发现的证据表明,与提供较小份量相比,当提供较大的份量、包装或餐具时,人们往往会食用更多的食物或饮用更多的非酒精类饮料。我们估计在儿童和成人中间这个影响为轻度到中等程度。如果这个份量改变所带来的影响在日常饮食中长期存在,那么就相当于英国成年人平均每天从食物中摄取的能量会有12%至16%的提升。因为考虑到研究方法和步骤的不完整或不明确,会使研究结果具有局限性,我们将整体的证据质量评价为中等。从3项烟草的研究中,我们发现香烟的长短对其购买量没有影响。由于考虑到研究的局限性和缺乏足够的证据,我们认为这种影响的整体证据质量为低。

物品形状对消费的影响: 1项研究发现,与高、细的瓶子相比,人们使用矮、粗的瓶子的会倒入更多的水,从而饮用更多的水。但是,由于考虑到研究的局限性和缺乏足够的证据(只有1项纳入了50名受试者的研究),我们将此证据的质量评价为极低。

物品大小对选择的影响: 我们进一步研究发现,与提供较小的份量相比,当提供较大的份量、包装和餐具时,成年人(而不是儿童)始终会选择更多的食物(包括非酒精类饮料)。同样的,这个方面的影响预估为小到中等程度。由于研究的局限性,我们评价这个证据的整体质量为中等。

物品形状对选择的影响: 来自3项研究的证据表明,与提供高、细的瓶子或玻璃杯的相比,提供矮、粗的瓶子或玻璃杯,成人和儿童在随后饮用的非酒精饮料的数量会增加。我们认为这一证据的质量较低,同样是由于对研究局限性的担忧,以及三项研究之间的影响存在无法解释的差异。

研究结论

总的来说,这篇综述提供了迄今为止最具有决定性的证据,表明采取行动,减少大份量、包装和餐具的大小、可用性和吸引力,有可能减少人们选择和消费的食物数量,使之达到有意义的数量。但在降低食物摄取量方面,减少本身少份量的食物是否跟减少本身大份量的食物同样有效,这一点仍不明确。我们的研究结果强调,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证实这些影响的确定性并且解决证据基础中的缺口,包括不足的长期效应证据和酒精类饮品的证据。

结论: 

本系统综述发现,与较小的份量相比,当使用大份量的食物、包装或餐具时,人们往往会购买更多的食物和饮料。这表明,减少大份量食物、大包装、单一包装和餐具的大学小、可用性和吸引力的政策和措施,在短时间内有助于减少人们选择购买的食物数量(包括非酒精饮料)。但在降低食物摄取量方面,减少本身少份量的食物是否跟减少本身大份量的食物同样有效,这一点仍不明确。由于目前的证据不充分,我们无法做出对烟草或酒精政策的明确推荐。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暴饮暴食、有害健康地饮酒、吸烟,这些都与各种非传染性疾病的病因有关,也是全球范围内造成发病和过早死亡的首要原因。人们在商店、餐馆、酒吧和家庭等环境中反复使用不同大小和形状的食物、酒类和烟草,公共卫生政策已经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将商品大小和形状作为干预的潜在目标。

目的: 

1. 评价实际份量的多少、组合还是单一包装或餐具种类对成人和儿童在随意选择或消费食物、酒类、烟草时产生的影响。

2. 评价这些效应由于研究、干预措施和受试者特征而改变的程度。

检索策略: 

截至到2012年11月,我们检索了CENTRAL、MEDLINE、EMBASE、PsycINFO还有其他八个已经公开或灰色文献的数据库、试验注册库和主要网站,之后根据引文检索,并与研究作者进行联系。原始检索确定了截止到2013年7月前发表的符合纳入标准的研究,这些研究全部纳入综述。我们在2015年1月30日进行了一次更新检索,但由于新纳入的研究几乎不能改变结论,因此尚未整合纳入本综述。

纳入标准: 

纳入了在实验室或者现场环境中对成人或儿童中开展的,采用受试者之间(平行组)或受试者内部(交叉)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CTs)。符合纳入标准的研究至少比较了两组受试者,每一组分别面对不同的分量或形状的食物(包括非酒精饮料)、酒类或烟草中,其包装或单位包装或使用的餐具种类都不同,并且如何选择与消费这些食物、酒类或烟草不受限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标准的Cochrane方法学流程来筛选符合标准的研究,并收集数据资料,进行偏倚风险的评估。我们计算了两组间选择或消费量的标准化均数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s, SMDs),以测量两组在研究层面的影响。我们将这些结果汇总,并使用随机效应模型进行meta分析,来估计不同尺寸和外形比较的结局效应大小(SMDs和95%置信区间(CIs))。我们使用GRADE系统对证据的整体质量进行评价。最后,我们使用meta回归分析来探究主要效应大小与不同的研究、干预措施、受试者特征之间的统计学相关性。

主要结果: 

当前版本的系统综述纳入了发表于1978至2013年7月的72项研究,关于选择和消费结局,此综述被评价为不确定或高风险偏倚。所纳入的研究中,96%(69/72)与食物相关,4%(3/72)与烟草相关。没有纳入酒精类产品相关的研究。49%(35/72)改变份量,14%(10/72)改变包装,以及21%(15/72)改变餐具多少或形状。研究探究对成人的影响(76%(55/72))多于调查儿童影响的试验,所有的研究都在高收入国家开展,主要在美国(81%(58/72))。大多数研究报告了资金来源,没有证据表明结果受到商业利益机构的影响。

一项meta分析纳入了58项研究(6603名受试者),共86个独立对照,发现了份量、包装、单一包装或餐具大小对食物的消费有小到中等的效应(SMD=0.38, 95% CI [0.29, 0.46])。中等质量的证据表明,儿童(SMD=0.21, 95% CI [0.10, 0.31])和成人(SMD=0.46, 95% CI [0.40, 0.52])面对较大的包装时会增加购买数量。这种效应大小表明:在英国儿童和成人中,如果日常饮食能持续减少大份量、包装和餐具的接触,平均每日可减少144到228千卡之间的食物能量(基线1689千卡的8.5%-13.5%)。一项meta分析,纳入了3项研究(108名受试者),共6个独立对照,发现了低质量证据提示香烟长度对消费无影响(SMD=0.25, 95% CI [-0.14, -0.65])。

1项证据质量极低的研究(50名受试者)表明餐具形状的不同对购买量的影响很大(SMD=1.17, 95% CI [0.57, 1.78])。证据表明使用矮、粗的瓶子(对比高、窄的瓶子)会增加青年人的购水数量。

一项meta分析,纳入了10项研究(1164名受试者),共13个独立对照,食物份量或餐具大小对食物的选择有小到中等程度的影响(SMD=0.42, 95% CI [0.24, 0.59]),面对更大份量的食物,人们会选择更多,评价为中等质量的证据。这种效应只在成人中出现(SMD=0.55, 95% CI [0.35, 0.75]),而不在儿童身上出现(SMD=0.14, 95% CI [-0.06, 0.34])。

另一项meta分析,纳入了3项研究(232名受试者),共3个独立对照,发现了使用不同形状的餐具对选择非酒精饮料有很大的影响(SMD=1.47, 95% CI [0.52, 2.43])。低质量证据表明,使用矮、粗(对比使用高、细)的玻璃杯或瓶子会增加成人(SMD=2.31, 95% CI [1.79, 2.83])和儿童(SMD=1.03, 95% CI [0.41, 1.65])选择消费的数量。

翻译备注: 

译者:杨绿(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 杨鸣、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4月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