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3 和Ω-6 多不饱和脂肪酸补充剂治疗干眼症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干眼症是一种长期眼部疾病,可导致眼部不适与视力变化。Ω-3 和Ω-6 脂肪酸补充剂,包括Ω-3 脂肪酸中的二十碳五烯酸(eicosapentaenoic acid, EPA)和二十二碳六烯酸(docosahexaenoic acid, DHA),已被作为干眼的治疗手段。本Cochrane 综述总结了现有最佳研究证据。

主要信息
为充分了解Ω-3 和Ω-6 脂肪酸补充剂在治疗干眼症中的作用,我们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尤其是如何应用该理论于不同诱因、不同严重程度的干眼症中。同样,补充剂的性质(例如,剂量、形态、成分)如何影响临床结局也需要更多研究以提供信息。

本综述研究了什么?
主要结局为,在随访至少一个月后干眼症状的改善情况。次要结局考虑一系列临床测量方法和副作用。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我们纳入了34个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涉及来自13个国家超过4314位成年受试者。

尽管多数证据是不确定的,长链Ω-3 脂肪酸补充剂相较于安慰剂可能在干眼症状上几乎没有什么优势,但是确实改善了一些临床症状。相较于单独的干眼症标准治法,或者Ω-6 脂肪酸补充剂,长链Ω-3 脂肪酸补充剂与干眼症标准治疗(例如,人工泪液,眼睑热敷,皮质甾类眼药水)的联合治疗对干眼症状有益处。最常见的副作用是暂时的胃肠道症状。

相较于安慰剂,Ω-3 和Ω-6 脂肪酸的复合补充剂,对泪液产生没有益处,但是对眼泪的稳定性有一点改善。对其他临床疗效衡量标准的影响,包括干眼症状和副作用,尚未明确。同样,其他类型复合补充剂对于治疗干眼症是否有效也是不确定的。我们得到所有结局为低至中等质量证据。

这些调查结果都提示,长链Ω-3 脂肪酸补充剂可能在治疗干眼症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当前这些证据不一致,需要更多的研究。

本综述更新情况如何?
Cochrane 综述研究员检索了截至2018年2月已发表的研究。最新补充检索在2019年10月进行,但是结果尚未纳入综述。

结论: 

总而言之,该综述的发现提示长链Ω-3 补充剂可能在治疗干眼症方面有一定的作用,尽管证据不确定也不一致。一套核心结局指标设置将有助于提高结局报告的一致性和综合证据的能力。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多不饱和脂肪酸(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 PUFA)补充剂包括Ω-3 和/或Ω-6 脂肪酸成分,已被提议作为干眼症的治疗方法。Ω-3 多不饱和脂肪酸(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PUFAs)同时存在于短链(二十碳五烯酸[eicosapentaenoic acid, EPA ]和长链(二十二碳六烯酸[docosahexaenoic acid, DHA ])形式,它们分别主要来自某些基于植物和海洋的食物。Ω-6PUFAs 存在于一些植物油中、肉类以及其他动物制品中。

目的: 

为了评价Ω-3 和Ω-6 多不饱和脂肪酸(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 PUFA)补充剂对干眼症症状和体征的作用。

检索策略: 

2018年2月,我们对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 Embase 以及其他两个数据库和三个临床试验注册中心进行了检索,并对参考文献也进行了检索。最新补充检索在2019年10月进行,但是结果尚未纳入综述。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针对干眼症受试者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在试验中,Ω-3 和/或者Ω-6 补充剂与安慰剂/对照补充剂、人工泪液或者无治疗进行比较。我们将不同形式或剂量的PUFAs 进行直接的比较。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依从Cochrane 标准的方法学要求,并对于证据的质量进行GRADE评级。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34个RCTs,涉及来自13个国家有着不同严重程度以及病因的4314个成年干眼症患者。随访时间从1月到12月不等。9个试验(26.5%)有已经发表或注册的方案。超过一半的试验都在一个或多个方面存在高偏倚风险。

长链Ω-3 脂肪酸(EPA 和DHA )与安慰剂或者无治疗(10个RCTs)进行对比

我们发现低质量证据表明,长链Ω-3 脂肪酸与安慰剂相比,可能对于干眼症症状只有很低甚至没有缓解作用(4个试验,677个受试者;均差[MD]=-2.47, 95%CI [-5.14, 0.19]单位)。我们发现中等质量证据表明,相较于安慰剂,长链Ω-3 补充剂对增加泪液的产生量有益处(6个试验,1704受试者;MD=0.68, 95%CI [0.26, 1.09]毫米每5分钟,使用Schirmer 氏检验),尽管我们不能断定该差异有临床意义。我们发现低质量证据表明,眼泪渗透压有可能降低(1个试验,54名受试者,MD=-17.71, 95%CI [-28.07, -7.35]毫摩尔每升)。由于异质性很大导致无法合并泪膜破裂时间(tear break-up time,TBUT)以及不良反应的资料。

结合Ω-3 和Ω-6 与安慰剂(4个随机对照试验,RCTs)进行对比

对于症状(低质量证据)以及眼睛表面染色(中等质量证据),4个被纳入的试验数据不能进行meta-分析,因此对这些结局的影响尚不清楚。就Schirmer 氏检验而言,我们发现中等质量证据表面其并没有组间差异(4个试验,455名受试者;MD=0.66, 95%CI [-0.45, 1.77]毫米每五分钟)。中等质量证据表明,相较于安慰剂,PUFA 干预可能对TBUT 有所改善(4个试验,455名受试者;MD=0.55, 95%CI [0.04, 1.07]秒)。由于每个结局数据仅来自于一个单一小试验,对于泪液渗透压以及不良反应的影响尚不清楚。

Ω-3和传统治疗对比单独传统治疗(2个RCTs)

为比较Ω-3 结合传统治疗与单独传统治疗相比,我们发现低质量证据提示症状上存在组间差异,且Ω-3 试验组更具优势(2个试验,70名受试者;MD=-7.16, 95%CI [-13.97, -0.34]眼表疾病指数[Ocular Surface Disease Index, OSDI] 单位)。所有其他结局的资料无法合并。

长链Ω-3(EPA 和DHA)脂肪酸与Ω-6 脂肪酸进行比较(5个RCTs)

为比较长链Ω-3 和Ω-6 补充剂,我们发现中等质量证据表明,干眼症状可能有所改善(2个试验,130名受试者;MD=-11.88, 95%CI [-18.85, -4.92]OSDI 单位)。对于眼表面染色、Schirmer氏检验或者TBUT 的结局无法进行Meta-分析。我们发现低质量证据显示,泪液渗透压潜在的改善(1个试验,105个受试者;MD=-11.10, 95%CI [-12.15, -10.05]毫摩尔每升)。关于所有对于胃肠不良反应的潜在影响,证据质量为低水平(2个试验,91名受试者;RR=2.34, 95%CI [0.35, 15.54])。

翻译备注: 

译者:张静怡(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张英英(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2020年5月2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