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人们在心脏病发作、搭桥或支架植入后重返工作岗位的干预措施。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的目的是找出并分析研究结果,这些研究回顾了帮助心脏病患者重返工作的方案,以确定这些方案是否真的能帮助他们重返工作,以及这些方案是否影响生活质量或产生任何不想要的影响。

主要信息

心脏康复计划,包括运动和咨询两部分,可能会缩短重返工作岗位所需的时间(中等质量证据),也可能会增加心脏病发作、搭桥手术或支架置入术后6个月内重返工作岗位的患者数量(低质量证据),但是这些计划可能对6个月后重返工作岗位几乎没有影响。仅包括咨询或运动的方案可能对返回工作岗位的患者人数或返回工作所需的时间没有什么影响(低到极低质量证据)。

本综述的研究内容是什么?

从心脏病发作或改善心脏病的手术中康复的人重返工作岗位可能会遇到问题。这些手术可以是旁路手术(是一种绕过狭窄的冠状动脉的外科手术,也称为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或CABG(coronary artery bypass graft))或非手术干预,比如植入支架(称为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ercutaneous coronary interventions, PCI))。心脏病引起的身体虚弱和情感问题可能导致长期缺勤或导致残疾而使人退休。工作环境也可能使患者难以重返工作岗位。这可能对他们的生活质量造成持久的影响。我们研究了使人们更容易重返工作岗位的方案,例如通过改变他们的工作条件、通过对患者进行心脏健康教育来解决心脏病经常伴随的焦虑、教导他们运动或采用咨询和运动相结合的方法,帮助他们恢复健康,重返工作岗位。

本综述的主要结局是什么?

我们发现,与接受常规治疗的患者相比,旨在支持康复进程或鼓励患者重返工作岗位的项目中,共有39项研究着眼于心脏病患者重返工作岗位。

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研究改变工作场所或工作场所的政策来缓解重返工作的压力,例如减少患者的工作时间或任务,并随着健康状况的改善逐步增加工作时间和任务。

我们发现了11项研究,通过向患者传授心脏病知识,来评价那些通常伴随心脏病而来的恐惧和抑郁的项目。我们不知道这些咨询和健康教育计划是增加了重返工作岗位的患者人数,还是缩短了患者离开工作岗位的时间(低到极低质量的证据)。

我们发现,有4项研究使用的干预是建议心脏病患者何时应该重返工作岗位,或向同事提供咨询,以解决他们对心脏病发作原因和患者恢复工作能力的担忧。以工作为导向的咨询干预措施可能对患者重返工作岗位的时间几乎没有影响(低质量证据)。

我们发现,仅提供运动计划的研究有9项。运动计划对6个月至一年之间重返工作岗位的患者数量可能没有什么影响(低质量证据),也可能在工作1到5年的患者数量上,或者在需要重返工作岗位的时间上,可能没有什么差别(低质量证据)。

我们发现了17项评价联合运动和咨询方案的研究。这些联合方案可使心脏病发作、搭桥或支架置入术后重返工作岗位的患者最多增加6个月(低质量证据):每5名参与联合心脏康复计划的患者中,就有1名可能重返工作岗位。这些项目可能会将重返工作岗位所需的时间缩短约一个月(中等质量证据)。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8年10月11日发表的研究。

作者结论: 

联合干预措施可增加至多6个月的重返工作,并可能减少离开工作的时间。另外,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人为干预的有益或有害影响。各种干预措施和结果的证据质量从极低到中等不等。重返工作通常是这些研究的次要结局,因此,有关重返工作的结局往往很少得到报告。坚持RCT报告准则可以大大提高未来研究的证据。在以工作为导向的干预措施的对照试验、返工过程中与健康有关的生活质量和不良影响方面存在着研究空白。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冠状动脉心脏病(coronary heart disease, CHD)患者在发生急性疾病事件(如心肌梗死(myocardial infarctions, MI))或重塑血管形态的手术(例如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coronary artery bypass grafting, CABG)或经皮冠状动脉介入(percutaneous coronary intervention, PCI))后,往往需要离开工作岗位很长时间才能康复。由于冠心病导致的功能能力下降和焦虑可能会进一步推迟或阻止重返工作岗位。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与常规护理或无干预相比,在提高冠心病患者重返工作岗位的以人为本和以工作为导向的干预措施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18年10月11日检索了以下的数据库:CENTRAL,MEDLINE, Embase,PsycINFO,NIOSHTIC,NIOSHTIC-2,HSELINE,CISDOC和LILACS。我们还检索了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的注册库,clinicaltrials.gov,以确定正在进行的研究。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研究接受干预或常规护理的冠心病患者重返工作岗位情况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选定的研究只纳入接受心肌梗死治疗或接受过CABG或PCI治疗的人。至少80%的研究对象应该在冠心病发作前就有工作,而不是在试验期间,或者研究作者必须考虑过重返工作岗位的亚组。我们纳入了各种语言的研究。两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了这些研究,并咨询了第三位综述作者以解决分歧。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名作者进行资料提取,评价偏倚风险。我们对返工率和返工时间进行了meta分析。我们考虑了次要结局、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和至少80%受试者有资格重返工作岗位的研究的不良事件。

主要结果: 

我们发现39个随机对照试验(包括1个集群RCT和4个三臂随机对照试验)。我们在meta分析中纳入了34项研究的返工结果。

个性的心理辅导比较常规疗法

在meta分析中,我们纳入了615名受试者,其中11项研究考虑在心理干预后重返工作岗位。大多数干预措施使用某种形式的咨询来解决受试者的疾病相关焦虑,并提供有关冠心病病因和病程的信息,以消除误解。我们不知道这些干预措施是否增加了至多6个月(比值比(risk ratio, RR)为1.08,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为[0.84, 1.40],6项研究,极低质量证据)或6至12个月(RR=1.24,95%CI=[0.95, 1.63];7项研究;极低质量证据)的恢复工作。我们也不知道心理干预是否缩短了重返工作岗位的时间。心理干预可能对一至五年工作的受试者比例影响甚微,甚至没有影响(RR=1.09,95%CI=[0.88, 1.34];3项研究;低质量证据)。

个性的工作导向辅导比较常规疗法

4项研究评价了工作指导咨询。这些咨询干预措施包括根据跑步机测试或延长咨询时间,建议患者何时重返工作岗位,以包括同事对冠心病的恐惧和误解。以工作为导向的咨询可能在返回工作岗位前的几天内导致平均差(mean difference, MD)很少甚至没有差异(MD=-7.52天,95%CI=[-20.07, 5.03]天;4项研究;低质量证据)。以工作为导向的咨询可能在心脏死亡方面没有什么不同(RR=1.00,95%CI=[0.19, 5.39];2项研究;中等质量证据)。

个性的物理调节干预比较常规疗法

9项研究评价了运动方案的影响。与常规护理相比,我们不知道身体干预是否能增加最多6个月的重返工作岗位(RR=1.17,95%CI=[0.97, 1.41];4项研究;极低质量证据)。身体条件干预可能在6至12个月期间对重返工作岗位的患者比率几乎没有影响(RR=1.09,95%CI=[0.99, 1.20];5项研究;低质量证据),也可能对一年后工作的患者的比率几乎没有影响(RR=1.04,95%CI=[0.82, 1.30];2项研究;低质量证据)。身体条件的干预可能在返回工作岗位所需的时间上收效甚微,甚至没有什么不同(MD=-7.86天,95%CI=[-29.46, 13.74]天;4项研究;低质量证据)。身体条件干预可能不会增加心脏死亡率(RR=1.00,95%CI=[0.35, 2.80];2项研究;中等质量证据)。

个性的综合干预措施比较常规疗法

在meta分析中,我们纳入了13项考虑在综合干预措施后重返工作岗位的研究。联合心脏康复方案可能会增加至多6个月的重返工作岗位的机会(RR=1.56,95%CI=[1.23, 1.98];有额外效果时需要治疗的患者数量(number needed to treat for an additional beneficial outcome, NNTB)4项研究;低质量证据),而且在6至12个月的随访期间,重返工作岗位的机会可能几乎没有差别(RR=1.06,95%CI=[1.00, 1.13];10项研究;低质量证据)。我们不知道综合干预措施是否增加了1至5年(RR=1.14,95%CI=[0.96, 1.37];6项研究;极低质量证据)或5年期间(RR=1.09,95%CI=[0.86, 1.38];4项研究;极低质量证据)工作的受试者的比例。综合干预措施可能缩短了返回工作岗位所需的时间(MD=-40.77,95%CI=[-67.19, -14.35];2项研究;中等质量证据)。联合干预可能导致很少或没有差异的梗塞复发(RR=0.56,95%CI=[0.23, 1.40];3项研究;中等质量证据)。

工作导向的干预措施

我们没有发现专门针对严格以工作为导向的工作场所干预措施的研究。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1月22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