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影响妇幼保健非专业卫生工作者产生作用的影响因素

这项综述是由Cochrane协作网的研究人员完成的。综述总结了53项研究的结果,这些研究探讨了影响母亲和儿童健康的非专业卫生工作者(lay health worker, LHW)方案成功的因素。本综述是与Cochrane系统综述同时进行的,该Cochrane综述评价了非专业卫生工作者方案对妇幼健康的有效性。

什么是非专业医务人员?

非专业卫生工作者(LHW)是指接受过一些医疗服务培训的外行人,但不是医疗专业人士。在本综述纳入的大多数研究中,非专业卫生工作者(LHWs)是可以向生活在富裕国家的低收入人群或生活在贫困国家的人群提供医疗保健。富裕国家的非专业卫生工作者(LHWs)提供健康促进、咨询和支持。贫穷国家的妇女保健处也能提供类似的服务,但有时也分发食品补充剂、避孕药具和其他产品,治疗儿童常见疾病,或管理简单分娩妇女的健康。

这项研究发现了什么

这些研究描述了非专业卫生工作者(LHWs)、母亲、规划管理人员和其他参与LHW方案的卫生工作者的经验。我们发现许多研究都是基于不同背景的,并且这些研究都存在一些方法学上的问题。这些研究的发现被评价为中等质量的证据。一些发现仅仅是基于一两项研究的合并,这些研究存在一些方法学上的问题,并且为低质量的证据。

母亲们普遍对这些方案持积极态度。他们认同LHWs的技能和一些他们自己和LHWs之间的相似之处。然而,一些母亲在接受家访时还是会担心保密问题。另一些人则认为LHW服务无关紧要或不足,特别是当LHW只提供促销服务时。LHWs和母亲们都强调了信任、尊重、善良和同情心的重要性。然而,LHWs有时发现很难管理与母亲的情感关系和界限。一些LHWs担心如果医疗保健不成功,他们会受到指责。另一些人在他们的服务没有得到赏识时会感到灰心丧气。如果这些卫生系统和社区领导人具有权威,并尊重LHWs,那么来自卫生系统和社区领导人的支持可以使LHWs获得信誉。此外,家庭成员的积极支持也很重要。

卫生专业人员常常赞赏LHWs为减少他们的工作量所作的贡献,以及他们的沟通技巧和承诺。然而,一些卫生专业人员认为,因为LHWs增加了他们自己的工作量,所以,卫生专业人员担心自己会因此失去权威。

LHWs的行为动机是利他主义、社会认同、知识获取和职业发展。一些无薪的LHWs希望能够得到定期付款。另一些人则担心,支付可能会威胁到他们的社会地位,或导致人们质疑他们的动机。一些领工资的LHWs对他们的工资水平不满意。另一些人则因为其他LHWs的工资更高而感到沮丧。一些LHWs表示,他们几乎没有机会表达不满。

一些LHWs说,培训方案是不足充分的、质量差的,而且是不切题的。他们呼吁在咨询和交流方面,以及在他们目前作用以外的主题方面,包括共同的健康问题和国内问题方面,进行更多的培训。LHWs和一些主管都认为,他们的主管缺乏技能、缺少时间和交通工具。一些LHWs则感谢能有机会与其他LHWs分享经验。

一些LHWs是接受过额外培训的传统接生员。一些卫生专业人士担心,这些LHWs对自己管理危险事件信号的能力过于自信。LHWs和母亲们发现,在经历过与卫生专业人员的不愉快经历、害怕剖腹产、缺乏交通工具和费用之后,女性不愿意被转诊。由于缺乏与卫生专业人员的合作,一些LHWs也不愿将妇女转诊给他们。

我们将这些发现串联成一系列的活动,在这些活动中,我们提出了某些LHW方案要素,来探究如何能够促进方案更好的实现。

作者的结论

LHWs并没有被视为一名训练较差的卫生工作者,而是代表了一种不同的、有时更受欢迎的卫生工作者类型。LHWs和它们的接受者之间经常密切的关系是这种方案的优势。然而,方案规划人员必须考虑如何在避免问题的同时实现密切交流的最优化。提供受助人认为相关的服务可能也很重要;确保其他卫生工作者和社区领导人定期提供看得见的支持;并提供适当的培训、监督和奖励。

结论: 

LHWs可能代表一种不同的、有时更受欢迎的卫生工作者类型,而不应视为训练较差的卫生工作者。LHWs与受助人的密切关系是项目的一大优势。然而,方案规划人员必须考虑如何在尽量减少潜在弊端的同时实现LHWs与受助人密切关系的最大化。其他重要的促进因素可能包括开展受助人认为有关联的服务;来自卫生系统和社区定期且明显的支持服务;以及适当的培训、监督和奖励。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非专业卫生工作者(Lay health workers, LHWs)是执行与提供卫生保健相关职能的一类人,他们会接受一定程度的培训,但没有授予正式的专业、第二专业证书或高等教育学位。他们为包括妇幼健康在内的一系列问题提供护理。LHW方案是有效的,所以我们需要更好地理解影响其实施和可持续发展的因素。本综述旨在通过综合定性证据来解决这些问题,并与Cochrane关于LHWs对孕产妇和儿童健康的有效性的系统综述同时进行。

目的: 

本综述旨在探究影响LHW方案对妇幼健康有效性的影响因素。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MEDLINE(通过OvidSP)(2011年12月21日检索);MEDLINE(通过Ovid In-Process & Other Non-Indexed Citations,OvidSP)(2011年12月21日检索);英国护理索引和档案数据库(British Nursing Index and Archive)(通过Ovid)(2011年5月13日检索)。我们检索了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联系了该领域的专家,并纳入了与LHW有效性评估的试验同时进行的研究。

纳入标准: 

我们采用定性方法进行资料收集和分析的研究,并侧重于利益攸关方对初级或社区卫生保健环境中妇幼保健LHW方案的经验和态度。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框架主题综合方法确定了LHW方案实施的障碍和推动者。两名综述作者独立使用标准工具评价研究质量。我们使用CerQual方法评价了综述结果的质量,这一方法是我们根据这项研究以及相关的定性证据综合方法同时开发的。我们将我们的研究结果与LHW方案有效性的综述中所涉及的结果衡量标准通过逻辑模型结合起来。最后,我们确定了亚组分析的假设,将会在有效性综述一文的更新中使用。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53项研究,主要描述了LHWs、受助者和其他卫生工作者的经验。LHWs在高收入国家主要提供宣传、咨询和支持服务。在中低收入国家,LHWs也能提供类似的服务,但有时也会分发补充剂、避孕药具和其他产品,并诊断和治疗儿童常见疾病。一些LHWs接受培训,以管理孕妇的简单分娩,并向有妊娠或分娩并发症的妇女提供咨询。

许多结果是基于多种背景下的研究,但也存在一些方法学上的局限性。这些发现被评价为中等质量的。有些发现是基于一项或两项研究,并存在一些方法学上的局限性。这些被评价为低质量的。

在实施中的障碍和促进因素主要与方案的可接受性、适当性和可信性,以及卫生系统的限制有关。方案受助人对方案的设置普遍持正面态度,而且认同LHWs的技能,以及他们认为自己与LHWs也存在相似之处。然而,有些受助人在接受家访时担心保密问题。另一些人则认为LHW服务无关紧要或不足,特别是当LHW只提供促销服务时。LHWs和受助人强调了信任、尊重、善良和同情的重要性。然而,LHWs有时发现很难管理与受助人的情感关系和界限。一些LHWs担心如果医疗保健不奏效他们自己会受到指责。另一些人在他们的服务没有得到赏识时会感到灰心丧气。来自卫生系统和社区领导人的支持使LHWs更可信,至少在卫生系统和社区领导人拥有足够权威,且为LHWs予以足够尊重的情况下是这样的。此外,家庭成员的积极支持也很重要。

卫生专业人员经常赞赏LHWs为减少他们的工作量所做的贡献,以及他们的交流技巧和承诺方面。然而,一些卫生专业人士认为LHWs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所以,卫生专业人员担心自己会因此失去权威。

LHWs的行为动机因素包括利他主义、社会认同、知识获取和职业发展。一些无薪的LHWs希望得到定期的付款,而另一些人则担心付款可能会威胁到他们的社会地位或导致人们质疑他们的动机。一些领工资的LHWs对他们的工资水平不满意。另一些人则对不同地区或机构的薪酬差异感到沮丧。一些LHWs表示,他们几乎没有机会表达不满。

LHWs认为了培训方案不充分、质量差、内容不相关,且实施缺乏灵活性,他们呼吁在咨询和沟通方面,以及非目前关注其他的主题方面(涉及共同的健康问题和国内问题)进行更多的培训。LHWs和一些主管都认为,他们的主管缺乏技能、缺少时间和交通工具。一些LHWs感谢有机会与其他LHWs人员分享经验。

一些研究中,LHWs是接受过额外培训的传统接生员。一些卫生专业人士担心,这些LHWs对自己管理危险事件信号的能力过于自信。LHWs和受助者指出了其他问题,包括妇女在与卫生专业人员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后不愿被转诊、害怕剖腹产、缺乏交通工具和费用。由于缺乏与卫生专业人员的合作,一些LHWs不愿让妇女转诊。

我们将发现和结果与LHW方案有效性综述一文中涉及的结果衡量标准通过逻辑模型结合起来。在这里,我们提出了6个事件链,其中特定的方案组成部分导致特定的中期或长期结局,以及特定的参与者积极或消极地影响这一进程。我们建议未来LHW有效性综述一文的更新应该探讨这些组成部分的存在是否会影响方案的成功。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11月1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