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部晚期宫颈癌初步治疗后的辅助化疗能否减少复发,延长寿命?

综述的问题

局部晚期宫颈癌(IIB期至IVA期)的标准治疗是“同步放化疗”,即在治疗期间同时使用抗癌药物与盆腔放疗(对下腹的放射治疗)。然而,在该标准治疗后,肿瘤可能仍然存在(残留癌)或复发(复发癌)。本综述评估了与标准治疗相比,在标准治疗后给予其他抗癌药物(ACTs)是否可以帮助患有局部晚期宫颈癌的女性延长生命。

我们如何进行综述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4年3月的文献,并确定了两项随机对照试验,对局部晚期宫颈癌患者的标准治疗与标准治疗加ACT进行对照。两位综述作者独自进行研究评价和资料收集。

结果

这两项研究差异显著,因此我们无法合并他们的数据。一项国际试验于2002年至2004年进行,共涉及515名女性。试验发现服用ACT(顺铂联合吉西他滨)的女性癌症复发的时间更长,而且ACT组中3年后存活的女性多于标准治疗组(80%比69%)。 我们认为在本试验中,研究结果具有较高的偏倚风险,因为在标准治疗期间,女性服用了不同的药物,因此研究治疗的总体效果不能仅归因于ACT。另一项试验于1988年至1994年在泰国的几家医院进行,共涉及463名女性。在该试验中,ACT(5-氟尿嘧啶)未能延长女性生存和癌症复发的时间。两项研究的ACT组均报告了存在副作用增加的趋势。

结论

由于只有两个差异显著的试验所提供的有限数据,因此对接受标准治疗的局部晚期宫颈癌女性,再额外使用抗癌药物是否有效,仍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持。

作者结论: 

由于只有两项试验提供的有限数据,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CCRT加ACT的疗效。未来的大型试验需要论证其疗效、毒性和生活质量。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目前对患有局部晚期宫颈癌患者(国际妇产科联合会(FIGO)IIB期至IVA期)的标准治疗是同步放化疗(CCRT)。然而,在这组患者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二的患者在治疗后存活时间超过五年。辅助化疗(ACT)可以通过根除骨盆残留疾病和治疗骨盆辐射场以外的隐性疾病来提高生存率。然而,在局部晚期宫颈癌(LACC)同步放化疗后的辅助化疗试验发现,在试验设计、受试者的纳入标准、干预措施和生存效益等方面存在不一致性。

研究目的: 

与只进行CCRT相比,评估局部晚期宫颈癌患者同步放化疗(CCRT)加辅助化疗(ACT)对其生存率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妇科综述组试验注册库(Cochrane Gynaecological Review Group Trial Register)、Cochrane中心对照试验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和会议记录至2014年3月。我们手动检索了相关研究的引文列表。

纳入排除标准: 

包括比较只进行CCRT与CCRT加ACT的随机对照试验(RCT)。诊断为宫颈癌FIGOIIB期至IVA期的患者,其组织病理学表现为鳞癌、腺鳞癌、腺癌或未分化癌。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ST,KK)选择了相关试验、提取资料、独立评估偏倚风险、比较结果并通过讨论解决分歧。

主要结果: 

我们确定了两个随机对照试验,涉及978名宫颈癌IIB期到IVA期的女性。由于临床试验有显著差异,我们没有进行meta分析。一项涉及515名女性的行业资助试验将CCRT(顺铂),与CCRT(顺铂联合吉西他滨)加ACT(继以两个周期)进行对照。该试验报告,与仅接受CCRT治疗的患者相比,接受CCRT加ACT治疗的女性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显着改善:三年PFS为74.4%比65.0%(HR=0.68, 95% CI [0.49, 0.95], P=0.027),三年OS为80%比69%(HR=0.68, 95% CI [0.49, 0.95], P=0.022)。然而,由于两组患者的CCRT化疗有所不同,我们认为这些结果存在较高的偏倚风险。

第二个试验是一项四臂研究,我们从两个研究组中提取463名女性的资料,这些研究组的女性接受CCRT(静脉注射丝裂霉素C和口服5-氟尿嘧啶(5-FU))或CCRT加ACT(口服5-Fu三个周期)。CCRT加ACT组与CCRT组的女性相比,OS的HR为1.309 (95% CI [0.795, 2.157),无病生存率(DFS)的HR为1.125 (95% CI [0.799, 1.586)。

在两项试验的ACT组中,血液学不良事件更为常见。两项试验均未报告生活质量(QoL)。

翻译备注: 

译者:沃琪瑶(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夏如玉(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2019年7月2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