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养标签促进对食品和饮料的更健康的消耗和购买

包括过量能量摄入在内的不良饮食是健康不佳的一个重要原因。健康标签可以为人们做出更健康的食物选择提供帮助。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综述研究了营养标签(即提供了营养成分信息的标签)是否可以说服人们购买或消耗不同种类的(健康的)食品。我们检索可获取的证据来回答这个问题,并且找到了28项研究。

关键信息

有证据表明,菜单上有能量信息(即卡路里数)的营养标签可以减少餐馆里的能量购买,但是需要更多高质量研究使这一发现更加明确。

本综述研究了什么?

一些研究评价了从自动售货机、杂货店、餐馆、自助餐厅或咖啡店购买食品或饮料的情况。其他研究评价了在人工环境或场景(称作实验室研究或环境)内吃小吃或吃饭期间所消耗的食物或饮料的数量。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餐馆菜单上的营养标签减少了购买的能量(即卡路里),但是支持这项发现的三项研究质量低,所以我们对效果评估的信心有限,并且可能随着进一步的研究而改变。八项研究在实验室环境下评价了这种相同干预,但是这些研究评估了受试者消耗了多少能量,而不是受试者购买了多少能量。这些研究没有最终证明当菜单或食品被贴上标签时能量消耗的减少,而且它们的质量也较低。

此外,六项实验室研究评估了当受试者被给予贴标签或没有贴标签的食物或饮料时他们消耗多少能量;五项实验室研究评估了当食物实际为高能量,却在实验中被贴上低能量或低脂肪的标签(即错贴标签)时,受试者消耗多少能量。这两组研究的结果没有结论,且质量低,甚至错贴标签的研究质量非常低。我们发现一些研究评价了在自动售货机和杂货店贴标签,但是它们的结果不容易解释,所以我们无法用它们为本综述提供信息。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证据检索截止到2017年4月26日。

作者结论: 

一小部分低质量证据的结果表明,菜单上包含能量信息的营养标签可以减少餐馆中购买的能量。在实验室环境下评价菜单或一系列食品选择清单上的能量信息对消耗量影响的证据表明,它与在购买时观察到的效果相似,尽管证据不确定且质量低。

因此,在缺少观察到危害的情况下,我们暂时建议,餐馆菜单上的营养标签可以作为解决肥胖问题方法更广泛应用的一部分。需要更多真实世界环境中的高质量研究以得出更确定的结论。

还需要进一步的高质量研究以解决来自杂货店和自动售货机的证据不足的问题,并且评估干预效果的可能的调节因素,包括社会经济状况。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营养标签被提倡作为促进更健康的购买和消耗(包括减少能量摄入)的一种方法。在国际上,已经介绍了许多营养标签方案。关于这种标签是否可以有效促进更健康的行为,目前尚未达成共识。

研究目的: 

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评价用于食物和非酒精饮料的营养标签对于购买和消耗较健康物品的影响。次要目的是探索营养标签对购买和消耗可能的调节作用。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包括CENTRAL,MEDLINE和Embase在内的13个电子数据库,检索截止到2017年4月26日。我们还手工检索了参考文献和引文,并且通过网站和试验注册库寻求未发表的研究。

纳入排除标准: 

符合条件的研究:随机或半随机对照试验(RCTs/Q-RCTs),前后对照试验,或中断时间序列研究(ITS);将贴标签的产品(有营养成分和能量信息)和没有贴营养标签的相同产品进行对照;评价了在真实世界或实验室环境下客观测量的食品或非酒精饮料的购买或消耗量。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筛选了纳入研究和提取了研究资料。我们应用Cochrane“偏倚风险”工具和GRADE来评价证据的质量。我们使用随机效应meta分析汇总了评价相似干预和结局的研究,并且在叙述总结中综合了其他研究的数据。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8项研究,包括17项RCT,5项Q-RCT和6项ITS研究。大多数研究(21/28)在美国进行,19项在大学环境中进行,其中14项主要涉及大学里的学生或工作人员。大多数(20/28)研究评价了菜单或菜单板上的标签、一系列受试者可以选择的食品或饮料上的/附近的营养标签的影响。八项研究仅为受试者提供一种贴标签的食物或饮料的选项(标签在容器或包装上,在食物旁边或在展示板上),并且测量消耗量。最经常被评估的标签类型是能量(即卡路里)信息(12/28)。

十一项研究评价了在真实世界环境下营养标签对购买食物或饮料选择的影响,包括从自动售货机(一项集群RCT)、杂货店(一项ITS)或餐馆、自助餐厅或咖啡店(三项RCT、一项Q-RCT和五项ITS)购买。关于自动售货机和杂货店的结果无法解释,并且被评为非常低质量。三项RCT(全部评价了餐馆菜单上的能量标签)的meta分析显示购买的能量减少了47千卡,有统计上显著性(MD= -46.72千卡,95%CI= -78.35- -15.10,N=1877)。假设一顿饭平均600千卡,菜单上的能量标签可以使每顿饭购买的能量减少7.8%(95%CI=2.5%-13.1%)。这三项研究的证据质量低,所以我们对效果评估的信心有限,并且可能随着进一步的研究而改变。在剩余的六项研究中,只有两项研究(都是涉及咖啡店或自助餐厅内菜单或菜单板上能量标签的ITS研究)偏倚风险低,它们的结果支持meta分析。在一个餐馆(1项研究)、自助餐厅(2项研究)或一个咖啡店(1项研究)进行的其他四项研究的结果没有明确报告,且偏倚风险高。

十七项研究评价了在人工环境或场景中营养标签对消耗的影响(以下被称为实验室研究或环境)。在这些研究中,八项(均为RCT)评价了菜单上或一系列可供食物选择的物品上的标签的效果。对这些研究的meta分析没有最终证明一顿饭的能量消耗有减少(MD=-50千卡,95%CI=-104.41-3.88,N=1705)。我们认为证据质量低,所以我们对效果评估的信心有限,并且可能随着进一步的研究而改变。

六项实验室研究(四项RCT和两项Q-RCT)评价了对单一食物或饮料选项(如巧克力、意大利面或软饮)贴标签对一次吃零食或正餐时能量消耗的影响。对这些研究的meta分析没有显示消耗的能量(千卡)有统计学显著差异(SMD=0.05,95%CI= -0.17-0.27,N=732)。然而,置信区间宽,提示真实效应大小不确定。我们认为证据质量低,所以我们对效果评估的信心有限,并且可能随着进一步的研究而改变。

没有证据表明营养标签对增加能量购买或消耗有意外的坏处。间接证据来自涉及在吃零食时或正餐中对单一营养成分贴错标签(即在高能量食物上贴低能量或低脂肪标签)的五项实验室研究。对这些研究的meta分析没有显示消耗的能量(千卡)在统计学上有显著增加(SMD=0.19,95%CI=-0.14-0.51,N=718)。效应小且置信区间宽,提示真实效应大小不确定。我们认为来自这些研究的证据质量非常低,对效果评估的信心很小。

翻译备注: 

译者:尚亚西;审校:马思思,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7月2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