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5岁及以下儿童果蔬摄入量的干预措施。

研究背景

水果和蔬菜的食用量不足给发达国家造成相当大的健康负担。摄取充足的水果和蔬菜与降低未來發生非傳染性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有关。幼儿期是建立成年后饮食习惯的关键时期。因此,在幼儿期增加蔬果的摄取量,可能会是降低该疾病负担的有效策略。

本综述的研究问题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五岁及以下儿童增加水果或蔬菜或两者兼具的干预措施的影响。

方法

我们检索了各个数据库和相关期刊来寻找目标试验。我们联系了纳入试验的作者,以了解更多潜在的相关试验。任何旨在增加五岁及以下儿童蔬果摄入量,并对摄入量有过测量的随机试验(受试者有相同机会被分配到试验组或对照组)都是合格的。由两位综述作者独立检索并从研究中提取资料。目前,证据检索截至到2020年1月。

研究结果

研究纳入了80项试验,涉及12965名受试者。50项试验研究了儿童喂养方式的干预措施(如反复接触蔬菜),15项研究了父母营养教育干预,14项研究了多因素干预(如将学前政策变化与家长教育相结合),2项研究了儿童营养教育干预,1项研究了以儿童为中心的正念干预。儿童喂养方式的干预及多因素干预可能让儿童的蔬果摄取量在短期内小幅增加(少于12个月)。仅对家长或儿童进行营养教育的干预措施能否有效增加儿童对果蔬的摄入量尚不确定。没有足够的信息来评价长期有效性、成本效益或意外伤害。除了四项研究接受企业资助,其余研究报告资金均来自政府或慈善基金。

结论

儿童喂养方式可能会增加儿童的蔬果摄入量(每天增加5.30克),但是该结论基于低质量的证据,因此我们对这种方式有效的确定性有限。给予中等质量的证据,多因素干预可能会增加儿童的蔬果摄入量(每天增加0.34杯)。目前尚不确定父母营养教育干预是否会增加儿童的蔬果摄入量。

这是一项实时更新的系统综述。实时更新的系统综述提供了一种新的更新综述的方式。在这种方式下,综述被持续更新,将新的可获得的相关证据合并到一起。欲了解该综述目前的情况,请参阅Cochrane系统综述数据库

作者结论: 

尽管确定了80项符合各种干预措施的合格试验,但在证据质量和影响程度方面,关于如何增加儿童果蔬摄入量的证据仍然有限。在确定的干预类型中,有中等质量的证据支持多因素干预,而低质量的证据支持儿童喂养方式,可能导致五岁及以下儿童的果蔬摄入量仅有少量增加。目前尚不确定仅父母营养教育还是儿童营养教育干预措施能有效增加五岁及以下儿童的果蔬摄入量。基于极低到低质量的证据,我们对所有干预方法(多因素干预除外)效果估计的确定性有限。需要至少12个月的长期随访,今后的研究应采取更严格的方法来推进该领域的发展。

这是一项实时更新的系统综述。实时更新的系统综述提供了一种新的更新综述的方式。在这种方式下,综述被持续更新,将新的可获得的相关证据合并到一起。欲了解该综述目前的情况,请参阅Cochrane系统综述数据库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儿童果蔬摄入不足会增加未来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包括心血管疾病。为了评估减轻这种疾病负担的可能性,需要测试干预措施增加果蔬摄入量的效果,包括针对儿童特定喂养策略的干预或针对家庭或育儿环境的更广泛的多因素干预措施。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增加五岁及以下儿童水果或蔬菜或两者兼有的摄入量的干预措施的有效性、成本效益和相关不良事件。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20年1月25日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以及两个临床试验注册库以筛选符合条件的试验。我们在2019年11月检索了Proquest的学位论文。我们检索了纳入试验的参考文献列表,并手工检索了三本国际营养学期刊。我们联系了纳入试验的作者以进一步获得潜在的相关试验。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针对五岁及以下儿童水果、蔬菜或两者摄入的干预措施,并结合饮食或生化来评价果蔬的摄入量的随机对照试验,包括群组随机对照试验和交叉试验。两位综述作者独立地筛选了文献的标题和摘要;第三位作者解决分歧。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提取资料并对纳入研究进行偏倚风险评估;第三位作者解决分歧。由于存在无法解释的异质性,对于有足够试验的主要综述结局,我们在meta分析中使用了随机效应模型进行分析。我们计算了标准化平均差异(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s, SMDs)来解释果蔬摄入量的异质性。我们使用Cochrane程序对偏倚风险进行评价,并评价证据质量(GRADE方法)。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80项试验,218个试验组,12965名受试者。50项试验研究了儿童喂养方式(如反复接触食物)对增加儿童蔬菜摄入量的影响。15项试验研究了家长营养教育对增加儿童果蔬摄入的影响。14项试验研究了多因素成分的干预(如家长营养教育和学前政策变化)对增加儿童果蔬摄入量的影响。2项试验研究了营养教育干预对增加儿童果蔬摄入量的影响。1项试验研究了以儿童为中心的正念干预对增加果蔬摄入量的影响。

我们认为80项纳入试验中有23项在所有条目中领域均无高风险偏倚。在其余试验中,实施、检出和失访偏倚是最常见的高风险偏倚条目。

有低质量的证据表明,与没有干预措施相比,儿童喂养方式对于儿童蔬菜的摄入可能有较小的积极影响,相当于使所需蔬菜消费量增加5.30g(SMD=0.50,95%CI[0.29, 0.71];19项研究,2140名受试者;平均干预后随访= 8.3周)。多因素干预与无干预相比,对儿童食用水果和蔬菜的影响较小(SMD=0.32,95%CI=[0.09, 0.55];9项研究,2961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平均干预后随访= 5.4周),相当于每天增加0.34杯果蔬摄入。在研究父母营养教育与无干预措施的meta分析中,儿童的果蔬摄入量是否存在短期差异尚不确定(SMD=0.13,95%CI=[-0.02, 0.28];11项研究,3050名受试者;极低质量证据;平均干预后随访=13.2周)。我们无法在meta分析中汇总儿童营养教育干预措施;两项试验均表明对儿童食用水果和蔬菜有积极的干预作用(低质量证据)。

极少有试验报告长期有效(6项试验),成本效益(1项试验)或干预措施的意外不良后果(2项试验),这限制了我们评估这些结果的能力。除了四项研究接受企业资助,其余研究报告资金均来自政府或慈善基金。

翻译备注: 

原译者:孙屿昕,更新译者:张晓雯,审校:刘雪寒(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 年11 月22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