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义齿的附属装置

综述问题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估用于上颌或下颌种植义齿的不同附属装置的效果、磨损、患者满意度、患者偏好和成本。

研究背景

对于完全缺牙的成年人,现代的方法是植入假牙,并且带有连接假牙和假牙下表面的连接系统。由于植入物数量的选择和附属装置的设计会影响假体的效果、磨损量、患者满意度、偏好和成本,因此开展综述非常重要。

研究特征

Cochrane口腔健康的作者们进行了这项综述,证据截至2018年1月24日。总共发现了6项针对完全缺失牙齿的成人的试验,其中包括294颗下颌假牙(由一颗或多颗植入物锚定)。该综述研究了同一种植体系统上的不同附属装置系统。这6项试验并没有评估相同的附属装置系统。没有合格的上颌种植义齿试验。

主要结局

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下颌种植义齿附着体系统与上颌种植义齿附着体系统之间的任何显著差异。对戴全口义齿的牙齿缺失患者进行进一步的随机对照试验时,必须特别注意使用相同的植入系统和相同数量的植入体,但是可以根据其寿命和患者的偏好来使用不同的附属装置系统。

证据质量

我们认为证据的质量很低。在所有纳入的试验中,受试者相对较少,事件也较少,试验设计存在严重的局限性,数据缺失或不完整报告结局。

作者结论: 

对于下颌覆盖义齿,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不同附属装置系统对修复成功、修复维护、患者满意度、患者偏好或成本的相对有效性。短期而言,有一些证据不足以显示差异,也没有证据报告。无法确定下颌覆盖义齿的任何首选附属装置系统。

对于上颌覆盖义齿,没有证据(没有确定试验)来确定不同附属装置系统对修复成功、修复维护、患者满意度、患者偏好或成本的相对有效性。

进一步对无牙颌患者进行随机对照试验时,必须特别注意试验设计,即使用相同种植系统的相同数量的种植体,但在对照组和试验组中明确识别出不同的附着体系统。试验还应确定不同附属装置系统的寿命和患者的偏好。鼓励对当前的计算机辅助设计/计算机辅助制造(computer-aided designed/computer-assisted manufactured, CAD/CAM)棒型连接系统进行试验。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种植覆盖义齿是修复无牙患者最常用的治疗方法之一。附属装置系统用于将覆盖义齿固定在植入物上。现有的附着系统过多,要求临床医生了解他们的修复手法和患者相关结局。

研究目的: 

本综述通过评估修复成功、修复维护、患者偏好、患者满意度/生活质量和成本,来比较上颌和下颌种植覆盖义齿的不同附属装置系统。

检索策略: 

Cochrane口腔健康信息专家检索了以下数据库:Cochrane口腔健康试验注册库(Cochrane Oral Health's Trials Register)(截至2018年1月24日);Cochrane对照试验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2017年,第12期),Cochrane图书馆( 2018年1月24日);MEDLINE Ovid(1946年至2018年1月24日);和Embase Ovid(1980年至2018年1月24日)。2018年1月24日,美国国家健康试验研究所注册中心(ClinicalTrials.gov )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检索正在进行的试验。在检索电子数据库时没有对发布的语言或日期加以限制。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所有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包括上颌或下颌种植覆盖义齿与不同附属装置系统的交叉试验,至少随访1年。

资料收集与分析: 

由4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资料并评价纳入试验的偏倚风险。随后综述作者联系了几名相关研究的作者以获取缺失的信息。meta分析采用了固定效应模型,连续性变量使用均数差(Mean differences,MD)、计数资料使用相对危险度(Risk ratios, RR)和95%可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s, CI)进行合并分析。我们使用GRADE方法来评估证据质量,并创建“结果概要表”。

主要结果: 

我们确定了6项随机对照试验,总共涉及294个下颌覆盖义齿(包括一项交叉试验)。没有与上颌覆盖义齿相关的试验是合格的。由于对纳入试验的结局报道不足,下颌覆盖义齿附属装置系统之间的分析有限。

研究比较了球型和棒型附属装置,在合并关于短期修复成功的资料后,我们发现了显著的异质性( I2=97% ),其影响方向不一致,这是由于研究之间的临床或方法差异无法解释,因此我们没有对这一结果进行meta分析。球型附着体的短期再治疗(附属装置系统的修复)较高(RR=3.11,95%CI=1.68至5.75;130名受试者;2项研究;非常低质量的证据),短期再治疗中两种附属装置系统之间没有差异(附属装置系统的更换)(RR=1.18,95%CI=0.38至3.71;130名受试者;2项研究;非常低质量的证据)。当球型附着体和杆型附着体比较时,还不确定短期修复成功与否。

比较球型附着体和磁铁附着体,它们在中期修复成功率(RR=0.84,95%CI=0.64至1.10;69名受试者;1项研究;非常低质量的证据)或中期再治疗(RR=1.75,95%CI=0.65至4.72;69名受试者;1项研究;非常低质量的证据)中没有差异。然而,5年后,当使用附属装置附件时,修复维护成本更高(MD=-247.37 EUR,95%CI=-346.32至-148.42;69名受试者;1项研究;非常低质量的证据)。将球型附着体与磁铁附着体进行比较,中期修复成功与否还不确定。

一项试验提供了球型与伸缩附件的数据,并报告了两个系统在短期patrix置换中修复维护方面(RR=6.00,95%CI=0.86至41.96;22名受试者;1项研究;非常低质量的证据),基质活化(RR=11.00,95%CI=0.68至177.72;22名受试者;1项研究;非常低质量的证据),矩阵替换(RR=1.75,95%CI=0.71至4.31;22名受试者;1项研究;非常低质量的证据),或者种植覆盖义齿的重新衬里(RR=2.33,95%CI=0.81至6.76;22名受试者;1项研究;非常低质量的证据)等方面没有差异。当球型附着体与伸缩式附着体进行比较时,不确定短期修复维护是否有差异。

在纳入的唯一交叉试验中,不同附属装置系统之间的患者偏好仅在3个月后进行评估,而不是在整个10年的试验期内进行评估。

翻译备注: 

译者:白雪,审校:刘雪寒,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