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抑制剂单独或结合化疗使用是否会改善上皮性卵巢癌(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EOC)的结局?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综述的目的是研究表皮生长因子受体抑制剂是否可以改善患有EOC女性患者的结局,以及确定其危害。我们对回答这些问题的所有相关研究进行了收集和分析,最后找到7项研究。

本综述的主要信息是什么?
有限的证据表明,使用抗EGFR药物只有很少的益处或几乎没有益处,无论是在复发时结合化疗使用还是用于EOC一线化疗后的维持治疗,而且可能增加副作用。

本系统综述研究了什么?
尽管妇科癌症导致的死亡人数在所有死亡人数中占了一半,但是大约四分之一的妇科癌症由卵巢病变引起的。世界平均发病率为每10万女性中有6.6例,而由于其中四分之三的病例在确诊时即为晚期,死亡率则是每10万女性中有4例。治疗手段通常包括尽可能地切除可见肿瘤(根除手术)和含铂药物化疗。化疗对大部分EOC病例(70%到80%)都可以看到效果。不幸的是,大部分疾病晚期的女性会复发,并最终因对化疗产生耐性而死亡。

EGFR和控制细胞生长相关。高EGFR活性与EOC的发展和不良结局有关。对于新的治疗药物来说,抑制EGFR的活性是一个受到高度关注的目标。抗EGFR药物一直在研究中,并尝试在化疗中或化疗后的维持治疗中使用。

本系统综述的主要结局是什么?
综述从7项研究中找到有关抗EGFR抗体或者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 TKI)(埃罗替尼和凡德他尼)作用的相关证据。这用于一线化疗完成后的维持治疗,或用于初始治疗后出现的EOC(复发性或顽固性疾病)。

我们发现有低质量证据表明,一线化疗后使用埃罗替尼进行维持治疗对总生存期只有很小的或几乎没有影响,极低质量表明对无进展生存期(癌症再次发展前)也只有很小的或几乎没有影响。治疗后可能会降低生存质量(观察性结论),但是资料很少,结论有很高的不确定性。不良反应的资料不符合纳入标准,所以没有纳入meta分析。

我们发现低质量证据表明,使用凡德他尼治疗EOC复发的女性可能对总生存期只有很小的或几乎没有影响,非常低质量证据表明对无进展生存期也只有很小的或几乎没有影响。使用凡德他尼治疗可能增加严重皮疹风险,但由于样本量小并且置信区间过宽,有关其他副作用的资料质量很低。

我们发现中等质量证据表明,使用抗EGFR抗体治疗可能对总生存期只有很小的或几乎没有影响,低质量证据表明在复发性疾病情况下对无进展生存期也只有很小的或几乎没有影响。治疗采用抗EGFR抗体帕妥珠单抗可能增加腹泻风险(低质量证据),但由于事件数量较少,它对其他副作用的影响的证据质量很低。

结论: 

当前证据显示,抗EGFR单药生物治疗(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或抗EGFR抗体)无论作为一线化疗后的维持治疗还是在癌症复发时结合化疗使用,对生存率几乎没有影响。抗EGFR治疗可能增加一些副作用,尚不清楚是否会降低生存质量。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这是先前发表的Cochrane综述(2011年10期)的更新。

上皮性卵巢癌(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EOC)是世界范围内女性第七常见的癌症致死原因。治疗包括根除性手术和含铂药物化疗相结合。一线治疗有效果的女性中,有55%到75%在两年内复发。二线化疗即为姑息疗法,目的是减轻症状并延长生存期。对EOC分子基础更好的理解促进了新药物的研发,例如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和抗EGFR抗体。

目的: 

本综述的目标是比较上皮性卵巢癌治疗中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的干预措施的疗效和副作用。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妇科肿瘤小组临床试验注册库(Cochrane Gynaecological Cancer Group Trials Register),Cochrane临床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2010年4期),MEDLINE以及Embase,截止到2010年10月。我们还检索了临床试验记录、会议摘要、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我们还联系了该领域的专家。 本次更新纳入了到2017年9月的新的研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以组织学上确诊为EOC的女性患者为研究对象的,将抗EGFR药物治疗或结合传统化疗,与仅传统化疗或无治疗进行比较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进行资料提取,偏倚风险评价和GRADE等级评估。

主要结果: 

在通过检索获得的6105篇文献和其他15篇灰色文献中,有7项RCT符合纳入标准,涉及1725名受试者。试验结果表明,一线化疗后使用埃罗替尼(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 TKI))维持治疗可能对总生存期几乎没有影响(HR=0.99,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0.81, 1.20];1项研究;835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对无进展生存期几乎没有影响(HR=1.05,95%CI=[0.90, 1.23];1项研究;835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只有不到50%的受试者提供了生存质量资料,而且这些结果报告不完整。证据质量很低,但和只进行观察相比,接受治疗可能会降低生存质量。

使用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凡德他尼)治疗女性EOC复发对总生存期可能几乎没有影响(HR=1.25,95%CI=[0.80, 1.95];1项研究;129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对无进展生存期可能几乎没有影响(HR=0.99,95%CI=[0.69, 1.42];1项研究;129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对于治疗复发的患者,使用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可能轻微增加毒性,例如严重皮疹(RR=13.63,95%CI=[0.78, 236.87];1项研究;125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生存质量资料不能用于meta分析。

抗EGFR抗体治疗用于EOC复发对总生存期的影响尚不确定(HR=0.93,95%CI=[0.74, 1.18];4项研究;658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对无进展生存期的影响尚不确定(HR=0.90,95%CI=[0.70, 1.16];4项研究;658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抗EGFR抗体治疗不确定是否会增加副作用,包括严重的恶心和/或呕吐(RR=1.27,95%CI=[0.56, 2.89];3项研究;503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严重疲劳(RR=1.06,95%CI=[0.66, 1.73];I²=0%;4项研究;652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和低钾血症(RR=2.01,95%CI=[0.80, 5.06];I²=0%;3项研究;522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严重腹泻比例组间具有异质性(RR=2.87,95%CI=[0.59, 13.89];4项研究;652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亚组分析显示,严重腹泻同seribantumab(一种全人类免疫球蛋白G2单克隆抗体)治疗相比(RR=0.38,95%CI=[0.07, 2.23];I²=0%;1项研究;220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更可能与帕妥珠单抗有关(RR=6.37,95%CI=[1.89, 21.45];I²=0%;3项研究;432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生存质量资料报告不完整,无法合并进行meta分析。

翻译备注: 

译者:王作文(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刘雪寒(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4月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