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生素E和C、β-胡萝卜素、硒和谷胱甘肽对囊性肺纤维化患者有何影响?

研究背景

胸部频繁感染会导致长期肺部炎症;引起炎症的细胞会产生氧分子(活性氧(reactive oxygen species, ROS),可能损害人体组织(氧化性损伤);人体使用抗氧化物来保护自身。囊性纤维化(cystic fibrosis, CF)患者体内活性氧含量较高,而抗氧化物含量低。抗氧化补充剂可以减少氧化损伤,提高抗氧化物的含量。

由于难以吸收脂肪,CF患者体内的脂溶性抗氧化物(维生素E和β-胡萝卜素)含量低。CF患者体内的水溶性维生素C随年龄增长而减少。谷胱甘肽是细胞中含量最多的抗氧化物之一,它不能正常地释放到CF患者的肺中。一些有助于抗氧化物起作用的酶依赖于矿物质硒,所以硒补充剂旨在促进抗氧化作用。

大多数补充剂都是吞服,但是谷胱甘肽和N -乙酰半胱氨酸(N-acetylcysteine, NAC)(人体中用于制造谷胱甘肽的物质)也可以吸入服用;作为氧化剂它们可能会影响肺功能,但这也可能是由于吸入时黏液变稀(使黏液更容易清除)。

检索日期

本更新综述最近检索于:2019年1月8日。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20项研究(924名CF患者,男女比基本上是1:1,年龄在6个月到59岁之间);其中16项研究比较了口服补充剂和安慰剂(“虚拟”治疗),4项比较了吸入补充剂和安慰剂。

主要结果

口服补充剂

我们不确定NAC是否会在三个月时改变肺功能(一秒钟用力呼气量预测值(forced expiratory volume, FEV1) %)(四项研究,125名受试者,证据质量极低),但在6个月时,两项研究报告(109名受试者)NAC极有可能提高FEV 1 %预测(证据质量中等)。一项研究(46名受试者)报告,服用安慰剂两个月后FEV 1 %预测值比服用维生素和硒补充剂变化更大。一项研究(61名受试者)报告,与多种维生素补充剂相比,混合维生素和矿物质补充剂可能在6个月时使肺部恶化的风险更低(证据质量低)。NAC可能对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没有影响(一项研究,62名受试者,证据质量中等)。一项研究(69名受试者)报告,与多种维生素补充剂相比,混合维生素和矿物质补充剂可能在6个月时使肺部恶化的风险更低(证据质量低)。9项研究(366名受试者)没有发现各组之间在副作用方面有任何明显且一致的差异(低到中等质量证据)。维生素E和β-胡萝卜素的研究一致报告了这些抗氧化物在血液样本中含量更高。

吸入式补充剂

在两项研究(258名受试者)中,与安慰剂相比,吸入谷胱甘肽可能在3个月时提高FEV1 %的预测值,但在6个月时没有提高(证据质量中等); 这些研究还报告了与安慰剂相比,使用谷胱甘肽的FEV1在这两个时间点增值更大。两项研究(258名受试者)发现QoL得分的变化很少或没有变化(证据质量中等)。一项为期两个月的研究(16名受试者)和一项为期12个月的研究(105名受试者)发现,两组之间的BMI变化没有差异。在一项为期六个月的研究中,第一次肺恶化的时间没有差异。两项研究(223名受试者)报告称,各组之间在副作用(证据质量低)方面没有差异,另一项研究(153名受试者)报告称,各组严重副作用的数量相似。

结论

维生素和矿物质补充剂似乎不会改善临床结局。吸入型谷胱甘肽似乎可改善肺功能,而口服剂治疗可降低氧化应激,对肺功能和营养措施有益。针对CF和慢性感染患者的高强度抗生素和其他同步疗法意味着,如果没有长期的大型研究,很难评估抗氧化剂的效果。未来的研究应该关注抗氧化剂对服用CFTR调制剂治疗CF的患者有何影响。

证据质量

证据质量从极低到中等。除一项研究以外,所有研究都具有一定的偏倚;主要是因为没有完全报告数据(可能会影响我们的结果)。我们也很不确定受试者事先或研究开始后是否知道他们接受了哪种治疗(不确定这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结果)。

作者结论: 

在微量营养素方面,抗氧化微量营养素对临床终点似乎没有积极的治疗作用; 然而,口服补充谷胱甘肽对肺功能和营养状况有一定的好处。根据现有证据,吸入和口服谷胱甘肽似乎可以改善肺功能,而口服可以减少氧化应激; 然而,由于CF患者同时接受高强度的抗生素治疗和其他同步治疗,没有非常大的群体抽样和长期研究,抗氧化剂对于那些慢性感染患者的有益影响仍然难以评估。在得出关于补充抗氧化剂效果的确切结论之前,很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特别是要针对低幼儿童),使用胸部扫描所得出的肺间隙指数和支气管扩张得分等结局评价,重点放在研究设计的变量(如剂量水平和时间点)上, 并阐明CF患者氧化应激的生物学途径。未来也应评估抗氧化剂对接受CFTR调节剂治疗的CF患者的益处。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在囊性纤维化(CF)中,气道感染可导致渐进性肺损害,氧化应激是其病因之一。补充抗氧化微量营养素(维生素E、维生素C、β-胡萝卜素和硒)或n -乙酰半胱氨酸(NAC)作为谷胱甘肽的来源,可能有助于维持氧化-抗氧化剂平衡。谷胱甘肽或NAC也可以吸入服用,如果以这种方式给药,除了起到抗氧化作用外,还可溶解黏液。目前的文献表明了氧化状态和肺功能之间的关系。本综述是之前已发表综述的更新。

研究目的: 

以综合现有的关于维生素C、维生素E、β-胡萝卜素、硒和谷胱甘肽(或作为谷胱甘肽前体的NAC)等抗氧化物对CF患者肺功能影响的知识。

检索策略: 

使用详细的检索策略检索Cochrane囊性纤维化和遗传疾病小组的囊性纤维化试验登记册和PubMed。为了获得更多可能相关的研究,我们联系了所纳入研究的作者们,并查阅了这些研究的参考文献。我们还检索了线上试验数据库。

囊性纤维化试验数据库最后一次检索于:2019年1月8日。

纳入排除标准: 

比较以上所列出的抗氧化剂(单独使用或组合使用)与安慰剂或CF患者的标准疗法的随机和准随机对照研究。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筛选研究、提取资料和评估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我们联系了研究人员以获取缺失的信息。如果进行meta分析,则根据补充剂、给药方法和治疗持续时间进行分组。我们使用GRADE评估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纳入了一项准随机和19项随机对照研究(924名儿童和成人); 16项研究(n = 639)分析了口服抗氧化剂补充剂,4项分析了吸入式补充剂(n = 285)。被纳入的20项研究中只有一项被评无偏倚。

口服补充剂与对照组

报告了3个月和6个月时的1秒用力呼气量(FEV1) %较基线的变化仅用于比较NAC与对照组。四项研究(125名受试者)报告了三个月时的数据; 由于证据质量很低,我们不确定NAC是否提高FEV1 %的预测值,均值差(mean difference, MD) =2.83% (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 [-2.16, 7.83])。然而在6个月,有两项研究(109名受试者)表明,NAC可能使FEV1 %预测值比基线值高(证据质量中等),MD=4.38% (95%CI [0.89, 7.87])。一项关于组合使用维生素和硒(46名受试者)的研究报告称,对照组在两个月时FEV1 %,MD=-4.30% (95%CI [-5.64, -2.96])较基线有较大变化。一项研究(61名受试者)显示, NAC可能对于六个月时的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 QoL)较基线的变化没有影响(证据质量中等),标准均值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 SMD)=-0.03 (95%CI [-0.53, -0.47]);但组合使用维生素和硒两个月时的研究报告了QoL的微小差异,且对照组QoL略高,SMD=-0.66 (95%CI [-1.26, - -0.07])。NAC的研究报告了体重指数(BMI) (62名受试者)较基线的变化,同样发现NAC很可能在组间没有差异(证据质量中等)。一项研究(69名受试者)发现,与复合维生素补充剂相比,混合使用维生素和矿物质可能使6个月时肺部恶化的风险降低(证据质量低)。九项研究(366名受试者)提供了有关不良事件的信息,但并未发现任何明显一致的证据来表明,治疗组或对照组之间存在差异,证据的质量从低到中等。β-胡萝卜素和维生素E的研究报告了各自抗氧化物的血浆水平更高。

吸入式补充剂与对照组

两项研究(258名受试者)显示,吸入谷胱甘肽可能在三个月时提高FEV1 %预测值,MD=3.50% (95%CI [1.38, 5.62]),但与安慰剂相比,在六个月时没有提高,MD=2.30% (95%CI [-0.12, 4.71])(证据质量中等)。同样的研究还报告,与安慰剂相比,在3个月和6个月时治疗组FEV1有所提高。一项研究(153名受试者)报告称,吸入谷胱甘肽可能对生活质量较基线的变化影响甚微或没有影响,(MD=0.80, 95%CI [-1.63, 3.23])(证据质量中等)。没有研究报告了6个月时BMI较基线的变化,但有一项研究(16名受试者)报告了2个月时的情况,另一项研究(105名受试者)报告了12个月时的情况; 两项研究都没有发现在这两个时间点存在差异。一项研究(153名受试者)报告了在六个月时第一次肺恶化的时间没有差异。两项研究(223名受试者)报告,治疗可能对不良事件影响不大或没有影响(证据质量低),一项进一步的研究(153名受试者)报告称,各组的严重不良事件数量相似。

翻译备注: 

译者:肖琳、黄晓慧(江西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审校:申晨(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6月1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