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儿童在家中铅暴露的家庭干预

为什么本综述很重要?

铅暴露是严重的健康风险,尤其对于儿童而言。高浓度的铅中毒会导致儿童贫血、多器官损伤、癫痫发作、昏迷和死亡。长期处于低浓度的铅暴露,可导致认知(思维过程),心理(精神和情绪状态)和神经行为受损(例如攻击性,多动)。环境中铅的潜在来源很多,因此研究人员研究了各种教育和环境家庭干预措施,以减少儿童铅暴露,例如父母教育、清除铅尘或进行家庭整治工作。但是,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干预措施是否以及在何种程度上有效减少或防止儿童进一步接触铅。

哪些人将对本综述感兴趣?

-希望防止儿童在家庭中接触铅的父母和照护者。

-对防止家庭中的铅暴露于儿童的方法感兴趣的卫生专业人员和决策者。

本综述旨在回答哪些问题?

我们想知道教育干预、或环境家庭干预、或两者结合,是否能有效预防或减少未来18岁以下儿童在家庭中铅暴露的发生。我们对改善认知和神经行为发展,潜在危害,降低血铅水平和家庭铅尘水平感兴趣。

本综述纳入了哪些研究?

我们检索了数据库中2020年3月前的随机对照试验(受试者被随机分配到治疗组和对照组,一组或多组接受干预措施,另设一组不接受干预)和半随机对照试验(受试者分配入组的方法不严格随机)。我们检索到了17项研究(此更新中有3项研究是新的),涉及3282名从出生到6岁的儿童。这些研究调查了教育干预、或环境干预措施、或两者的结合,以减少儿童的家庭中铅暴露。所有研究中的儿童均未满六岁。有15项研究在北美市区进行,1项在澳大利亚进行,还有1项在中国。大多研究在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地区实施。研究中男孩和女孩的人数均等。其中15项研究的干预持续时间在3-24个月,2项研究只进行了一次干预。14项研究使用了有缺陷的方法,这些方法可能影响其结果,从而使它们的可信度降低。

随访期从三个月到八年不等。资金来源方面,15个研究由国家政府或国际研究机构资助;2个研究则未报告他们的资金支持。

本综述从证据中得到的结论是什么?

教育干预措施: 在这项比较中,纳入的研究都没有评价对认知或神经行为结果的影响或危害。与不干预相比,教育干预可能不会导致幼儿血铅水平或地板粉尘水平的差异(中等质量的证据)。

环境干预措施: 一项比较粉尘控制措施和不进行干预的研究显示,三到八年之后,两组患者的认知和神经行为结果几乎没有差别。同一项研究评价了铅暴露对儿童的伤害,发现没有任何与干预有关的副作用,但在对照组观察到有两名儿童产生了副作用。所有纳入研究都发现,与不干预相比,粉尘控制并没有或多或少降低幼儿血铅水平(中等质量证据)或地板粉尘水平(非常低质量证据)。两项研究评价了土壤减少的影响,但没有得出任何关于其有效性的结论(极低质量证据)。

教育联合环境干预措施与标准教育比较: 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联合干预措施可以降低血铅水平或地板粉尘铅水平(非常低质量证据),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解决这一研究差距。

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还需要开展更多研究,以找出有效预防儿童铅暴露的方法。应该在高、中、低收入国家的不同社会经济群体中开展研究,以考虑干预措施如何在不同工业化水平或环境和职业健康安全法规形成的背景下发挥作用。

作者结论: 

根据现有证据,家庭教育干预措施和环境干预措施(即防尘措施)没有显示出降低儿童血铅水平作为人口健康措施的差异。环境干预对认知和神经行为学结局及不良事件的影响的证据也不确定

需要进一步的试验来确定减少甚至防止进一步铅暴露的最有效的干预措施。这些试验的关键要素应包括使用经验粉尘清除水平同时减少多种铅暴露源的措施。并且在低、中收入国家中与高收入国家的不同社会经济群体中进行试验也是有必要的。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铅暴露是严重的健康风险,尤其对于儿童而言。它与儿童的身体,认知和神经行为受损有关。环境中有许多潜在的铅来源,因此试验检测了许多预防或减少铅暴露的家庭干预措施。这是已发表的综述的更新。

研究目的: 

本研究的目的是评价预防或减少儿童进一步接触铅的家庭干预措施对改善认知和神经行为发育、降低血铅水平和减少家庭粉尘铅水平的影响。

检索策略: 

2020年3月,我们对CENTRAL,MEDLINE,Embase,以及其他10个数据库和ClinicalTrials.gov进行了更新检索。我们还检索了Google Scholar,并查阅了相关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也联系了专家寻找未发表的研究。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和半随机对照试验(quasi-RCTs),这些试验的干预措施包括为防止儿童(0-18岁)铅暴露的家庭教育、环境干预,以及两者共同干预,且结局报告中至少有一个标准化的测量结果。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研究者独立筛查了纳入研究,风险偏倚的评价以及资料的提取。我们联系了试验者以获取缺失的信息。我们使用GRADE方法评价了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7项研究(此更新中有3项新研究),涉及3282名儿童:16项RCTs(涉及3204名儿童)和1项quasi-RCT(涉及78名儿童)。所有研究中的儿童均未满六岁。有15项研究在北美市区进行,1项在澳大利亚进行,还有1项在中国。多数地区的社会经济地位较低。在报告这些信息的研究中,女孩和男孩的比例是均等的。15项研究中干预时间从3个月到24个月不等,而有2项研究只干预一次。随访期从三个月到八年不等。偏倚风险评价方面,有3项RCT在所有评价领域均为低风险。其他14项研究的偏倚风险不明确或较高;例如,我们考虑了2项RCTs和1项quasi-RCT存在选择偏倚的高风险,以及6项RCTs存在失访偏倚的高风险。资金来源方面,15项研究由国家政府或国际研究资助,其余2项则未报告相关信息。

教育干预与无干预

在这项比较中,纳入的研究都没有评价对认知或神经行为结果的影响或不良事件。所有研究均报告了血铅水平。
教育干预表明,在降低血铅水平(连续型变量:平均差(mean difference, MD)为-0.03,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为[-0.13, 0.07];I²=0%;5项研究,815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对数转换数据)或地板粉尘水平(MD=-0.07,95%CI [-0.37, 0.24];I²=0%;2项研究,318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方面,可能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差异。

环境干预与无干预

防尘:其中一项比较研究报告了儿童认知和神经行为结果以及不良事件的资料。该研究从数字上显示干预组儿童的神经行为学结果可能更好。然而,差异很小,CI包括环境干预的有利和不利影响(例如,心智发展(贝利婴儿发育量表-II(Bayley Scales of Infant Development-II)):MD=0.1,95%CI [-2.1, 2.4];1项研究,302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同一项研究在8年的随访中没有观察到任何与干预有关的不良事件,但在对照组中观察到2名儿童出现不良事件(1项研究,355名受试者;非常低质量证据)。
Meta分析也未发现对血铅水平有效的证据(连续型变量:MD=-0.02,95%CI [-0.09, 0.06];I²=0%;4项研究,565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对数转换数据)。我们无法合并有关地板粉尘水平的资料,但研究报告称,可能没有证据表明两组之间存在差异(非常低质量的证据)。

减少泥土:两项评价这种环境干预措施的研究仅报告了“血铅水平”的结局。一项研究显示对降低血铅水平影响不大,而另一项研究则显示无影响。因此,我们认为目前的证据不足以得出关于减少泥土有效性的结论(非常低质量的证据)。

教育和环境联合干预与标准教育

在此比较中的研究仅报告了血铅水平和粉尘铅水平。由于研究之间的异质性较大,我们无法在meta分析中合并研究。由于这些研究报告的结果不一致,目前的证据不足以解释综合干预是否能降低血铅水平和地板粉尘水平(非常低质量的证据)。

翻译备注: 

原译者:方赛男,译者:刘雪寒(北京中医药大学),审校:余泽宇。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3月31日。

Tools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