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照护机构和住院老年人跌倒的干预措施

系统综述问题
在护理机构和医院减少老年人跌倒的干预措施的效果如何?

研究背景
老年人在养老院和医院等照护机构中跌倒是常见事件,这可能会导致其失去独立性、受伤,有时还会因受伤而死亡。因此,可以有效预防跌倒的干预措施是重要的。目前有多种干预措施已被应用。其中包括运动、药物干预(包含补充维生素D以及正在服用药物的综述)、环境或辅助技术(包括床旁或椅子警报器或专用的矮床)以及针对工作人员和组织制度改革的社会环境干预以及知识干预。多因素干预是一种特殊类别的干预措施,它是基于个体跌倒危险因素的评价结果对干预措施进行选择(如运动和补充维生素D)。本研究将会用两种方式报告跌倒事件。一种是跌倒发生率,即跌倒的次数。另一种是跌倒风险,即曾经跌倒过至少一次的人数。

检索日期

本研究在医学文献中检索了截止至2017年8月和研究内容相关的随机对照试验报告。

研究特征
本研究共纳入95项随机对照试验,涉及138164名受试者。在照护机构中开展的试验有71项(40374名受试者),在医院开展的试验有24项(97790名受试者)。照护机构中的受试者平均年龄为84岁,医院中的受试者平均年龄为78岁。女性在照护机构和医院分别占到了75%和52%。

证据质量
大多数试验存在较高的偏倚风险,主要与没有设置盲法有关。除了少数试验之外,在照护机构或医院的单个干预措施普遍被评为低或极低质量证据。骨折风险和不良事件的报告大多数不完善,已有的报告其证据质量也极低,表明对于评价结果的不确定性。

主要结果

大部分从单一研究中获取的证据表明,被应用于预防发生在照护机构和医院两个场所跌倒事件的干预措施有很多。然而,在下文中本研究仅总结了照护机构的四个关键干预措施和医院的三个关键干预措施的跌倒结局。

照护措施
本研究不能确定运动对于跌倒发生率的影响(极低质量证据),并且可能对于跌倒风险的影响小或无影响(低质量证据)。
用药史分析可能对跌倒发生率或者跌倒风险的影响小或无影响(低质量证据)。
维生素D的处方干预可能会降低跌倒发生率(中等质量证据),但可能对跌倒风险的影响小或无影响(中等质量证据)。这些研究纳入的人群似乎维生素D水平较低。
本研究不能确定多因素干预措施对跌倒发生率的影响(极低质量证据)。它们可能对于跌到风险的影响小或无影响(低质量证据)。

医院
本研究不能确定除了病房常规的康复措施之外的旨在减少跌倒的物理疗法对于跌倒发生率的影响或者降低跌倒风险的效果(极低质量证据)。
本研究不能确定床旁报警器对于跌倒发生率或跌倒风险的影响(极低质量证据)。
多因素干预措施可能降低跌倒发生率,尽管这更可能在康复病房或老年病房出现(低质量证据)。本研究不能确定这些干预措施对跌倒风险的影响。

作者结论: 

在照护机构中:本研究不能确定运动对于跌倒发生率的影响并且它可能对于跌倒风险的影响小或无影响。用药史分析可能对跌倒发生率或者跌倒风险的影响小或无影响补充维生素D可能会降低跌倒的发生率,但不会降低跌倒风险。本研究不能确定多因素干预措施对跌倒发生率的影响;它们可能对于跌倒风险的影响小或无影响。

在医院:我们不确定额外物理疗法对跌倒发生率的影响或者是否会降低跌倒风险。本研究不能确定提供床旁传感报警器对跌倒发生率或跌倒风险的影响。多因素干预可能会降低跌倒的发生率,尽管亚组分析表明这可能主要适用于亚急性环境中;本研究不能确定这些干预措施对跌倒风险的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在照护机构和医院的老年人跌倒事件非常常见,由此导致老年人相当高的患病率和死亡率。本研究是继2010年文章首次发表后以及2012年更新后的最新综述。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旨在减少护理机构和医院老年人跌倒发生率的干预措施的效果。

检索策略: 

本研究检索了截止2017年8月的Cochrane骨骼、关节和肌肉创伤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Bone, Joint and Muscle Trauma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2017年8月)、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2017年第8期)、MEDLINE、EMBASE、CINAHL和试验注册库。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在住宅或护理机构或医院预防老年人跌倒的干预措施的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一名综述作者负责筛选摘要,两名综述作者负责筛选纳入文章的全文。两名综述作者独立完成文献筛选、偏倚风险评价和资料提取。本研究计算了跌落发生率(rate ratios, RaR)及其95%的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s, CIs),和其他结局指标(如跌倒风险)的相对危险度(risk ratios, RRs)和95%Cls。本研究进行了适当的资料合并。质量评价方法采用GRADE证据质量分级。

主要结果: 

本次更新纳入了35项新试验(77869名受试者)。总体而言,本研究共纳入95项试验(138164名受试者),其中有71项(40374名受试者;平均年龄84岁;女性占75%)发生在照护机构,24项(97790名受试者;平均年龄为78岁;女性占52%)发生在医院。大多数试验至少在一个方面存在较高的偏倚风险,主要与没有设置盲法有关。除了少数试验之外,在照护机构或医院的单个干预措施普遍被评为低或极低质量证据。骨折风险和不良事件的报道普遍较少,而且报告的证据质量很低,这意味着我们对评价的结果不确定。这里仅报告跌倒作为主要结局的对照研究。

照护措施

17项试验将运动与对照组(通常是常规护理)进行比较。本研究不能确定运动对跌倒发生率的影响(RaR=0.93, 95%CI [0.72, 1.20];2002名受试者,10项研究,I²=76%;极低质量证据)。运动可能对跌倒风险的影响小或无影响(RR=1.02, 95%CI [0.88, 1.18];2090名受试者,10项试验; I²= 23%;低质量证据)。

有低质量证据表明,用药史分析(在12项试验中进行了验证)可能对跌倒发生率(RaR=0.93, 95%CI [0.64, 1.35]; 2409名受试者,6项研究;I²= 93%)或跌倒风险(RR=0.93, 95%CI[0.80, 1.09]; 5139名受试者,6项研究;I²= 48%)影响小或无影响。

有中等质量证据表明,补充维生素D(4512名受试者,4项研究)可能会降低跌倒的发生率(RaR=0.72, 95%CI[0.55, 0.95];I²= 62%),但对跌倒风险的影响小或无影响(RR=0.92, 95%CI[0.76, 1.12];I²= 42%)。这些研究纳入的人群似乎维生素D水平较低。

在13个试验中对多因素干预措施的效果进行了验证。本研究不能确定多因素干预措施对跌倒发生率的影响(RaR=0.88, 95%CI [0.66, 1.18];3439名受试者,10项研究,I²= 84%;极低质量证据)。它们可能对跌倒风险的影响小或无影响(RR =0.92, 95%CI[0.81, 1.05]; 3153名受试者,9项试验;I²=42%;低质量证据)。

医院

三项试验在康复病房(亚急性环境)中验证了额外物理治疗(监督下进行运动)的效果。极低质量证据表明,我们不能确定额外物理治疗对跌倒发生率的影响(RaR=0.59, 95%CI [0.26, 1.34]; 215名受试者,2项研究;I²=0%),也不能确定它是否能降低跌倒风险(RR=0.36, 95%CI [0.14, 0.93]; 83名受试者,2项研究;I²= 0%)。

我们不确定医院的床旁和椅子传感警报器对跌倒发生率的影响,两项试验(28,649名受试者)对跌倒的发生率(RaR=0.60, 95%CI [0.27, 1.34];I²= 0%;极低质量证据)或跌倒风险(RR=0.93, 95%CI [0.38, 2.24];I²= 0%;极低质量证据)进行了验证。

多因素干预措施可能会降低医院的跌倒发生率(RaR= 0.80, 95%CI [0.64, 1.01]; 44664名受试者,5项研究;I²= 52%)。通过对场所进行亚组分析表明,在亚急性环境中跌倒降低的可能性更大(RaR=0.67, 95%CI [0.54, 0.83]; 3747名受试者,2项研究;I²= 0%;低质量证据)。本研究不能确定多因素干预措施对跌倒发生率的影响(RaR=0.82, 95%CI [0.62, 1.09];39889名受试者,3项研究,I²= 0%;极低质量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宁时安(北京协和医学院护理学院)、李明珍(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审校 :刘雪寒、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