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诊断为神经性厌食患者的家庭疗法

系统综述问题

本综述调查了与其他治疗方法相比,家庭治疗方法是否能降低神经性厌食(Anorexia Nervosa, AN)或相关症状的发生率。

研究背景

神经性厌食患者会故意保持低体重和扭曲的体型。他们也有相应的生理和心理问题,并且死于疾病的风险(死亡率)较高。家庭疗法是一种针对神经性厌食患者的治疗方法。

检索日期

证据检索截止到2016年4月8日。

研究特征

本综述共纳入25项试验。14项试验采用基于家庭的治疗,1项采用系统家庭疗法,1项采用结构性家庭疗法,7项研究有家庭参与但未提供疗法背后理论或过程的具体细节,所以被称为其他家庭疗法。2项研究纳入了两个家庭治疗组别:一个纳入基于家庭的治疗组和系统家庭治疗组,另一个纳入系统家庭治疗组和其他家庭治疗组。4项研究比较了家庭疗法和常规疗法,6项研究比较了家庭疗法和其他心理干预疗法,2项研究比较了家庭疗法和教育干预法。12项研究比较了不同形式的家庭疗法。2项研究既包括常规治疗又包括其他心理干预组。

主要结局

总的来说,只有两项试验提供了一些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家庭疗法在短期内可能比常规疗法更好。目前,基于证据的规模和极低的质量,以及试验结局的一致性不足以得出结论,即家庭疗法是否比教育或心理干预有明显优势。我们发现治疗组之间在体重、饮食失调症和家庭功能方面的数据差异很小,而且这些差异在随访时通常没有得到保持。患者的死亡率报告不够清楚,以致无法评估家庭疗法与其他干预措施相比的死亡率是否降低。关于干预措施对一般功能或家庭功能影响的信息很少。

证据质量

许多研究没有充分描述试验的方式,我们发现大多数研究存在潜在的偏倚风险。这限制了我们从研究中得出有意义的结论。

作者结论

总体而言,该领域的证据基础非常有限。有一些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在短期内,家庭疗法可能比常规疗法更有效。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确定家庭疗法是否比教育干预、其他类型的心理治疗更具优势,或确定家庭疗法中的一种比另一种更有效。支撑结果的研究大多数是在青少年和年轻人中进行的。如何将家庭疗法应用于不同年龄组有着明确的含义,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以了解其对治疗的可能影响。

作者结论: 

有少量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在短期内,家庭疗法可能比常规疗法更有效。这一发现是基于两项试验,这些试验只纳入少量受试者,并且都存有潜在的偏倚风险。与教育干预(一项研究,质量极低)或心理治疗(五项研究,质量极低)相比,没有足够证据来确定针对不同年龄段,家庭疗法是否更具优势。大多数支持这些发现的研究是在青少年和青年中进行的。如何将家庭疗法应用于不同年龄组有着明确的潜在意义,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以了解其对疗效的可能影响。没有足够证据来确定一种家庭疗法是否比另一种更有效。该领域将受益于进一步大规模、实施良好的试验。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神经性厌食(Anorexia nervosa, AN)的特征表现为因营养不足而无法保持正常体重,或因对增重的强烈恐惧而避免个体体重增加,或者两者兼而有之。长期预后通常效果很差,伴有严重发育、医学和社会心理并发症,而且复发率和死亡率高。“家庭疗法”是指一系列来源于不同理论的方法,需要家庭参与到治疗中。我们纳入了基于主导家庭系统理论的疗法,基于或大致类似于Maudsley模型的家庭疗法,包括注重认知重建的方法,以及涉及家庭但不清楚理论的方法。这是对2010年首次发布的Cochrane综述的更新。

研究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估家庭治疗方法与标准治疗方法及其他治疗方法相比对于AN的疗效。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常见精神障碍对照试验注册库(Cochrane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Controlled Trials Register, CCMDCTR)和PsycINFO(OVID)(至2016年4月)。我们在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for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Ovid Embase和PsycINFO进行了补充检索(在2008年和2016至2018年)。我们检索了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临床试验门户网站(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 ICTRP)和ClinicalTrials.gov,以及四个论文数据库(到2018年)。我们检索了所有纳入研究的参考文献列表和相关系统综述。我们仅对检索结果中截至2016年4月的研究进行分析。

纳入排除标准: 

符合纳入条件的为,与其他任何干预措施或其他类型的家庭疗法相比,评价家庭疗法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

我们纳入任何年龄或性别的临床初步诊断为神经性厌食的受试者。

资料收集与分析: 

四位综述作者筛选出这些研究,评估证据质量,并提取资料。我们采用随机效应模型的meta分析。我们用风险比(包括95%置信区间)来总结二分类结局,以及用标准化均数差和平均差来总结连续性变量结局。

主要结果: 

我们在此综述中纳入了25项试验(13项来自最初的2010年综述,12项为新纳入的研究)。16项青少年人试验,8项成年人试验(其中7项为年龄不超过26岁的年轻人),1项试验包括3个年龄组:1组青少年,1组年轻人,1组成年人。大多数研究调查了基于家庭的治疗方法或其变型。试验进行的报告通常是不充分的,因此在大量研究中,我们将许多域的偏倚风险评定为尚不清晰。选择性报告尤其存在偏倚的问题,这一领域68%的研究具有高偏倚风险,其次是结局资料不完整,这一领域44%的研究有高偏倚风险。有关缓解的主要结局指标,有一些低质量证据(仅来自两项研究,81名受试者)表明家庭疗法可能比常规疗法在干预后缓解率方面更具优势(风险比(risk ratio, RR)=3.50,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 [1.49, 8.23];I2=0%)。然而,在随访中,仅有一项研究的低质量证据表明这种疗效未能维持。只有一项试验的证据质量极低,这意味着很难确定在缓解方面,家庭疗法是否优于教育干预措施(RR=9.00, 95%CI=[0.53, 153.79]; 一项研究,N=30)。同样,只有五项试验在干预后缓解方面的证据质量很低,这再次表明很难确定家庭治疗方法是否优于心理干预(RR=1.22, 95%CI=[0.89, 1.67]; 受试者=252;研究量=5; I2=37%),长期随访亦如是(RR=1.08, 95%CI=[0.91, 1.28];受试者=200; 研究量=4,其中一项研究对不同年龄组进行了三次成对比较; I2=0%)。没有迹象表明年龄组对整体治疗效果有任何影响;但是,应该注意的是,在成年中进行的试验很少,这次分析中纳入的成年人研究的年龄范围为20岁至27岁。有证据表明,在干预后增加体重方面,与其他心理干预措施相比,家庭疗法稍好(标准化均数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 SMD)=0.32, 95%CI=[0.01, 0.63];受试者=210;研究量=4,其中一项研究对不同年龄组进行了成对比较;I2=11%)。总之,无论在干预后还是在随访期间,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在所有比较对中,两组在大多数次要结局(体重、饮食失调精神病理学、辍学、复发或家庭功能测量)方面是否存在任何差异。

翻译备注: 

译者:王思懿(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马思思、刘雪寒(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3月1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