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社会干预对治疗透析患者的抑郁症有效吗?

问题是什么?

接受透析治疗的人经常会出现抑郁。透析患者认为有助于抑郁的治疗是高度优先的。尽管心理社会干预在各种慢性疾病中已被证明能明显减轻抑郁,但由于研究较少,我们不能确定对透析患者的治疗措施是否能预防和治疗抑郁。

我们做了什么?

证据检索截止至2019年6月。我们检索了医学文献并纳入了33项研究,涉及2056名接受透析治疗的受试者。与常规护理或其他心理社会治疗相比,研究评估了一系列可能的治疗方法,包括穴位按压、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behavioural therapy, CBT)、咨询、教育、锻炼、冥想、动机访谈、放松技巧、社交活动、精神实践、支持性团体、电话支持、可视化和语音控制。我们还评估了研究中数据的质量,以了解我们对结果的确定性。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适当肯定CBT、锻炼和放松技巧可能会减轻长期透析治疗的患者的抑郁症状。咨询可能会轻微减轻抑郁症状,但我们不确定穴位按压、电话支持或冥想是否有影响。我们发现中等质量证据表明CBT可以为透析患者提供更高的生活质量。研究没有测量心理社会干预对重度抑郁、自杀风险的影响,并且不确定治疗是否对焦虑、住院或放弃透析治疗产生影响。尚不确定治疗带来的不良事件。

一些研究的作者没有明确报告他们的研究方法,所以我们不确定受试者是否真正被随机分配在每个治疗组,或者试验结果是否由知道受试者实际接受哪种治疗的人评估。对于大多数结局,我们能确定的研究很少,这降低了我们研究结果的可信度。

结论

CBT、锻炼和放松技巧可能会减轻透析患者的抑郁症状,同时CBT还能改善生活质量。在接受透析的患者中,咨询可以稍微减轻抑郁症状。我们不确定干预措施是否能预防或治疗重度抑郁、焦虑、自杀风险或死亡前放弃透析治疗,或心理和社会干预是否有不良影响。

作者结论: 

认知行为疗法、锻炼或放松技巧可能会减轻ESKD透析治疗成人的抑郁症状(中等质量证据)。认知行为疗法可能会提高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精神实践、穴位按压、电话支持和冥想的证据质量低。同样,心理社会干预对自杀风险、严重抑郁、住院、放弃透析和不良事件的影响的证据质量低或极低。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接受透析治疗的终末期肾病(end‐stage kidney disease,ESKD)患者常常会受到重度抑郁的影响。在肾脏学临床试验中,对于透析患者,抑郁常作为一项被优先考虑的重要临床结局。尽管2005年的Cochrane系统综述发现符合条件的研究为零,心理和社会支持依旧被认为是抑郁的潜在治疗措施。本综述为2005年首次发表的Cochrane系统综述的更新。

研究目的: 

评估使用心理社会干预与常规照护或二次心理社会干预对于预防和治疗ESKD透析患者抑郁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通过联系文献检索信息专员,使用与本综述相关的检索术语,检索了截止至2019年6月21日的Cochrane肾脏与移植注册库(Cochrane Kidney and Transplant's Register)。我们通过检索CENTRAL、MEDLINE、和EMBASE、会议论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库(the 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er, ICTRP)检索入口和ClinicalTrials.gov网站来确定注册库中的研究。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使用心理社会干预措施来预防和治疗接受长期透析的成人抑郁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和半随机对照试验(quasi‐RCTs)。我们评估了干预措施对患者精神状态(抑郁、焦虑、认知)、自杀、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HRQoL)、放弃透析治疗、放弃干预、死亡(任何原因)、住院和不良事件的影响。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名作者独立筛选纳入的研究并提取研究资料。我们使用Cochrane“偏倚风险”工具和GRADE流程来评估证据质量。我们使用随机效应meta分析来评估治疗效果。当研究者使用不同的量表时,连续变量结局以平均差(mean difference, MD)或标准化均数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 SMD)表示。二分类变量的结局以风险比表示。报告所有估计值以及95%的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s, CI)。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33项研究,涉及2056名受试者。在本次2019年更新时增加了26项新研究。我们纳入了最初在2005年综述被排除的7项研究,因为它们符合最新的纳入标准,新的纳入标准被扩大到纳入了不符合抑郁症标准的受试者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心理社会干预包括穴位按压、认知行为疗法、咨询、教育、锻炼、冥想、动机访谈、放松技巧、社交活动、精神实践、支持性团体、电话支持、可视化以及心理干预的录音。

研究的随访时间范围为三周至一年。研究纳入了9到235名受试者平均研究年龄为36.1至73.9岁。

随机序列生成和分配隐藏的偏倚风险分别在8项和1项研究中较低。1项研究报告了受试者和研究者双盲的低风险方法,7项研究中显示对结局评估施盲。12项研究显示损耗偏倚低,8项研究显示选择性报告偏倚低,21项研究显示其他潜在偏倚风险低。

认知行为疗法可能改善使用Beck抑郁量表测得的抑郁症状(4项研究,230名受试者:MD=‐6.10, 95% CI [‐8.63, ‐3.57]),基于中等质量证据。与常规治疗相比,认知行为疗法可能会改善使用肾脏疾病生活质量量表(Kidney Disease Quality of Life Instrument Short Form)或生活质量量表(Quality of Life Scale)测得的健康相关生命质量(HRQoL),标准化均数差为0.5则代表中等程度的影响(4项研究,230名受试者:SMD=0.51,95% CI [0.19, 0.83]),基于中等质量证据。认知行为疗法可以减少主要的抑郁症状(1项研究)和焦虑,并提高自我效能(1项研究)。认知行为治疗的研究没有报告住院情况。

我们发现低质量证据表明,咨询可能会轻微改善Beck抑郁量表测得的抑郁症状(3项研究,99名受试者:MD=‐3.84, 95% CI [‐6.14, ‐1.53])与常规照护相比。咨询在HRQoL方面没有差异(1项研究)。咨询的研究没有测量严重抑郁、自杀或住院的风险。

锻炼可能减轻或预防严重抑郁(3项研究,108名受试者:RR=0.47, 95% CI [0.27, 0.81])、任何严重程度的抑郁症(3项研究,108名受试者:RR=0.69, 95% CI [0.54, 0.87])并提高HRQoL与生活质量指数得分(2项研究,64名受试者:MD=3.06, 95% CI [2.29, 3.83])与常规照护相比,低质量证据。基于中质量证据,锻炼可能会改善Beck抑郁量表测得的抑郁症状(3项研究,108名受试者:MD=‐7.61, 95% CI [‐9.59, ‐5.63])。锻炼可能减少焦虑(1项研究)。没有锻炼的研究测算出自杀或放弃透析治疗的风险。

我们发现中等质量证据表明放松技巧可能减轻与Beck抑郁量表测得的抑郁症状(2项研究,122名受试者:MD=5.77, 95% CI [‐8.76, ‐2.78])。放松技巧在HRQoL方面没有差异(1项研究)。没有放松技巧的研究测算严重抑郁或自杀风险。

精神实践对Beck抑郁量表或简明症状量表测得的抑郁症状有不确定的影响(2项研究,116名参与者:SMD=-1.00,95%CI[-3.52, 1.53];极低质量证据)。精神实践和日常照护在焦虑(1项研究)和生活质量(1项研究)方面没有差异。没有精神实践的研究评估自杀风险、放弃透析或住院治疗的影响。

关于穴位按压、电话支持、冥想和与社会心理干预有关的不良事件的数据很少或没有。

翻译备注: 

译者:任相颖(河南大学护理与健康学院),审校:靳英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2021年3月2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