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中风患者口腔健康的干预措施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想知道口腔保健 (OHC) 干预措施是否改善了中风人群的口腔健康,以及任一种OHC 干预措施是否比另一种方法能带来更多益处。

研究背景

四分之三的中风患者会遇到躯体问题,而中风带来的虚弱、不协调和认知(注意力、记忆力、语言和定向力)问题,可能会使患者难以维持口腔、舌头和牙齿的健康和清洁。清洁的口腔使人舒适,OHC(去除牙菌斑(积聚在牙齿上的软而粘的薄膜)和食物残渣)的做法是维持口腔、牙齿和牙龈健康的关键因素。清洁健康的口腔可以预防疼痛或不适,并使人们能够食用各种营养的食物。维持良好的口腔护理在中风后可能很困难,医护人员必须协助提供这种护理。

我们想了解OHC干预是否可以通过减少牙菌斑或义齿牙菌斑(我们的主要结局)来提高中风幸存者牙齿的清洁度。我们还对OHC干预是否会改善其他(次要)结局感兴趣,包括患者满意度和生活质量,是否有口腔疾病,是否有相关感染以及中风幸存者和医疗保健提供者对OHC的知识和态度。

检索日期

证据截止至2019年2月。

研究特征

本次综述的更新,我们纳入了15项研究(22项比较),涉及1546名中风患者,1028名医疗保健提供者和94名照顾者。7项试验将OHC与常规护理进行了比较; 3项试验将OHC与安慰剂(假装治疗或常规护理)进行了比较,12项试验将两种不同类型的OHC进行了比较。

主要结果

我们发现几乎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如何提供最好的OHC。在OHC与常规护理比较的试验中,有低质量证据表明OHC减少了义齿牙菌斑。测量牙菌斑的研究没有差异。我们发现有极低质量证据表明,培训护理人员和家庭照顾者可以改善他们对OHC的知识和态度。有低质量证据表明,在卒中病房中,与安慰剂凝胶相比,清洁凝胶(减少口腔中细菌的数量)对肺炎的发生有益处。但是,没有其他有关如何提供最好的OHC的信息,因此急需更多的研究。

证据质量

尽管自我们上一次综述更新以来,纳入了一些针对中风后人群的OHC新试验,但仍缺乏高质量证据来指导中风患者的OHC。

结论

我们判定本综述的当前证据质量为低至极低。我们缺乏有关向中风后人群提供OHC的最佳方法的高质量证据。更多设计严谨的临床试验亟待进行。

作者结论: 

我们发现低至极低质量证据表明,OHC干预可以改善患者义齿的清洁度和中风幸存者及医疗保健提供者的知识和态度。部分低质量证据表明,选择性清洁凝胶在降低肺炎的发生率方面可能比安慰剂更为有益。对患者自身牙齿清洁度的改善是有限的。我们评估meta分析中纳入的证据质量低至极低质量,这限制了结果的可信度。我们仍然缺乏关于向中风后患者提供OHC的最佳方法的高质量证据。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对于中风导致身体、感觉和认知受限的人来说,常规口腔健康护理(oral health care, OHC)可能是一个挑战。基于证据支持的口腔护理干预对这一患者群体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研究目的: 

比较OHC干预措施与常规护理或其他治疗方案对确保脑卒中后患者口腔健康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19年2月检索了Cochrane中风组(Cochrane Stroke Group)和Cochrane口腔健康组试验注册库(Oral Health Group trials registers)、CENTRAL、MEDLINE、Embase和其他六个数据库。我们浏览了相关文献的参考文献,并联系了该领域的作者和研究人员。我们手工检索了相关文章的参考文献,并联系了其他研究人员。上述过程没有语言限制。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评估了一项或多项旨在改善接受医护人员主导的OHC的中风患者口腔、舌头和牙齿的清洁和健康的干预措施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我们纳入了混合人群的试验,前提是我们可以提取中风患者的特定数据。主要结局为牙菌斑或义齿菌斑。次要结局包括口腔疾病发生率、与OHC和肺炎相关的口腔机会性病原体感染、中风幸存者和照护者对OHC的知识和态度以及患者的满意度和生活质量。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根据预先指定的纳入排除标准独立浏览摘要和全文文章,提取资料,并使用Cochrane“偏倚风险”工具评估方法学质量。必要时我们会寻求研究者的说明。当有合适的统计学数据可利用时,我们将选定的结局数据合并到一起进行meta分析。我们使用GRADE方法来评估每个结局的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15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22项随机比较)涉及3631名受试者,其中1546名中风患者的数据符合纳入排除标准。

OHC干预措施与常规护理的比较

7项试验(2865名受试者,包括903名中风受试者、1028名医疗保健提供者、94名非正式照顾者的数据)调查了OHC干预措施与常规护理的比较。

多成分的OHC干预措施显示,没有证据表明干预实施一个月后,牙菌斑的平均得分有差异(difference in the mean score, DMS)(DMS=0.66, 95%CI [1.40, 0.09];2项试验,83名受试者;I2=83%;P=0.08,极低质量证据)。

当医护人员使用多成分的OHC干预措施时,中风幸存者义齿上的牙菌斑会更少(DMS=1.31, 95% CI [1.96, 0.66];1项试验,38名受试者;P<0.0001;低质量证据)。

没有证据表明接受多成分的OHC干预措施的受试者在干预后一个月与常规护理相比,牙龈炎(DMS=0.60, 95% CI [1.66, 0.45]; 2项试验, 83名受试者; I2 =93%; P=0.26: 极低质量证据)或义齿诱发的口腔炎(DMS=0.33, 95% CI [0.92, 0.26]; 1项试验, 38 名受试者; P=0.69; 低质量证据 )有差异。与接受常规护理的受试者相比(105名受试者;1例肺炎),接受多成分的OHC干预措施的受试者(99名受试者;5例肺炎)的肺炎发生率没有差异(OR=4.17, CI 95%[0.82, 21.11]; 1项试验,204名受试者; P=0.08;低质量证据)。

对中风幸存者和医疗保健提供者进行的OHC培训在培训后一个月显著提高了他们的OHC知识(SMD=0.70, 95% CI [0.06, 1.35]; 3项试验,728名受试者;I2 =94%; P=0.03;极低质量证据 )。培训后一个月的汇总数据还显示中风幸存者与医疗保健提供者在口腔健康态度上存在差异(SMD=0.28, 95% CI [0.01, 0.54]; 3项试验,728名受试者; I2 = 65%; P=0.06;极低质量证据)。

OHC干预措施与安慰剂的比较

有3项试验(394名受试者,其中271名中风受试者的资料)将OHC干预措施与安慰剂进行了比较。没有关于主要结局的资料。没有证据表明,接受OHC干预的受试者与安慰剂相比肺炎发生率有差异(OR=0.39, CI 95%[0.14, 1.09; 2项试验,242名受试者; I2=42%; P= 0.07;低质量证据)。但是,与安慰剂凝胶组相比,清洁凝胶降低了干预组的肺炎发生率(OR=0.20, 95%CI [0.05,0.84]; 1项试验,203名受试者; P=0.028)。与安慰剂相比,接受聚维酮碘治疗的受试者的肺炎发生率没有差异(OR=0.81, 95% CI [0.18,3.51]; 1项试验,39名受试者; P=0.77)。

一项OHC干预与另一项OHC干预的比较

12项试验(372名中风受试者)将一种OHC干预与另一种OHC干预进行了比较。与传统的OHC干预相比,接受多组分的OHC干预的受试者在三个月时牙菌斑评分没有差异(MD= -0.04, 95%CI [-0.33, 0.25]; 1项试验,61名受试者; P=0.78;低质量证据)。没有关于义齿牙菌斑的资料。

翻译备注: 

译者:雷玉铃(杭州师范大学),审校:靳英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2021年7月1日。

Tools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