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治疗痴呆症患者

研究背景

痴呆症患者在记忆、思想、语言和其他日常活动中行为的困难会逐渐加重。痴呆症常常与情绪和行为问题相关,并且有可能导致患者的生活质量下降。已进入痴呆症后期的患者可能很难用语言交流,尽管他们不能再说话,但他们仍然能够随着音乐一起哼唱或演奏。因此,音乐疗法可能特别适合老年痴呆症患者。具有资质的音乐治疗师尤其擅长个人和群体治疗,他通过音乐来帮助满足患者的生理、心理和社会需求。其他专业人员也能经过锻炼来提供类似的治疗。

本综述的目的

我们想知道是否能找到证据证明音乐疗法可改善痴呆症患者的情绪和生活质量。我们也对影响痴呆症患者的情绪、行为、社会和认知(例如思维和记忆)等问题感兴趣。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一些临床试验来衡量这些效果,在这些试验中,痴呆症患者被随机分配到基于音乐的治疗组或对照组。对照组可能没有特殊的治疗或者可能予以不同的活动。我们需要至少5次治疗,因为我们认为少于5次的治疗不太可能有太大的效果。我们合并了试验结局并尽可能准确地估计治疗效果。目前证据检索截止到2017年6月19日。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在综述中纳入了22项研究,并且我们能将合并至少890例患者的部分结局资料。所有受试者都住在养老院或医院。一些试验将音乐疗法和常规护理相比较,一些试验将其和其他活动相比较,比如烹调和绘画。试验的质量和报告的好坏影响了我们对结果的可信度。首先,我们在治疗单元结束后立即查看结局。通过我们的结局测量,我们可以适度相信音乐疗法可以改善抑郁的症状,但是不能改善躁动或攻击性的行为。它们还可能改善焦虑和情绪健康,包括生活质量,尽管我们对这些结果不那么有信心。它们可能对认知能力几乎没有影响。我们认为社会互动的结局只有很低的可信度。一些研究也想观测在研究结束后四周或者更长的时间内音乐疗法是否有持久的效果。然而,数据很少,我们对结局不确定或非常不确定。进一步的试验可能会对目前我们所了解的音乐疗法干预痴呆症患者的结果产生重大影响,因此持续的研究很重要。

结论: 

为接受机构护理的痴呆症患者提供至少5次基于音乐的治疗干预,可能会减少抑郁症状,并在治疗结束时改善整体行为问题。它还可能改善情绪健康和生活质量,减少焦虑,但可能对烦乱、攻击性或认知能力几乎或没有影响。我们对于社会行为和任何长期的相关影响都不能确定。未来的研究还应该观测与疗效的持续时间相关的整体治疗时间和疗程的数量。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痴呆症是一种有很多病因的临床症状,它的特征是认知、行为、社会和情感功能的退化。药物干预是可行的,但对治疗许多综合症的症状效果有限。针对非药物疗法进行的研究很少。在这篇系统综述中,我们研究了基于音乐这种干预措施治疗效果的证据。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估基于音乐的干预措施对痴呆患者在治疗结束或结束后4周或者更长时间后对于生活质量、情绪障碍或负面影响、行为问题、社会行为和认知能力等方面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17年6月19日检索了ALOIS,Cochrane痴呆和认知改善小组专业注册库(the Specialized Register of the Cochrane Dementia and Cognitive Improvement Group (CDCIG)),我们使用了以下检索词:music therapy,music,singing,sing,和auditory stimulation。另外我们也在2017年6月19日检索了主要的医疗数据库,MEDLINE、Embase、psycINFO、CINAHL和LILACS,也一同检索了注册试验和灰色文献资源。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音乐治疗干预痴呆症患者的随机对照试验(至少有5个疗程)来分析我们感兴趣的结局指标。对照组可以是常规护理或其他活动(无论是否含有音乐)。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根据纳入标准,分别对检索到的研究进行筛选,然后提取资料并对纳入的研究进行方法学质量的评估。如有需要,我们联系了试验作者以获取更多数据,包括相关分量表和一些缺失数据。我们使用了随机效应模型处理数据。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22项随机对照试验,共涉及1097名受试者。我们对其中涉及890名受试者的22项研究进行了meta分析。研究中的受试者患有不同严重程度的痴呆,并且他们都在住在相关医疗机构中。七项研究予以患者个人单独的音乐干预;在其他研究中,干预在受试者组中进行。很多干预都涉及积极的、包容的音乐元素。这些研究的方法学质量各不相同。所有的研究都有高风险的实施偏倚,部分研究有高风险的测量偏倚或其他偏倚。

在治疗结束时,我们发现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干预可能改善情绪健康和生活质量(均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 SMD)为0.32,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为[0.02, 0.62];9项研究,348名受试者),并减少焦虑(SMD=-0.43,95%CI=[-0.72, -0.14];13项研究,478名受试者)。我们发现低质量的证据表明,以音乐为基础的治疗干预可能对认知能力几乎或没有影响(SMD=0.15,95%CI=[-0.06, 0.36];7项研究,350名受试者)。有中等质量的证据表明,这些干预措施可以减轻抑郁症状(SMD=-0.27,95%CI=[-0.45, -0.09];11项研究,503名受试者)和整体行为问题(SMD=-0.23,95%CI=[-0.46, -0.01];10项研究,442名受试者),但不能减少焦虑或攻击性(SMD=-0.07,95%CI=[-0.24, 0.10];14项研究,626名受试者)。关于社会行为的证据质量很低,因此其影响非常不确定。

在治疗结束后4周或更长时间内测量的长期结果的证据在焦虑和社交行为方面的质量非常低,而在其他结果方面,它的质量很低,几乎没有效果(SMDs很小,在0.03至0.34之间)。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7月2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