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呆症的芳香疗法

系统综述的研究背景
用于治疗痴呆症的药物并不总是能有效地缓解痴呆症的症状,如思维、行为、情绪和睡眠问题。自然疗法,包括芳香疗法(使用来自植物的芳香精油),是对治疗痴呆症这些痛苦症状有吸引力的选择,因为通常认为它们的副作用风险较低。

系统综述问题
芳香疗法在缓解痴呆症症状上是否安全有效?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截止至2020年5月5日的医学文献,查找将痴呆症患者的芳香疗法与对照疗法进行比较的研究,对照疗法可以是常规照护,也可以是含有非芳香油的“虚拟”芳香疗法。为了比较的公平性,研究人员必须将受试者随机分配到芳香疗法疗法和对照疗法中。我们观察了芳香疗法对躁动、行为和心理健康问题和痴呆症其他重要症状的影响。我们也查找了关于芳香疗法副作用的报告。由于研究之间的差异性太大,我们无法将结果进行统计合并,所以我们描述了各个研究的结果,并评估了他们的可信度。

研究特征
本综述纳入了13项研究。共涉及了708名受试者。所有受试者都患有痴呆症并居住在疗养院中。最常用的芳香疗法的香料是薰衣草。也有研究使用柠檬香蜂草、橘子和雪松提取物。

主要结果
10项研究评估了躁动,但是5项研究没有报告可使用的数据或者结果的可信度非常低。我们认为其他5项研究结果的可信度为中等或低:4项研究报告芳香疗法没有显著影响,一项研究报告有显著益处。8项研究评估了行为和心理健康的问题,但有3项研究没有报告任何有用的数据,或者结果的可信度极低。其他5项结果可信度为中等或低的研究,其中4项报告了芳香疗法有显著益处,1项研究报告没有显著影响。很少或没有研究报告了芳香疗法的副作用。不超过3项研究报告了次要结局指标,包括生活质量、认知(思考)、情绪、睡眠、日常生活活动和照顾者负担。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芳香疗法对这些结局指标有效。

证据质量
总体上证据质量很差。有的研究报告不完善,有些研究没有报告任何我们可以使用的数据。大多数研究样本量很小以至于他们的结果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不同研究间的结果不一致。

结论
我们还没有发现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芳香疗法对痴呆症患者有益,虽然研究报告的数据有许多局限性,因此我们不能得出可信的结论。为了确定芳香疗法是否能安全有效地缓解痴呆症症状,需要进行更大规模、设计良好、报告更清晰的研究。

作者结论: 

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芳香疗法(或接触芳香植物油)对痴呆症患者有益,虽然数据有很多的局限性。在纳入的研究中,有一半的研究由于行为或报告问题导致它们不能有助于得出结论。各项研究的结果是不一致的。在纳入的研究中,芳香疗法的不利之处的报告非常少。为了得出明确的结论,未来的试验还需进行更好的设计和报告,并保证结局测量一致性。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获得痴呆症治疗许可的药物对认知障碍或不良行为(行为和心理症状,或具有挑战性行为)的疗效有限,而这些行为往往也是最令照顾者痛苦的方面。因为补充疗法(包括芳香疗法)被认为不太可能造成不良影响,所以对患者、从业者和家属都很有吸引力。因此,人们对芳香疗法是否能提供一种安全的方法来缓解痴呆症患者的不良行为感兴趣。

研究目的: 

评估芳香疗法对痴呆症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20年5月5日使用芳香疗法、柠檬、薰衣草、玫瑰、香气、替代疗法、补充疗法和精油这些术语检索了ALOIS,Cochrane痴呆和认知改善小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Dementia and Cognitive Improvement Group Specialized Register)。此外,我们于2020年5月5日还检索了MEDLINE, Embase, PsycINFO(均通过Ovid SP), Web of Science Core Collection(通过Thompson Web of Science), LILACS(通过BIREME), CENTRAL(通过Cochrane 图书馆),ClinicalTrials.gov网站和世界卫生组织(WHO)试验注册平台(ICTRP)。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将对痴呆症患者进行芳香疗法(定义干预中使用来自植物的芳香)与安慰剂芳香疗法或常规疗法比较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我们考虑了芳香疗法的所有剂量、频率和香味。纳入研究的受试者为被诊断为任何亚型或严重程度的痴呆症患者。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纳入的研究,提取资料并评估纳入的研究中的偏倚风险,必要时让其他作者参与其中,以达成共识。由于研究之间存在异质性,我们没有进行任何meta分析,只是对纳入研究的结果进行了叙述性综合。由于分析方法的异质性及某些试验数据报告的不充分或缺失,我们在综合研究结果时使用统计学意义(P≤或>0.5)作为总结指标。我们尽可能使用GRADE方法来评估我们对试验结果的可信度,降低偏倚和不精确的风险。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3项研究,涉及了708名受试者。在描述了居住环境的12项试验中,所有受试者都患有痴呆症并居住在护理机构中。9项试验纳入的受试者是因为他们在基线时有明显的躁动或其他痴呆症行为和精神症状(behavioural and psychological symptoms in dementia, BPSD)。这些研究使用的香料有薰衣草(8项研究),柠檬香蜂草(4项研究),薰衣草和柠檬香蜂草(1项研究),薰衣草和橙子(1项研究)以及雪松提取物(1项研究)。在6项试验中,由于报告不完善,无法评估偏倚风险和提取结果。其余7项试验中的4项试验在所有领域中都处于低偏倚风险,但是样本量都很小(范围为18至186名受试者,中位数为66),降低了我们对其结果的可信度。我们主要结局指标是躁动、总体行为和心理症状以及不良反应。10项试验使用不同的量表评估躁动。在结果的可信度为中等或低的5项试验中,4项试验报告芳香疗法对躁动没有显著影响,1项试验报告芳香疗法有显著益处。其他的5项试验要么没有可用的数据,要么结果的可信度非常低。8项试验使用神经精神量表评估了总体BPSD,我们将其中5项试验的结果的可信度评为中等或低。其中,4项试验报告显示芳香疗法有显著益处,1项试验报告没有显著影响。在大多数试验中,不良事件的报告很少或没有报告。只有2项试验评估了生活质量、情绪、睡眠、日常生活活动、照顾者负担等次要结局指标。我们并没有发现对这些结局有益的证据。3项试验评估了认知能力:1项试验没有报告任何数据,另外2项试验报告了芳香疗法对认知能力并没有显著益处。我们评价这些研究结果的可信度为低。

翻译备注: 

译者:任相颖(河南大学护理与健康学院),审校:靳英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2021年3月2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