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于治疗抑郁症的药物是否有助于人们戒烟?

背景和综述问题

测试了一些用于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和补充剂(抗抑郁药),看它们是否可以帮助人们戒烟。其中的两种治疗方法:安非他酮(有时称为Zyban)和去甲替林,有时用于帮助人们戒烟。这篇综述探讨了使用抗抑郁药是否真的有助于人们戒烟(六个月或更长时间),以及使用这些药物的安全性。

研究特征

这篇综述包含115项研究,观察不同的抗抑郁药物在戒烟时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大多数研究是在成年人中进行的。我们纳入了关于安全性的任何长度的研究,但在评估人们是否成功戒烟时,研究需要至少持续六个月的时间。证据检索截止到2019年5月。

关键结果

使用抗抑郁药安非他酮可使一个人成功戒烟的可能性增加52%到77%,这相当于每100个试图戒烟的人中有5到7个成功戒烟6个月或更长时间。有证据表明,使用抗抑郁药去甲替林的人也提高了成功戒烟的几率。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其他抗抑郁药物是否有助于人们戒烟。

有证据表明安非他酮会增加不良反应,尤其是与精神健康有关的不良反应,并且不良反应可能会增加人们停止使用该药物的机会。但是,没有证据表明安非他酮更有可能导致死亡、住院或威胁生命的事件,例如癫痫发作。没有足够的信息可以得出有关去甲替林戒烟安全性的明确结论。

没有证据表明,其他戒烟药物例如伐尼克兰(有时称为Champix或Chantix)或使用尼古丁替代疗法的同时服用安非他酮会使人们更容易戒烟。人们在使用安非他酮戒烟的可能性与使用去甲替林或尼古丁替代疗法的可能性一样多,但是使用伐尼克兰的人比使用安非他酮的人更容易戒烟。

证据质量

有高度确定性的证据表明安非他酮可以帮助人们戒烟,这意味着进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这一结论。但是,也有高确定性的证据表明,使用安非他酮的人比起不服用药的人(安慰剂),更有可能由于不愉快的作用而停止服用药物。然而,对于我们研究的所有其他关键问题,证据质量是中等、低或非常低的。这意味着当有更多的研究开展时,我们的发现可能会改变。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研究或研究规模太小。

作者结论: 

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安非他酮有助于长期戒烟。然而,安非他酮也会增加不良事件的数量,包括精神病学不良事件,而且有高确定性的证据表明,与使用安慰剂的人群相比,使用安非他酮的人更有可能停止治疗。然而,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服用安非他酮的人是否比服用安慰剂的人经历更多或更少的严重不良事件(中度确定)。相对于安慰剂,去甲替林对戒烟率是有益的。有证据表明,安非他酮在帮助人们戒烟方面可能与NRT和去甲替林一样有效,但它的效果不如瓦伦尼克林。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其他抗抑郁药物的测试结果,例如SSRIs,是否有助于戒烟。当考虑安全性和耐受性结果时,在大多数情况下,由于缺乏数据很难得出结论。由于具有高确定性的证据,进一步关于安非他酮与安慰剂的疗效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我们对其效果的解释。与现有的一线戒烟辅助药物相比,尚无明确的理由通过使用安非他酮来戒烟。然而,重要的是,在进行抗抑郁药物戒烟的研究时,要清楚地测量和报告其安全性和耐受性。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虽然抗抑郁药的药理学特征和作用机制各不相同,但它们可能有助于人们戒烟的常见原因有很多。首先,尼古丁戒断可能会产生抑郁症状,而抗抑郁药可能会缓解这些症状。此外,一些抗抑郁药可能会对导致尼古丁成瘾的神经通路或受体产生特定作用。

研究目的: 

评估具有抗抑郁特性的药物在协助吸烟者长期戒烟方面的有效性,安全性和耐受性的证据。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19年5月检索了Cochrane烟草成瘾专业注册库(the Cochrane Tobacco Addiction Specialized Register),其中包括Cochrane中心对照试验注册库(the 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和PsycINFO、clinicaltrials.gov、ICTRP以及其他综述和会议摘要中编入索引的试验报告。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招募吸烟者的随机对照试验,并将抗抑郁药物与安慰剂、无治疗、替代药物治疗或相同药物以不同方式使用进行了比较。在疗效分析中,我们排除了随访时间少于六个月的试验。在安全性分析中,我们纳入了任何长度随访时间的试验。

资料收集与分析: 

我们采用标准的Cochrane方法进行数据提取并评估偏倚风险。我们使用GRADE方法评估证据质量。

主要结局指标是至少六个月后的随访戒烟,用风险比(RR)和95%置信区间(CIs)表示。我们对每个试验都采用最严格的戒断定义,并在可行的情况下使用生物化学方法验证有效率。在适当的情况下,我们使用固定效应模型进行meta分析。

同样,我们报告了有关安全性和耐受性结局指标的发生率,包括不良事件(AEs)、严重不良事件(SAEs)、精神病不良事件、癫痫发作、过量用药、自杀企图、自杀死亡、全因死亡率和因药物引起的试验退出,采用RRs (95% ci)。

主要结果: 

本综述共纳入了115项研究,其中33项为最新研究,大多数受试者是从社区或戒烟诊所招募的成年人。我们判断其中28项研究具有较高的偏倚风险;然而,将分析局限于低风险或不明确风险的研究并没有改变对结果的临床解释。有高确定性证据表明安非他酮可提高长期戒烟率(RR=1.64,95% CI:1.52-1.77;I2 = 15%;45项研究,17866名受试者)。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服用安非他酮的受试者是否比服用安慰剂的受试者更有可能报告SAE。其结果不精确,置信区间包含无差异点(RR=1.16,95%CI: 0.90-1.48;I2 = 0%;21项研究,10625名受试者;中等确定性证据,由于不精确证据质量降低一级)。我们发现有高确定性证据表明,与使用安慰剂相比,使用安非他酮导致更多的试验因药物不良事件而退出(RR=1.37, 95%CI:1.21-1.56; I2 = 19%;25项研究,12340名受试者)。与随机分为安慰剂组的受试者相比,随机分为安非他酮组的受试者更有可能报告精神方面的不良事件(RR=1.25,95%CI:1.15-1.37;I2 = 15%;6项研究,4439名受试者)。

我们还研究了安非他酮与其他非抗抑郁戒烟疗法联合使用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安非他酮联合尼古丁替代疗法(NRT)是否比单纯NRT有更高的戒烟率(RR=1.19,95%CI:0.94-1.51;I2= 52%;12项研究,3487名受试者),或者安非他酮联合伐伦克林是否比伐伦克林单独使用有更高的戒烟率(RR=1.21, 95%CI:0.95-1.55; I2= 15%;3项研究,1057名受试者)。我们分别判断证据的确定性为较低和中等;两者都是由于不精确以及与过往研究不一致所造成。这些比较缺乏安全数据,因此很难得出明确的结论。

对六项研究的meta分析表明,安非他酮的戒烟率低于伐伦克林(RR=0.71,95%CI:0.64-0.79;I2= 0%;6项研究,6286名受试者),但没有证据表明安非他酮和NRT的疗效有差异(RR=0.99, 95%CI:0.91-1.09;I2=18%;10项研究,8230名受试者)。

我们还发现与安慰剂相比,去甲替林有助于戒烟(RR=2.03,95%CI:1.48-2.78;I2=16%;6项研究,975名受试者),但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安非他酮与去甲替林相比是否更有效(RR=1.30(安非他酮),95%CI:0.93-1.82;I2=0%;3项研究,417名受试者)。没有证据表明其他任何抗抑郁药物测试(包括圣约翰草,选择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剂(SSRIs),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AOIs))对戒烟有益。关于抗抑郁药物(主要是安非他酮和去甲替林)是否对目前或过往患有抑郁症的人有特别的好处,研究结果很少且不一致。

翻译备注: 

译者:楼蓉,东阳市人民医院 审校:曾梦遥,复旦大学博生生;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