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中低收入國家的精神疾病成人得到第二型糖尿病

我們如何確定及評估證據?

我們搜尋醫學文獻,以回顧在藥理 (藥物)、行為 (行為改變) 和組織 (提供醫療保健) 之介入措施效果的證據,這些介入措施是用來預防中低收入國家 (low-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LMIC) 的精神疾病者得到第二型糖尿病。當身體不能再恰當使用一種稱作胰島素的激素時,便可能誘發第二型糖尿病這一種嚴重的健康狀況。一個人可以有許多原因而患上第二型糖尿病,包括:超重、高血壓、缺乏足夠運動、有家族病史以及其他幾種可能危險因子。

我們納入了截至2020年2月20日 所發表的隨機對照試驗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

為什麼這很重要?

思覺失調症、躁鬱症或重度憂鬱症等精神疾病患者,比一般人更易得到第二型糖尿病。許多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生活在中低收入國家裡,而這類人得到糖尿病的風險亦會較高。治療這些群體的糖尿病為醫療保健系統帶來了挑戰。因此,對於精神疾病患者及中低收入國家的醫療系統而言,預防糖尿病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發現了什麼?

在精神疾病成人中,我們僅發現一項評估我們主要指標 — 預防第二型糖尿病 ─ 的研究。這項在醫院進行、有150名參與者 (99名思覺失調症病人) 的研究,發現低確定性的證據:使用較舊的抗精神病藥物 (典型抗精神病藥) 和較新的抗精神病藥物 (非典型抗精神病藥) 對於發展第二型糖尿病的結果風險並無不同。

我們納入額外的29項研究,有2481名參與者,以評估我們一或多於一項的次要指標。所有研究均在醫院裡進行,並測試了藥物介入的影響。沒有研究檢察機構方面的介入措施。只有一項研究評估了旨在改變人們行為的介入措施,但該研究亦納入了一項藥物介入措施。

對於退出研究的結果 (有多少人在研究結束前退出研究),我們沒有發現證據表明與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治療相比,接受非典型抗精神病藥治療的受試者有差異。同樣的,將 metformin (用於治療糖尿病的藥物) 與安慰劑 (假裝治療) 進行比較的研究,以及將 melatonin (一種調節睡眠的激素) 與安慰劑進行比較的研究中的結果也是沒有差異。一項確定性極低的研究證據表明,與使用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另一種抗憂鬱藥) 治療的受試者相比,接受 tricyclic 抗憂鬱藥治療的受試者的退出率或較高。

在非典型和典型抗精神病藥,metformin 和安慰劑,tricyclic 抗抑鬱藥和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之間的比較中,我們沒有發現空腹血糖水平存在差異的證據。我們確實發現,與服用安慰劑的受試者相比,接受 melatonin 治療的受試者的空腹血糖水平較低。

與接受安慰劑的受試者相比,接受 metformin 治療的受試者的體重指數 (body mass index) 較低;與接受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的受試者相比,接受典型抗精神病藥的受試者的體重指數亦較低。

與接受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的受試者相比,接受典型抗精神病藥的受試者的膽固醇水平較低。

在納入研究的組別中,我們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證明介入措施的腰圍或血壓存在差異

證據的確定性

評估預防第二型糖尿病的唯一研究提供了低確定性證據。由於該研究規模小,且當中幾個重要地方都存在產生偏差的高風險,因此降低其研究證據的確定性。其他研究所報告的次要結果普遍提供了中度到高度確定性的證據。

結論

對於中低收入國家中的精神疾病者,我們還未找到預防第二型糖尿病的最佳方法。納入的試驗中只有一項提供了關於預防糖尿病的低確定性證據。未來的研究不僅只側重於藥物介入,還應包括行為改變和組織介入,以了解這些介入在中低收入國家中是否有效和適當。

翻譯紀錄: 

翻譯者:冼雯菁 (澳洲註冊營養師)【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 (Cochrane Taiwan)及東亞考科藍聯盟 (EACA) 統籌執行。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