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分娩的看法與經驗-定性證據整合研究

本整合性研究目的為何?

本 Cochrane 定性證據整合研究之目的為,探討產婦、家人及醫護人員對於輔助人員(陪產員)協助分娩之經驗與感想。陪產員可包含產婦之伴侶、家人、受過訓練之輔助人員(陪產員)或護理師、助產士等。我們收集並分析所有相關定性研究,從而回答這個問題。

本研究結合Bohren等人於2017年發表的另一項 Cochrane 評論,該評論評估了在產婦分娩期間,持續為其提供輔助的效果。研究發現,持續提供輔助能夠改善產婦和嬰兒的健康以及安適感,但是影響陪伴分娩是否成功實施之因素尚不清楚。

主要結論

陪產員能夠為產婦提供資訊以及實務上、精神上的支持,並且可在必要時代為發言。陪產員的存在能使產婦分娩過程更為順利,應由具同理心而且可靠的人士擔任。然而,尤其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並不是所有希望有陪產員的產婦都能有一位。

研究內容

陪伴分娩(labour companionship)意指在生產過程中為產婦所提供之輔助及支持。高收入國家婦女在生產時通常有家人或陪產士陪伴,但在中、低收入國家的醫療機構中,產婦不一定能夠有輔助人員陪伴,甚至可能須獨自完成分娩。

Bohren於2017年所發表的評論顯示,在生產過程中為產婦提供輔助,對於產婦之感受以及其健康均有正面影響。本研究欲探討產婦、家人及醫護人員對於陪伴分娩的看法,以及產婦有無陪產員的影響因素。

主要結果

我們共搜集51項研究,多數來自高收入國家,且多描述婦女觀點。我們以GRADE-CERQual方法評估各研究之信賴水準。多數研究都有中或高的信賴水準,而當信賴水準低或是極低時,我們則另外註記。

陪產員能夠以四種方式幫助產婦,首先,陪產員會給予產婦資訊上的協助,包括提供分娩相關資訊、強化醫護人員與產婦之間的溝通、協助產婦以非藥物方法緩解疼痛等;再者,陪產員亦是從產婦的立場為其發聲的重要人物;第三,陪產員可提供實務上的協助,如引導產婦多加走動、提供按摩、握著產婦的手等;最後,陪產員也提供精神上的支持,經由適時給予鼓勵及安慰,讓婦女感到安心自信,並且在產婦身旁提供持續性之陪伴。

期望有陪產員陪伴分娩的婦女,認為陪產員需具備同理心並且值得信任。陪產員的陪伴使產婦對於分娩過程的感覺較為正面,沒有陪產員的婦女則可能對於分娩過程帶有負面評價。婦女對於是否願意由其伴侶陪產看法不一(低信心水準)。一般來說,男性陪產員認為自己的陪伴有益於自己(低信心水準)以及自己與伴侶、嬰兒之關係(低信心水準),但部分人對於需目睹產痛感到焦慮(低信心水準)。有些男性陪產員認為自己並未妥善融入護理團隊或參與決策過程。

陪產員常在婦女分娩前與其會面,以建立良好關係並且理解產婦需求。產婦可能與陪產員建立緊密關係(低信心水準)。出生於國外的高收入婦女可能受惠於有當地陪產員提供符合其文化之照護(低信心水準)。

導致沒有陪產員的因素包含醫護人員與產婦未理解陪伴分娩的優點、缺乏空間與隱私以及擔心增加感染機率等(低信心水準)。許多人認為改變醫院策略及方針使陪伴分娩得以順利實施,並且降低政策與實務間的衝突是重要的(低信心水準)。部分醫療人員並不願意有陪產員陪產,或者並未受過訓練了解如何善用陪產員,這可能導致衝突。非專業的陪產員常不被納入產前護理的一環,這可能使其感到挫折(低信心水準)。

我們將本研究的結果與Bohren的評論中之陪產計劃或模式進行有效性比較,發現其中大多數計劃並未針對陪伴分娩的主要特點進行探討。

本研究的資料更新日期為何?

我們搜尋至2018年9月9日前發表之研究。

翻譯紀錄: 

翻譯者:Lien Fen Hsieh
職稱:自由譯者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 (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 (EACA) 統籌執行
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