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主動癌症治療的乳癌女性的身體活動 (physical activity)

文獻回顧問題

身體活動 (physical activity, PA) 的介入對於完成癌症治療的乳癌女性有什麼影響?

背景

在接受乳癌治療後,乳癌女性可能會由於癌症及治療所引起生理和精神的不良反應。這些不良反應可能會導致治療後壽命減短,並且可能對生活品質 (quality of life, QoL) 及身心健康產生負面的影響。一些研究顯示,治療後進行規律地身體活動可能會降低乳癌復發或女性死於乳癌的機會。規律的身體活動可能會帶來許多益處,比如改善生活品質、心理健康和身體功能。我們想要確認身體活動對於接受治療後的乳癌女性的乳癌復發與死亡的風險、生活品質以及健康的其他方面是否有影響。

研究特徵

我們僅納入了完成積極癌症治療的乳癌女性的研究。這些研究是將接受PA介入的乳癌女性與常規照護或沒有接受PA的乳癌女性相比。受試者必須以隨機或某種隨機的方式分配到組別中。目前的證據收錄至2015年9月。

主要研究結果

本研究納入了63項臨床試驗,包含5761位受試者,大部份的臨床試驗 (28項) 由有氧運動組成 (例如:走路、騎自行車、跳舞),7項臨床試驗納入阻力訓練組,21項試驗納入有氧運動和阻力訓練合併組。在PA介入組中,1/5的受試者在研究結束前就退出了,平均1/4的受試者在PA會談失訪。我們發現,沒有研究關注於發現PA對於癌症治療後的癌症復發或死亡的風險的影響。我們發現與接受常規照護相比,接受PA的受試者在介入結束後獲益更多,且在介入過程中,受試者在生活品質、對身體與心理健康的認知、社會功能、擔憂感、耐力、PA水準、體脂和肌肉力量都體驗了更正向的變化。研究人員發現在健康、睡眠能力、疼痛感、性功能、BMI (body mass index)、腰臀比、以及上下脊柱或臀部的骨骼健康都沒有顯著差異。介入完成至少三個月後,接受PA的參與者比接受常規照護的參與者在疲勞感、耐力與自我報告的PA水準的實際數值與變化都有改善。僅進行有氧運動介入及結合有氧與阻力訓練介入,皆能提升生活品質和耐力。有氧運動改善了人們的情緒健康和身體能力的感受,亦改善了社會功能和自我報告PA水準,而阻力訓練則明顯提升了肌肉力量。結合有氧和阻力訓練的介入可減少疲勞感。這些試驗報告指出,在接受PA介入的病人中,僅有少數的輕微不良事件。

證據品質

我們將與健康各個方面相關的證據品質,評為非常低、低與中等。我們注意到,PA的類型、每週課程的頻率、參與者努力程度以及課程與介入持續時間,彼此存在很大差異。而且,研究人員以許多不同的方式測量了健康的各個方面。符合條件的研究的其他問題,包括缺乏研究者如何將受試者隨機分組的資訊、研究者是否知道受試者屬於哪一組、以及研究者如何處理研究中流失的數據。在許多方面,我們不能因為正面影響太小就認為它不重要,而將其排除。有可能沒找到PA對於接受治療乳癌女性的有利影響的較小研究是因為它尚未被發表,研究者常常因未找到有利影響而難以發表。

翻譯紀錄: 

翻譯者:官喬琪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癌醫中心醫院,護理師)【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 (Cochrane Taiwan) 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