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剖腹產,結合型脊髓-硬膜外麻醉和脊隨麻醉的比較

此文獻回顧要討論的問題是什麼?

局部神經阻斷術是婦女剖腹產時可以接受的一種麻醉方式。有兩種不同的使用方法。“單次-注射脊髓” 是在低位脊隨注射麻醉劑。“結合型脊髓和硬膜外阻斷”則是用更大的針頭和置入一個小導管到低位脊髓。這篇文獻回顧主要是了解這兩種局部型麻醉方法對接受剖腹產的婦女及嬰兒的相對益處和風險。

為何這個議題很重要?

對剖腹產而言,單次-脊髓麻醉相對容易執行而且操作速度也較快。由於它只是單次注射,如果想要再延長神經阻斷時間,婦女需要再接受另一次的注射。它作用時間快而且很可能導致一些不良影響,如低血壓、噁心和嘔吐。低劑量的局部麻醉可以減少這些不良事件發生,並加快肌肉功能的恢復。在這篇回顧中,我們將高劑量和低劑量脊髓麻醉分開來談。

在結合型脊髓硬膜外麻醉(CSE)中,硬膜外導管的置入讓小劑量麻醉劑注射到脊髓,而額外的麻醉劑量經由硬膜外導管給予。CSE麻醉通常操作速度較慢但可以避免一些在單次脊髓麻醉中看到的副作用。因為能夠隨時補充麻醉劑,我們可以減少在全身麻醉或鎮靜下,局部神經阻斷在手術中不足的用量。硬膜外導管也可用於手術後給予止痛藥。

我們找到了哪些資料?

我們搜尋一些佐證(2019年8月8日)並找到了18項隨機對照試驗(共1272名婦女),將高劑量或低劑量單次脊髓麻醉注射與CSE方法進行比較。然而,我們大多數的分析收納較少的研究和相對數量較少的婦女。有兩項試驗並没有可供我們審查的數據。

需要再次麻醉或一開始沒有適當麻醉而直接改成全身麻醉的婦女人數中,CSE 和高劑量脊髓組的差別不大或者沒有差別。我們不確定CSE或脊髓注射組對於需要在術中額外麻醉或轉為全身麻醉有任何影響。我們也不確定不管神經阻斷的類型為何,對麻醉感到滿意的婦女人數。與高劑量脊髓組(6/21)相比,CSE組(13/21)中需要治療的術中噁心或嘔吐婦女較多。不同組別中,婦女在硬膜穿刺後頭痛(5/56例CSE和6/57例SSS <單一脊髓穿刺> ;3項研究,113名婦女),或需要治療的手術中低血壓(4次試驗,162名婦女)的人數是相似的。

需要再次麻醉或一開始沒有適當麻醉而直接改成全身麻醉的婦女人數中,CSE 和低劑量脊髓注射間差別不大或者沒有差別。(3項研究,224名婦女)在手術中仍需要額外麻醉注射量(4項研究,298名婦女)也只有少許或者沒有差別。我們不確定CSE或低劑量脊髓對術中需要轉成全身麻醉的影響,因為數據中沒有一個婦女需要(3項研究,222名婦女)。沒有任何研究統計女性對麻醉的滿意度。儘管這種小差異不太可能具有臨床意義,與CSE相比,低劑量脊髓有效麻醉的平均時間更快。(2項研究,160名婦女)。與低劑量脊髓注射相比,CSE似乎減少了術中需要治療低血壓的人數(4項研究,336名婦女)。CSE和低劑量脊髓組的婦女,需要治療的術中噁心或嘔吐婦女人數類似(3/50與CSE,6/50與SSS;1試驗,100名婦女)。沒有一個案例是硬膜穿刺後頭痛。(1項研究,138名婦女)

無論母親使用何種麻醉,嬰兒出生時都很健康(以Apgar評分衡量;5項研究,242名嬰兒)。

這代表什麼意義?

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認為那種麻醉技術比較好。我們大多數分析的研究和參與者數量很少,而且有些研究還有設計上的限制。因此仍然需要更多的研究去進一步評估剖腹產在CSE和脊髓麻髓注射相對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翻譯紀錄: 

翻譯者:莊蕙瑄
服務單位:中國醫藥大學
職稱:實習醫學生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
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