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stuzumab在早期乳癌中的療效與安全性

早期乳癌病患可能有HER2-陽性或-陰性腫瘤。HER2-陽性乳癌可能更具侵略性。知道癌症是否有高HER2蛋白(約為5個乳癌中有1個)水準會影響治療選擇。Trastuzumab(品牌名稱為Herceptin)是專為這些病患提供的藥物。癌症治療的目標是在早期階段(例如:佐藥)消滅微小轉移,如此則更多婦女可存活而無疾病復發。

審閱包含8個試驗涵蓋11991名有HER2-陽性可手術乳癌婦女,其由接受trastuzumab或否的機會進行分派。Trastuzumab向來搭配標準化療做為開始的治療,但也可單獨或是與荷爾蒙阻斷藥物治療一同進行,像是芳香酶抑制劑(aromatase inhibitor)或是tamoxifen。婦女由醫師追蹤數年(平均3年) 。審閱發現trastuzumab明顯降低復發與死亡率。某些治療中病患發展出嚴重的心臟毒性(例如: 心臟衰竭(CHF))。乳癌死亡率降低約1/3,但心臟毒性的風險在接受trastuzumab的婦女身上有可能是單獨接受標準治療的5倍。若提供1000名女性單有標準治療(無trastuzumab),則約有900名將生存而5名可能面臨心臟毒性。若1000名婦女接受標準化療與trastuzumab一年,因為藥物,約有933名將存活(壽命延長的婦女增加33名),約740名沒有疾病復發的問題(不需面臨疾病復發的婦女增加95名),而有26名有嚴重的心臟毒性(較單獨化學治療組多21名)。若治療馬上停止,這些心臟毒性通常可逆。

較長的治療(1年)可能較比較短的治療(6個月或以下)涉及較高的心臟毒性風險,雖然這些結果僅以2個研究與少數病患為根據。在較高復發風險與沒有心臟衰弱徵兆跡象的婦女身上,trastuzumab提供的益處遠超過風險。在較低復發風險病患(例如:小型而非大的腫瘤),益處與風險的平衡則需小心評估。腫瘤科醫師應與病患討論是否與如何開始治療。

作者結論: 

Trastuzumab明顯的改善早期HER2-陽性與局部晚期乳癌婦女的OS與DFS,雖然其也明顯增加CHF的風險與降低LVEF。可取得的子群組分析受到研究數量少所限制。同期或依序服用trastuzumab 的研究在療效上沒有明顯的差異。較短的治療期間或可降低心臟毒性並維持療效,然而,目前沒有充分的證據可做出結論,因為這些試驗中患者人數太少。

閱讀完整摘要
背景: 

約有1/5發展出早期癌症的婦女是HER2-陽性乳癌,其若未治療,會有比HER2-陰性乳癌更糟的預後。在標的為HER2途徑的治療中可選擇Trastuzumab。雖然療效上的結果似乎支持它的效用,仍需考慮潛在的心臟毒性,特別是復發風險較低的婦女,或是心血管風險增加的婦女。

目標: 

想要評估於HER2-陽性早期乳癌病患身上使用trastuzumab 治療的療效與安全性、整體以及相關它的治療期間、同時或依序使用標準化療給藥等相關證據。

搜尋策略: 

我們搜尋了考科藍乳癌群組的(CBCGs)專業試驗註冊,並利用CBCG 發展出的搜尋策略於CENTRAL、MEDLINE、EMBASE、BIOSIS、TOXNET、與WHO ICTRP 搜尋入口網站中尋找隨機對照試驗 (RCTs) (至2010年2月)。

選擇標準: 

RCTs比較單獨使用trastuzumab、或是與化療結合、或是無治療、或是單獨採用標準化學治療,在HER2-陽性早期乳癌婦女,包含局部末期乳癌婦女身上的的療效與安全性。

資料收集與分析: 

我們於公開與未公開試驗搜集數據。我們採用危險比值 (HRs)表示時間到時間型結果,而風險比 (RRs)表示二元型結果。子群組分析包含期間(少或大於6個月)與同期或是接續的trastuzumab給藥。

主要結果: 

我們納入8個研究,涵蓋11991名病患。整合的HRs表示整體存活(OS)與無疾病存活 (DFS),明顯的支持含trastuzumab療法(分別為HR 0.66; 95% 信賴區間 (CI) 0.57到0.77, P < 0.00001;以及HR 0.60; 95% CI 0.50到0.71, P < 0.00001)。Trastuzumab明顯的增加心臟衰竭的風險 (CHF: RR 5.11; 90% CI 3.00到8.72, P < 0.00001);與左心室射出率下降 (LVEF: RR 1.83; 90% CI 1.36 到2.47, P = 0.0008)。就血液學毒性而言,風險沒有差異。來自較常研究中,兩個服用trastuzumab少於6個月的小型試驗在療效上與服用時間較長的試驗相比沒有差異,但發現較少的心臟毒性。使用同期給藥的研究與依序給藥的研究提出類似的療效與毒性結果。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