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因對抽菸者中程至長程的戒菸有幫助嗎?

此篇文獻翻譯已過期,請點選此處前往此篇文獻回顧之最新英文版本。

研究背景:

誘因,常見如現金或消費卷,廣泛地被用來鼓勵抽菸者戒菸,以及當作戒菸成功的獎勵。這類方案可用於職場、診所或有時在社區的計畫中。 在此第三次更新的文獻回顧中,我們納入對懷孕婦女的研究。另一點不同的是我們將採用誘因與採用競賽的試驗分開,採用競賽的試驗將納入在其他更新文獻回顧中

研究特徵:
混合人口族群試驗:我們發現21個試驗,涵蓋超過8,400位研究對象,以不同誘因方案幫助吸菸者嘗試戒菸。最新文獻搜尋至2014年12月,有2篇試驗雖發表在該時間後亦納入。其中在診所或健康中心進行有10個研究,在泰國鄉村由社區健康工作者完成的有1篇,在研究機構進行有2篇,其他則在工作場域進行;只有6個試驗不是在美國進行。 所有的試驗至少追蹤參加者6個月以上,並透過檢測呼吸或體液確認是否戒菸成功。採用的戒菸誘因包含樂透券、抽獎、獎金、商品或商店消費券,以及6個試驗為參加者可退還預存款。 懷孕吸菸者試驗:我們發現9個試驗,8個在美國進行、1個在英國,涵蓋近1,600位試圖戒菸的懷孕婦女。以商品或商店消費卷當作獎勵誘因,有些視婦女持續戒菸的長短加值獎勵。

主要成果:
混合型試驗
:在試驗開始6個月以後,提供誘因組比對照組更有可能戒菸。只有3篇試驗報告在試驗結束後持續的戒菸成功。 1個在美國進行的試驗提供戒菸者最高750美金獎勵,結果顯示實驗組戒菸人數比對照組多出接近3倍。 另1篇美國的試驗提供戒菸者每人最高800美金,結果顯示領取獎金組停止抽菸的約2倍多於對照組;這個試驗亦比較退回參加者自己拿出的錢的獎勵方式,雖然此試驗中多數參加者係加入取得獎勵方案而非領回存款方案,但由各組的戒菸者比例顯示青睞存款領回方案。 第3篇則是在泰國進行的試驗,除退還參加者自己繳交的錢外,另還有外加獎勵;雖然在研究中期的戒菸率令人感到鼓舞,但存款領回組的參與人數普遍受限於有意願參加人數較欲參加提供獎勵組的人數少。

懷孕吸菸婦女試驗:9篇試驗中有8篇的可用研究數據指出,懷孕吸菸婦女在追蹤至孕期結束及最久追蹤期間(直到產後24週),給予誘因組比對照組更可能戒菸。 其中有4個試驗確認,在產前約檢以現金獎勵成功的嘗試戒菸 (條件式附加),比給予固定獎金(非條件式附加)有較高戒菸率。 1篇最大規模的試驗,在英國進行,透過英國國家健康照護服務(NHS)之停止抽菸服務,提供戒菸支持,達到在誘因組的戒菸率將近4倍高於對照組。 1個試驗針對參加者在戒菸前2週經歷戒斷症候群時採用調整的獎金權重,結果顯示對協助婦女成功戒菸只有一些差異。

證據品質:
我們評定早期混合群眾的研究之整體品質為低,但較晚近的(2000年後發表的)試驗其執行較為良好且報告完整。排除早期的試驗於結果的計算中,對6個月追蹤期的結果顯示只有很小的差異,但確實有增加提供誘因對12個月追蹤期戒菸的優勢。 懷孕吸菸婦女的試驗均係近15年內發表的研究,整體而言,為中等證據品質。

作者結論: 

適當的誘因有助於提升戒菸率。 兩個在職場中進行的試驗顯示集中資源提供成功戒菸者可觀的現金給付可達到超出獎勵時程以外的持續成功率。 但這種方法可能只適用於已有獨立財源的戒菸計畫並且用在社經及教育相對較佳的族群。 採用存款領回的試驗可能面臨參與率較低,然而,相對於只領取獎勵的參加者,願意簽署並拿錢出來的也達到較高的戒菸率。 對懷孕抽菸者提供誘因計畫,對懷孕末期與產後評估戒菸率均有提升。 現階段及未來的研究,宜繼續針對不同的抽菸族群,持續探索可能的現金或優惠卷等獎勵計畫的實施規模、負擔和長期性。

閱讀完整摘要
背景: 

物質或金錢誘因廣泛地被運用於工作場所、診所、醫院及少部分的社區計畫中,意圖加速或加強包括像戒菸的行為改變。 我們在此第三次更新的文獻回顧研究中,納入於懷孕婦女所進行的試驗,反映針對這類抽菸高風險族群漸增的戒菸活動與投入的資源。

目標: 

確認誘因及附加執行方案是否有助於較高的長期戒菸率。

搜尋策略: 

我們搜尋了Cochrane Tobacco Addiction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資料庫,同時亦搜尋MEDLINE, EMBASE, CINAHL 和 PsycINFO等資料庫。最近一次搜尋時間為2014年12月,不過,本研究也納入收錄於2015年發表的2個試驗。

選擇標準: 

我們考慮有分配個人、工作場所、工作場所中的群組、或社群至實驗或對照組的隨機對照試驗,我們也考慮有基準及介入後量測的控制試驗,我們納入混合族群的研究(如以社區為主的、以工作場所為主的或以機構為主的),同時,在本次文獻更新中也納入含懷孕吸菸者的試驗。

資料收集與分析: 

本文由1位作者(KC)萃取資料,另1位作者(JH-B)覆核。視研究需要,我們與原作者聯繫以取得額外的資料。 混合族群研究的主要量測結果為從介入開始最久追蹤期間及至少六個月的戒菸率;對懷孕吸菸者的試驗,則以最長追蹤期間及至少到懷孕結束的戒菸率。

主要結果: 

共有21篇混合族群的研究符合我們的納入標準、包含超過8,400位參與者。所有納入的研究中,在診所或健康中心進行的有10篇,在泰國鄉村由社區健康工作者提供的有1篇,在學術機構進行的有2篇,其他剩下的則於工作場所進行,只有六篇試驗不是在美國進行。採用於戒菸的誘因包含提供樂透彩券或抽獎、獎金、商品或商店消費券,另有6篇試驗則讓參加者可以領回預存的存款。 相對於對照組,有提供誘因的最長(6個月或更長)戒菸追蹤期的勝算比(odds ratio, OR)為1.42 (95% 信賴區間(CI) 1.19 到 1.69; 17個試驗,20項比較結果,共7715位參與者)。 只有3個研究顯示戒菸誘因比起對照組,在6個月或以上的評估有顯著較高的戒菸率:在美國1篇有5個比較組的試驗,比較給予獎勵及存款領回在個人及群體的介入:在每人最高8百美金的戒菸誘因條件下,顯示12個月的戒菸率在提供獎勵組為8.1%,在存款領回組為4.7%。給予獎勵方式及存款領回方式兩組的直接比較顯示給予獎勵具優勢,在12個月的戒菸勝算比達1.76(95% CI 1.22 到2.53, 2,070位參與者)。雖然在此試驗中接受獎勵的人數比領回存款的人數較多,但由各組戒菸者的比例來看仍青睞於存款領回方案。美國另1篇研究同時獎勵參與度及戒菸最高可得750美金,結果顯示持續戒菸率在有誘因組為9.4%,相較下對照組為3.6%。 泰國1個以領回存款的試驗也顯示介入組有顯著較高的戒菸率(44.2%),相對於對照組(18.8%),但符合條件之抽菸者的參與率相對較低為10.5%。 其他的試驗,沒有證據顯示參加者拿自己的錢參加戒菸計畫比沒有拿錢出來的成果好,或是依情況附加獎勵比固定獎勵時程更能提高戒菸成功率。 我們評比較早期的研究之整體品質為低,較近期的試驗(2000年之後)較符合現今方法學與報告的標準。

在九篇針對懷孕抽菸者的試驗,八篇試驗(7篇在美國進行及1篇在英國)的可用數據指出提供誘因的最長追蹤期間(持續到產後24週)調整後勝算比可達到3.60 (95% CI 2.39到5.43, 1,295位參與者,中等證據品質)。 其中3篇文獻顯示條件式附加的獎勵有明顯的效果;其中1篇研究透過每月寄發消費券給已確認的戒菸者和指定具影響力的支持者,顯示提供戒菸誘因介入組在產後2個月的戒菸率達21.4%,對照組僅5.9%。 另1篇試驗則設計12週介入課程並按吸菸降低比例給予不同程度的獎勵,結果顯示提供戒菸誘因組,在產後6週的戒菸率達到31%,然而對照組並無任何人退出。 英國1篇大型研究提供介入組戒菸者最高4百英鎊等值的消費券,在最長追蹤期間的戒菸率達15.4%,對照組戒菸率相較下僅4%。 有4篇試驗確認在產前門診以現金獎勵成功戒菸的嘗試(如條件式附加),比給予固定獎金(非條件式附加)有較高戒菸率。 以前置獎勵制衡戒菸者早期戒斷症候群症狀對戒菸率僅有些微差異。

翻譯紀錄: 

翻譯者:陳雅燕
服務單位:衛生福利部附屬醫療及社會福利機構管理會
職稱:行政專員

審稿者:葉美玲/羅恒廉
服務單位: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中西醫結合護理研究所/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
職稱:所長/研究專員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聯絡
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