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于检测和诊断早期蛀牙的光学测试

为什么改善龋齿(蛀牙)的检测方法很重要?

牙医通常旨在识别已经发展到需要牙齿填充物的程度的蛀牙。如果牙医可以在牙齿外层(牙釉质)遭到破坏时就发现蛀牙,便可以阻止蛀牙扩散且避免其恶化到需要填充的地步。避免出现假阳性结果也很重要,可以避免牙医在没有龋齿时也为你提供治疗。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Cochrane 综述的目的在于找出不同形式的光学测试对于定期去看牙医的患者检测早期蛀牙的准确度。Cochrane的研究人员纳入了1988年至2019年所发表的23项研究来回答此问题。

本综述的研究内容是什么?

此综述研究了三种不同类型的光学设备:光学相干断层扫描 (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OCT)、近红外光(Near-infrared,NIR) 和光纤 (Fibre-optic technology,FOTI/DIFOTI) 技术。所有设备都依赖于在牙齿上照射不同类型的光,这可以提高牙医识别蛀牙的能力。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本综述纳入了23项研究,共有16702个牙齿表面这些研究的结果表明,如果牙医使用这些光学设备对 1000 个牙齿表面进行常规牙科检查,其中的570 个 (57%) 有早期蛀牙:

• 使用其中之一的光学检测方法会发现有估计484个有蛀牙,而其中的56个(12%) 则不会有蛀牙(假阳性 - 错误诊断);
• 在设备显示并不存在蛀牙的 516 个牙齿表面中,142个 (28%) 牙齿表面确实存在早期蛀牙(假阴性 - 错误诊断)。

请参阅oralhealth.cochrane.org/transillumination-and-optical-coherence-tomography-detection-and-diagnosis-enamel-caries-results

在该示例中,光学设备产生相对较高比例的假阴性结果,因此患者未有接受应有的早期蛀牙治疗,例如高氟牙膏或牙医给予的口腔健康建议和指导。从这三种光学设备收集的数据显示,OCT 设备似乎比 NIR 或光纤技术更敏感(产生更少的假阴性结果)。

本綜述的研究结果的可靠性如何?

我们仅纳入了那些评估健康牙齿或被认为有早期蛀牙牙齿的研究,因为蛀牙较深的牙齿会更容易识别。研究进行的方式存在一些缺陷,这可能导致光学设备看起来比实际更准确,增加了正确分类的数量(图中的绿色矩形)。许多研究评估这些设备在已拔除的牙齿上的性能,这与在人的口腔内使用设备时非常不同,因为在口腔内,牙齿可能被染色或被牙菌斑覆盖,使其难以看清,

本综述的结果受众是谁?

本综述纳入的研究是在美国、欧洲、日本、巴西、中国、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进行的。大多数研究是在牙科医院、一般牙科诊所或学校完成的。

本综述的意义是什么?

光学相干断层扫描 (OCT) 显示出其作为检测早期/牙釉质龋病的设备的潜力,但由于目前普通牙科医生无法使用 OCT,因此我们需要更多高质量的研究和开发。这些分析表明,OCT优于NIR和光纤技术。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本综述作者检索并纳入了截至2019年2月15日所发表的研究。

作者结论: 

在评估的设备中,OCT 似乎显示出最大的潜力,对比 NIR 和光纤设备,其具有卓越的灵敏度。它的好处在于作为一种附加工具来辅助传统的口腔检查,以在临床不确定的情况下确认临界病例。目前,普通牙科医生无法使用 OCT,因此需要进一步研究和开发。FOTI 和 NIR 更容易获得且易于使用;然而,它们在检测牙釉质龋的能力方面表现出局限性,但在识别健全牙齿方面可能被视为是成功的。

未来的研究应致力于以确保尽量减少筛选偏倚的方式来进行招募,且确保研究得到清晰和全面的报告的方式来避免研究浪费。在适用性方面,任何未来的研究都应在能反映评估口腔内龋病时的复杂性的临床环境中进行。

阅读摘要全文……
研究背景: 

龋齿是全球最普遍,且可预防的疾病之一。如果发现得足够早,则可以应用非侵入性技术,因此本综述重点关注涉及牙齿釉质表面的早期龋齿。尽管有其他方法可用,龋齿检测和诊断的基础是视觉和触觉牙科检查。其他方法包括可用于辅助牙科检查的光学相关设备。光学设备分为三类,它们采用了各种应用和分析方法,每种方法主要由不同的波长、光学相干断层扫描 (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 OCT)、近红外光 (near-infrared, NIR) 和光纤技术定义,其中光纤技术结合了最近开发的数字光纤光学(FOTI/DIFOTI)。

研究目的: 

评估不同光照测试对儿童或成人牙釉质龋病的检测和诊断的诊断测试准确性。我们还计划探索以下潜在的异质性来源:具有不同参考标准的体外或体内研究;牙齿表面(咬合面、近端、光滑表面或与修复体相邻);牙齿表面的单个或多个评估点;以及龋齿进入牙本质的趋向性。

检索策略: 

Cochrane口腔健康小组的文献检索信息专员(Cochrane Oral Health’s Information Specialist)检索了以下数据库:生物医学文献数据库 (MEDLINE Ovid,1946年至2019年2月15日); 生物医学全文数据库 (Excerpta Medica Database,Embase Ovid,1980年至2019年2月15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试验注册库(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Ongoing Trials Register;ClinicalTrials.gov,至2019年2月15日);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至2019年2月15日)。我们研究了列表里所有的参考文献以及已发表的系统综述文章。

纳入排除标准: 

我们纳入了以一项参考标准(组织学、增强型视觉检查,有或没有 X 光片,或手术挖掘)来比较基于光的设备的使用的诊断准确性研究设计。这包括评估单指标测试的诊断准确性的前瞻性研究,以及直接比较两个或多个指标测试的研究。乳牙和恒牙的体外和体内研究均符合纳入条件。我们排除了明确招募患有龋齿进入了牙本质或形成空化的受试者的研究。我们还排除了以人为造成龋损的研究以及在龋齿挖掘过程中使用指数测试来确定最佳挖掘深度的研究。

资料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使用标准化的数据提取表和基于 QUADAS-2 特定于临床环境的质量评估独立地和一式两份地提取数据。他们使用双变量分层方法确定诊断准确性的估计值,以产生具有 95% 置信区间的敏感性和特异性汇总点。不同光学设备的比较精度是基于方法之间的间接和直接比较。异质性的潜在来源是预先指定的,并通过元回归直观地和更正式地进行探索。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 23 项研究的 24 个数据集,这些研究评估了 16,702 个牙齿表面。NIR 在 6 个数据集(673 个牙齿表面)中进行了评估,OCT 在 10 个数据集(1171 个牙齿表面)中进行了评估,FOTI/DIFOTI 在 8 个数据集中(14,858 个牙齿表面)中进行了评估。受试者筛选领域中被判断为高偏倚风险的研究数量最多(16 项研究)。相反,对于指标检验、参考标准以及流量和时间域,大多数研究被认为具有低偏倚风险(分别为 16、12 和 16 项研究)。在几乎所有领域,证据适用性的关注都很高或不明确。值得注意的是,14 项研究的受试者筛选因其选择性受试者招募、缺乏独立审查员以及使用体外研究设计被评为高度关注。对所有包含在内的光学设备的总体估计是灵敏度 0.75(95% CI [0.62,0.85])和特异度 0.87(95% CI [0.82,0.92]),诊断优势比为 21.52(95% CI [10.89,42.48])。在 1000 个牙齿表面的队列中,牙釉质龋的患病率为 57%,这将导致 142 个牙齿表面在牙釉质龋真正存在时被归类为无病(假阴性),而 56 个没有牙釉质龋的牙齿表面被归类为有病(假阳性)。根据设备类型对准确度进行正式比较的结果显示其灵敏度和/或特异度存在差异(Chi 2 (4) = 34.17,P < 0.01)。进一步分析表明,不同设备的灵敏度存在差异(Chi 2 (2) = 31.24,P < 0.01),与 NIR 0.58(95% CI [0.46,0.68])和 FOTI/DIFOTI 0.47(95% CI[0.35,0.59])相比,OCT 的灵敏度更高,为 0.94(95% CI[0.88,0.97)]),但特异度方面无显着差异(Chi 2 (2) = 3.47,P = 0.18)。

鉴于这些结果,我们计划根据设备类型正式评估潜在的异质性来源,但由于每种设备类型的研究数量有限,我们无法这样做。为了分析,我们根据异质性的潜在来源呈现了每种设备类型的耦合森林图。

由于研究设计和实施中可避免和不可避免的研究局限性、体外研究产生的间接性以及估计的不精确性,我们将证据的确定性评为低级并总共降级了两个级别。

翻译笔记: 

译者:苏贞洁(马来西亚国际医药大学),审校:张晓雯(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1年10月2日。简体中文翻译由Cochrane中国协作网成员单位,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翻译传播工作组负责,联系方式:tina000341@163.com

Tools
Information